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南宁第一看守所的超重奴工劳动和殴打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

一.被非法关押到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我叫牟科胜。2004年“两会一节”前,为了粉饰“和谐社会”,警察绑架一批法轮功学员。

10月27日,国保大队几个人在路上把我截住,然后到我家“表演”搜查,来“表演”前他们已经多次偷开锁,非法入室搜查过了。国保的人一个扛摄象机、一个拿照象机、一个拿数码象机给我拍“特写”,把我房子里最贵的东西摆在一起拍,加起来也没几千块钱。他们把我拉到友爱路电影厂内他们的窝点,“启发”我让我想想他们为什么会找到我,让我“交代”问题。经过多次“启发”我还是想不起来,他们有点失望,拿出我的几个月前发表在明慧网上的“严正声明”问是不是我写的?怎么发到网上的?我说是我写的,其它的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他们编了个“组织及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当晚把我非法关押到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二.超重的奴工劳动、殴打和食不果腹

在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平时劳动基本上都要干到深夜,做完“民歌节”用的一次性舞鞋鞋面后,继续做出口用的鞋面。从早到晚,做不完,有时还要“值班”做到天亮,一天只能睡1、2个小时,忙的几天都不能洗澡。

警察通常拿着棍子来检查产量。有的警察心情好的时候,打完了叫往打过的地方浇上水洒上盐,有的警察心情不好的时候,把全监舍的人叫出去,挨个打。还有罚跪着劳动、罚喝下一脸盆自来水等处罚形式。后来我看到国外“虐囚”事件居然是新闻还那么轰动,感到奇怪,在国内“虐囚”这种事天天发生,说哪天在国内没有“虐囚”,这才是特大新闻。

有一次,到早上还做不完,警察又拿着棍子来检查产量。挑了几个人出来大喝:“俯卧撑准备!”我刚开始以为是罚他们做俯卧撑。那几个人脱光衣服、裤子撑在地上做出俯卧撑的预备姿势。警察抡起棍子打,边打边问为什么完不成产量,有的人被打到哭。

在看守所,除了星期二、三、四是一天三餐外其余4天都只有2餐,再想吃只能加所里贵的离谱的菜、粉、粥了。

三.非法提审和定罪

接下来国保的人又来非法“提审”,问我想通没有?我说想通了。他们得意的笑。我说上看守所前就想通了,就算整死我我都要炼。他们笑容僵住了,问我认识某某某吗?说在他那里搜出传单、横幅、还下载有我的声明。我说,声明是我写的,其它的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

然后,他们让我在问话笔录签名,我看见笔录上写我犯刑法第300条,就问他们刑法第300条是什么内容?他们说忘了。我问他们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犯刑法第300条?他们说没有啊。我把问话笔录上的内容指给他们看。他们拉下脸说“叫你签你就签!”我问不是我说的为什么叫我签?他们没话说了,改成在“犯”字前加上“涉嫌”。后来亲属告诉我他去拿传唤证时警察说要给我关几年,让他过几年再来找我。

四.勒索钱财

刚到看守所时,警察逼我把我的10元面值的钱“捐”进他们的钱箱(按规定10元和10元以上面值的钱可换成内部使用的代金券),恶警把我的新大衣扔掉,不给我穿。进监舍后,洗冷水澡,特务逼着刑事犯用个硬刷子“帮我洗”,来回刷我的身。

入监舍后要交50元入舍费,每月50元服务费作“舍费”。这些警察都知道。监舍有电视机,看守所内装有闭路电视,每晚放盗版影碟、洗脑电视等,监舍每晚交5元“电视费”。只有舍长等几个不用劳动的能看,其他人忙着劳动。“舍费”还用来买烟行贿来验收劳动产品的,以免不合格的产品被返工等。

看守所的商品贵的离谱,我买牙刷毛巾香皂和桶等日用品就用了100多元。在舍长劝说下,花80元给一个没钱的刑事犯买了床军用被。到11月25日出来的时候我把剩的300元代金券给值班警察换钱,值班警察收了代金券后说没钱换。我说能换多少换多少。值班警察说一点钱也没有。我说那我改天再来换,值班警察说代金券不能带出看守所。

经过看守所的盘剥后我身无分文回到家时,因为缺吃少睡瘦的皮包骨头的,原先和我玩惯的我哥的小孩见了,都吓的不敢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