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劝三退中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我是因为不敢用电话直接对中国人讲真相,怕被对方骂,才选择用电脑参与证实法。最初我是以传送真相材料或文字聊天的方式讲真相,后来我发现电脑还可以语音聊天,意识到这不是偶然的,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众生不能有怕心,从而就开始试着上网与可贵的中国人聊天。经过几次语聊后,我发现语聊可以根据对方的情况,从各种角度化解他们的心结,因此后来我大部份都是以语聊的方式讲真相、劝三退。

上网聊天就好象去云游,每天都会遇到形形色色不同的人,有辱骂你的、有赞美你的、有讥笑你的,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得到,修炼人的心性在这当中很容易暴露出来。比如有人说我的声音很好听或表示愿意退党时,就容易产生欢喜心;如果破口大骂时,我经常会忍不住和对方争辩。后来我悟到为了救度众生,对方态度再怎么不好也要守住心性,否则也许没有救他反而推了他一把。

有一次,一位网友骂我是间谍、反革命份子,骂的非常凶,声音也很难听,我耐心的针对他的问题一一说明。经过三次语聊后,他退出加入二十几年的共产党了;最近也遇到一位被党文化毒害很深的现役军人,他不但态度恶劣,而且还说天安门自焚案发生时他人就在现场,我把自焚案的破绽一一告诉他之后,他说:“我被你讲的都快要退党了。”可惜他因为怕遭到军中长官的迫害,最后还是没有勇气退党。

劝三退时,虽然时常被骂,但也有许多人明白真相后产生正念的例子。有一位网友听完真相后对我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还有一位县党书记退党后,表示他以后会随时告诉我共产党内部的情况。

此外,一位网友经过讲真相后已经退党,可是有一天他告诉我说他要自杀、不想活了,我告诉他说:“如果你的阳寿未到就死了,以后你会在宇宙空间飘飘荡荡、没吃没喝,等到阳寿尽了才能去转生,那里比你在阳间还要苦很多,所以你还是不要想不开才好。”他听了我的话之后,就没有再讲要自杀的事了。我接着告诉他说:“我给你一个动态网址,你上去开开眼界、散散心。”不久之后,他问我为什么江泽民要迫害法轮功?我告诉他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你如果看过法轮功的书,就知道自杀是有罪的,所以炼法轮功的人不会自杀,不信我传电子书给你看。”我把《转法轮》传给他之后,过一段时间他回复说:“这是一本好书,不象中共宣传的那样。”

从实际经验中,我发现真相如果讲高了,往往是毁众生而不是救众生,假如我们一上来就讲“天灭中共”,往往会起到反效果。我的做法是:以对方理解的方式,一层一层剥去他们的壳。比如我们讲共产党腐败,他们都很容易接受,毕竟绝大部份的中国人都曾经身受其害。我经常顺着这个话题引导他们退党,我对他们说:“社会需要有正义,我们老百姓才有好日子过,虽然我们不敢去天安门抗议,可是我们可以在退党网站上发声,促使中国早日走向自由,何况这样做很安全又不影响自己的权益,何乐而不为呢?”有些网友比我们更了解内地的情况,经过这么一说就同意退党了;有些人不一定马上同意退党,我就给他动态网或是破网软件,让他们自己去了解真相。

此外,如果对方说一些带有党文化的话,我就会顺着他们的话纠正他们那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比如对方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会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对方说:“道理是没有错,可是我也很爱国家”,我会说:“中共不能代表中国,爱国家不等于爱共产党”。如果有网友同意退党,我都会提醒他做做好事也告诉亲朋好友,让他们都退党,有个人因此找他村里十几个人一起退了党。另外,有一位大陆同修可能自己不方便上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我十几个退党名单,要我帮忙发表退党声明。

在劝三退时,发现有许多人想退又不敢退,或者是必须有交换条件才愿意退。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顺着对方的执著,用智慧让他们退党。例如:有一个人想退党,但是一会儿怕被监控,一会儿又怕被抓去关,一直犹豫不决,我就告诉他:你不须要用语言表示,只须在电脑的键盘上打一个“1”就代表愿意退党了。一会儿电脑屏幕上就出现“1”字了;还有一个人说要美女他才愿意退,我虽然不是美女,可是为了救他,我就把自己的照片传给他看,结果他也退了;还有一个人表示要看到我本人才愿意退,我就把电脑上的摄像头打开,让对方能看到我,然后他也抹去兽印了。

在语聊中,发现许多中国人很关心台湾的政治问题,我的做法是顺水推舟,先回答他们的问题,再分析两岸的对比,接着再讲真相、劝三退,这样循序渐進的讲,往往可以起到很不错的效果。我之所以能回答这些时事或政治问题,主要是看了大纪元才知道的,因此我认为大纪元不只给常人看的,它也是大法弟子讲真相很好的参考材料。

此外,我发现大法弟子这几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起到了很大的效果,有很多人都看过真相材料或听过真相,也知道共产党不好,有时甚至还会去抵制邪恶,可是叫他退党时,有些人会说:“我年龄过了,不用退了。”或者说“退不退没关系。”当见到他们对关系自己未来去留的大事,抱着这么漫不经心的态度时,真为他们着急。碰到这种状况,我往往会想:如果我能有更大的智慧,让他们知道“退不退有关系,不是没关系”,那该有多好。

有一次先生去南部,不用急着做饭,我就加大力度讲真相,每天上网六、七个小时,那个礼拜大约劝退了上百人。那几天炼功的状态特别好,不只盘腿不会痛,而且抱轮时感觉两只手都是轻飘飘的。

我天天打开电脑讲真相、劝三退,就象每天开店一样。久而久之,一传十、十传百,同修在讲真相遇到瓶颈或对方不愿意退党时,经常会告诉对方我的帐号,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中国人主动来找我退党或听真相。现在这个帐号已经俨然成为一个退党中心,到目前为止已经劝退好几千人了。

在劝三退的过程中,我发现对待自己的家人也和对中国人讲真相一样,都要站在对方的立场着想,才能圆容好家庭。举个例子,自从担任某网路讲真相的窗口后,有时要协助同修安装程式,技术上经常要请教我的先生,可是同样问题问多了以后,他的口气就会不好,从而两人就会产生矛盾。要是没修炼以前,我可能会三、五天不跟他说话,但修炼人遇到矛盾首先应该查找自己的不足。经过向内找后,我发现问题出在我自己这里:先生告诉我怎么做时,我并没有认真记下来,以致一个问题经常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如果换成是我也会不耐烦。找到自己的不足后,我对先生说:“同修!请慈悲指正。”这样讲了之后,他就比较愿意耐心教我了。

现在有许多可贵的中国人想要退党,可是找不到退党的管道,如果每位同修都能成为退党中心,相信退党潮就会越滚越大,因此希望有更多的同修能参与劝退的工作,以救度更多的众生,促使中共恶党早日解体。

以上是个人的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