【传统文化】谨慎厚道 受污不辩重道义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唐德宗时,朝中有位大臣叫钱徽,字蔚章,是浙江吴兴(今湖州市)人。贞元初年考中進士,元和初年入朝,后升任翰林学士。其一生谨慎厚道,重道义,非常清廉。

宪宗曾经单独召见钱徽,钱徽从容的说:“其他翰林学士也都是精选出来的有识之士,应该都参与机密事务,广泛讨论决断。”皇帝称赞他真是谨慎厚道,懂得谦恭礼让的长者。

长庆元年,钱徽任礼部待郎。当时,宰相段文昌当面托付钱徽,并写下书信保举推荐,希望钱徽可以让杨浑之考中進士;翰林学士李绅也去找钱徽求情,希望能够让周汉宾考中進士。结果钱徽正直公道,不徇私情,对两人的请求都未予采纳。等到放榜,杨浑之和周汉宾都没有中选,为此宰相段文昌极为愤怒,上奏说钱徽选取的進士都是学识浅薄的官宦子弟,钱徽因此被贬为江州刺史。

当时,周围的人都让他将段文昌和李绅写给他的书信呈给皇上看,皇上看后自然会明白的,这样他就可以洗清冤屈了。但钱徽却说:“不能这样。我只求无愧于心,得和失是一样的。做人要修身养性谨慎行事,怎么可以拿私人书信去为自己作证呢?”随即命令子弟们将书信都烧了。人们都称赞他是德高望重的长者。

钱徽曾与薛正伦、魏弘简的关系很好,二人去世后,钱徽便抚养他们的遗孤直到长大成人、谈婚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