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我因体弱多病在九五年的春天,练了某气功,病没有好,还招来附体,师父在讲附体中的现象我都有,故而被人们说成是精神病,二十多天不能上班,百治不见效。在病痛与附体的折磨下挣扎的活着,并在心里发誓,从此与气功绝缘,死都不踏進气功半步。

从九六年的春天开始,同学、朋友亲属等都向我介绍法轮功,并把他们的珍贵的《转法轮》送给我,但都被我拒绝了。在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回娘家,妈妈再次讲她的病炼法轮功都好了,让我也炼,并下地给我放炼功带。因母亲都七十多岁了,身体一直不好,我不敢直接拒绝她。妈妈把着我的手,教我做“头前抱轮”并让我闭上眼睛,我就和妈妈开玩笑,闭上了眼睛。谁知闭上眼睛就睁不开了,身体就不会动了。我看见一只老虎向我扑来,又看见师父披袈裟结印打坐。在我面前,又看见一个五六年前的我,跪着向师父走去,走到师父前面磕了三个头。我知道这是拜师。

学法后,我才明白那是我的副元神,并感觉到师父把我的脊椎抻开了(我的脊椎有病),疼的我两手发抖,眼泪也流下来了,而后看见象“电扇”一样的东西,在我的小腹前正转、反转,我不知道是师父给我下的法轮。四十分钟的抱轮是妈妈把着我的手,教我做的做完后,姐姐和妈妈问我看见什么,我说什么也没看见,怕她们让我炼功。回家腰脊柱都不疼了,我仍然没有炼功的想法。

九八年的春天,姐姐让我和她一起去功友家看师父讲法,我先生也让我去,因为他三个姐姐都炼法轮功,并说电视都演了。我仍坚持不去,可姐姐不肯走,我怕在我先生面前姐姐没有面子,只好跟姐姐去了。一進功友家,我“妈呀!”一声愣在那里,我看见师父披着袈裟、结印、打坐在那里和我第一次抱轮时看到的一样,功友们以为我犯精神病了,赶紧让我坐下,过了一会,我才明白是师父的像在那里,可我怎么看就是师父,不是像。无意中往东墙一瞅,四个太极怎么能转?我当时不知道是法轮图形,后来细看才知道。我再来看师父,非常严肃,用眼睛看着我,我很害怕,心想一定是以为我不好好听他讲课。这样就去看电视,听师父讲法,不知道师父讲了什么,突然看到近二十个空间都有师父讲法,各个空间的距离都很近,只有我们的空间离那些空间的距离很远。回家路上看见法轮在前头转,师父的三个法身跟着我。我觉得不可思议,心里和师父的法身商量。姐姐和家人及功友的大力支持下,我听完了师父的讲法,大姑姐又给我送来了书,但我仍然坚持“不练气功”。

同年九月份,同事又来劝我炼法轮功,我说怕走火入魔,她说你都入魔了还怕啥,我觉得有点道理,晚上梦中师父点化我,附体都绑在一个大汽车上了。心中有点想炼功了,但感觉自己的病比以前好多了,但不知道好的原因,怕再招来附体。知道师父在梦中一次次的召唤,不知道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

十月份学校放秋收假,我把姐姐春天送给我的炼功带放在录音机里,两天不敢按键子。在屋里走一圈又一圈,第三天终于下了决心,反正自己也是与魔鬼打交道的阴阳人,死就死吧!按下了播放键。做抱轮(还是第一次母亲手把手教我做的,动作还有记错的),双手刚一结印,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净化身体时的神奇太多了。

第四天,我再炼抱轮时,师父叫着我的名字告诉我,你满身都是邪气,但主意识很强,要下强机制才能保护你,你要精進,你要悟,你要到点上去炼功,你要做师父的好弟子。我做了四天抱轮,别的都不会做,就成了正常人,找到了没病的感觉。我对着师父的像说,让我像今天这样活一百天,把孩子的一切都弄好,死都可以。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一直告诉自己,“你要做师父的好弟子”。

第十二天晚上,炼静功时,感觉自己的腿象二十年的大树那么粗,要憋死了,突然听到了一个女的大声喊,“憋死我了,憋死我了”,她喊着师父的名字说,“你还普度众生呢,把我定在这里提高你弟子的心性”,我听到师父说,摄魂大法,我差一点没倒下,多亏是挨着墙坐着。而后师父叫着我的名字告诉我,你的附体到今天全部清理干净,再有就是你的思想上。我在心理说谢谢师父,这是我第一次叫师父。师父说你什么都不用,只要你精進,你要悟,你要到点上去炼功。

第十四天,师父为我净化出一个子宫瘤,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长了一个瘤。

我这个坠入凡间深处的弟子,在师父一次次安排下,一次次展现大法的神奇下,一次次慈悲的召唤下,终于跟着师父踏上了回归的路。在回归路上,在正法过程中神奇无数。

直到现在才写出来,是因为我给自己定了个好弟子的标准(其实不应该人为的自己给自己定什么“标准”),感觉自己不够标准了,怕本地功友说我辜负了师父的慈悲救度。认真向内找是自己给自己的执著心留有余地,没有真念,勇猛精進达到师父要求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