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和师父在一起吃饭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十年前,一个亲自听过师父讲法的老弟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那次师父在我们这个城市传法办班,中午吃饭时,大家都坐齐了,接待单位的工会领导让大家点菜。当时跟随师父的一个弟子点了许多素菜。这时接待单位的领导说:“怎么?你们师父不吃肉?”这时师父慈悲微笑的说:“我们这里就他不吃肉。”(指点菜的弟子)。当时大家“轰”的一阵大笑。之后,师父又让点了几道肉菜。(师父的话为大意,不是原话。)

这件事过去多年了,但在我心里留下的印象非常深。最初我认为这是师父为人随和谦恭及说话幽默,而昨天我忽然悟到了另外的内涵:师父不仅在讲法中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而且在行为上也处处做出榜样。这件事真是让我生出许多感慨。

由此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近一段时间我和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时,常提到同修甲,说甲是偏激型的:修大法后,不让孩子上学了,工作也不干了。到同修家串门时,当看到有邪党文化的书和龙的图案时,不管人家允许不允许当场就给毁坏了,使同修家人很有看法。甲同修还把家里的花和植物全砍了,说这些东西容易得灵气,干扰人。

最初听到这些后,我心里也有些不平:怎么这样神神叨叨,师父的法讲的那么清楚,难道他没看?后来越说心里越沸腾,心想这种类型的人以后少和他接触。每当想到甲同修,我心里就有一种不舒服感。忽然有一天我冷静的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既然大家都对他有看法,是否大家都有问题?都有该修去的人心?这样一想,马上自己的人心便暴露出来了:他修的不如自己,怨恨、指责和不平,核心又是什么呢?一个很大的私和我。

我自以为自己修的很成熟,可是为什么在交流时,不知不觉的强调自己的认识?甚至别人说话时,自己抢话。悟到一点东西就急于告诉别人,潜意识里让对方认可自己的认识,认为还是我的道行来的正。我说的和做的才是最正的最好的。当别人谈出与自己意见不同时,心里总有若干的不舒服。这和旧宇宙的生命有多大的差别呢?当我这样剖析自己时,发现自己有那么多背后带有自我的人的表现:比如和朋友在一起聚会时,我告诉他这个生意你要怎么做,那条路子你应该怎么走,甚至朋友商店的牌匾都要换上一个我认为是最好的名字……我发现,这个心我藏的那么深,藏的不显山露水。时不时的都要表现一下自我。

修炼人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才能脱离人,而走向神,向外找永远是人。过去我总是认为自己三件事做的也算是精進。肯定跟上正法的進程。正法一结束肯定跟师父回家。而正法不结束师父一定是等那些不精進的人,我肯定不在其中。但从甲同修这件事上,我看到自己的人心并没有修干净。根本的问题还没解决。对同修要宽容,要能容下同修的不足,能理解同修的修炼状态。当同修表现不足时能理解那是修炼人没修去的人心,同时善心的指出来。抱着对大法负责,对新宇宙负责,对师父给我们开创的这一切负责。这一切我都没有做到。

师父讲到不长功的两个原因,我觉得自己高层次的法没学透,心性修炼不到位,时常被人心带动向外看。真是惭愧。师父告诉我们天上的神做事也是需要商量的,我悟到,那种神与神之间互相理解、宽容和包含的无我境界是大法弟子应达到的标准,不够这个标准就上不了天!以前我时常在思想中冒出“快结束”的想法,可是现在想一想,结束了,还有这么多人心,师父把你往哪放?修炼是不等人的,也是严肃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师父,我一定好好修,好好修。一定达到标准。

当我认识转变后,再看同修甲,发现他的优点很多。他对法那颗坚定的心,我不如也:他抄法、背法和讲真相、撒资料,那种放下生死一心救度众生的状态令我感动。旧势力当初把我们来自不同世界、差异性很大的大法弟子安排到一个环境里修炼,就是让我们产生分歧和间隔,让我们在强调自我中形成不了一个坚固的整体,从而达不到标准,而修不上去。而师父的法让我们放下自我,互相理解包容,就是让我们冲破这一切,而达到新宇宙生命的标准。这是一种境界和要求。

我知道,自己距这个要求还差一步。我一定要往前再迈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