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曼大获奖的中国女孩(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2003年秋,中国女孩沙米被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录取。沙米当时只有16岁,到英国才一年半。进入大学攻读本科,她是同班同学中最小的一位。三年后,沙米以优异的毕业论文令人刮目相看,所在的学院因为她突出的成绩和特殊的贡献,授予她“社会学奖”(Sociology Prize)。同年的这个奖项只有两个人获得,另一位是个英国学生。


19岁的沙米在曼彻斯特大学的毕业典礼上

沙米的学业成就,对于来英留学的中国学生不仅是个鼓舞,而且也让人感到好奇,是不是中国学生“埋头苦读”的传统成就了她?抱着解开疑问的初衷,记者采访了沙米。

沙米如约而至,带着一脸的腼腆。淡黄色衣裙,秀气的脸蛋,淡淡的妆,端庄得体,亭亭玉立。本想给她照张相,沙米答应着,眉宇间显得很难为情,记者只好作罢。

学媒体的缘份

打开话匣子后,才知道沙米从小和做媒体就很有缘份。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沙米从几千人中脱颖而出,被选进一家电视台的影视班培训了两年。她在电视台主持过几期儿童节目,还给动画片配音。沙米所在的是一所重点学校,国外的乐团、政府机构到学校参观的时候,她还担纲英文主持。

对于这些抛头露面的事,沙米叙述时一带而过,然后说:“这些事情做多了,感觉到不属于自己,更喜欢的是幕后制作的事情。”

沙米对文学很感兴趣,喜欢去图书馆看书,写散文,曾想当一名作家。也许是得益于大量的阅读,沙米的成绩在年级里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品学兼优。在记者看来,这段不平凡的经历,应该顺理成章地为她日后选择研究传媒铺平了道路,但是沙米并不完全认同。

“9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我的心情一时跌倒了谷底,”沙米缓缓说道,清澈的眼眸中透着一股认真,“但是后来,我不仅心情恢复平和了,而且成绩更好了,是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信仰——法轮功。”

沙米10岁时,离异后的妈妈情绪低落,还患上了心肌炎,四处求医无门。偶然的机会,妈妈的同事向她介绍法轮功,妈妈一试,效果非常好,就认真地炼起来,不仅身体好了,心情随之也愉快起来。女儿沙米有机会看到了《转法轮》原著,一看就爱不释手,觉得写得非常的好。

当时公园里有炼功点,于是母女俩每天早晚和周末都去炼功,日子过得很充实,其乐融融。炼功点的其他人也是一样,无论严寒酷暑,大家都坚持去。

记者问大家为何如此坚持,沙米不假思索地答道:“因为这个法正。当时来的有已经工作的人,有学生,有老人家,甚至还有他们带来的孙子孙女。忙了一天之后,大家之所以愿意来,是因为炼完功后,交流的都是高尚的事情。以前,人们难免会为在单位、学校和家庭中的摩擦和冤屈感到愤愤不平,炼了法轮功之后,大家交流的是如何找自己的原因,那种坦然和真诚感染着每一个人。如果让我来形容,就是这个场很纯净,是一块净土。”

然而,99年7月开始,整个中国社会对法轮功的宣传突然180度大转弯,恶意攻击四起;警察还到公园守着,不让他们去炼功,谁炼就抓谁。这让没有经历过文革的沙米感到非常不可思议、难以理解,同时感到很压抑。

“但这也是个好机会,让我开始想研究中国媒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沙米说道,“中国现有的是专为政权服务的党控媒体,所以老百姓才会受骗。”

人小志不小

那一年,报名曼大传媒专业的有500多人,其中只有17人入选,除沙米外都是英国人。那年沙米只有16岁,是班里最小的。三年后毕业时只剩14人,沙米是其中的佼佼者。

沙米的导师告诉她,这个专业录取学生的标准取决于学生个人的能力。沙米在个人自述中谈到的对中西两种媒体机制差异的思考,以及过去的经历,让导师们认定了她正是他们想要的学生。

然而求学之路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在英国没有接触高中或预科课程的沙米,感到在曼大的学习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一开始她连怎样做笔记都不会,甚至怀疑自己能否读完,但是凭着一股毅力和认真她坚持下来了。

大一结束时,成绩并不出色。大二的时候,学业的难度一下子加大了。沙米思考着要做自己的项目研究,自然而然地,她选择了研究中西媒体机制的不同。

除了花时间在图书馆做大量的阅读之外,沙米在业余还为一个独立华人国际广播电台做义工——这对性格内向的沙米来说是个严峻的挑战,但是却深深地吸引着她,“因为这个电台的宗旨,是让普通中国老百姓能够发出他们在国内无法发出的声音和冤屈。”沙米说道。

沙米发现,电台的义务工作和自己的学业并没有冲突,相反,还帮助她对一些社会的问题看得更深入。大三毕业时,沙米的毕业论文《中国媒体在政治和市场两种压力下如何运作》让导师们刮目相看,也让她一举获得科系的“社会学奖”。

生活中的小“大人”

如果以为沙米的成绩是因为她只专注学业和研究课题,那就错了。沙米的生活,并不只有学习,日常生活、信仰、义工和社交都各占一席之地。

沙米的妈妈在英国工作,但却在离她很远的城市。学习之余,沙米要自己妥善安排好饮食、合理支配用钱。

沙米在电台的义务工作,包含了采访、收集资料、编辑、写稿、制作节目等环节,她要在顾及好学业的前提下,分配好时间和精力。

在大学的社团里,沙米是法轮功协会的主席,每周开设免费教功班。为了让人们了解迫害中真实的法轮功,要定期举办人权探讨会,还经常参加讲真相和请愿活动。

英国的大学生群体里,有不少人染上抽烟喝酒甚至吸毒的恶习,沙米不仅能很好地把握自己,而且还能顾及和大家的正常社交。

正值青春年华,沙米没有象很多同龄人那样追求对生活的享受。矛盾的是,她所努力做的是超越她的年龄和性格的事情;可贵的是,她在各方面都能做好。对此,沙米的回答简单朴实:“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让我们无论在哪个岗位都要做个好人。”

话语间,沙米的谦和恬静,让人觉得这个女孩在生活中也许没有牡丹的艳丽夺目,却拥有荷花般恬淡优雅的品质,香远逸清。

勇于求“真”的女孩

沙米感慨中共迫害法轮功所造成的大环境,让她一时间成熟了许多。法轮功提倡“真、善、忍”,沙米认定:为敢于说真话的电台做义工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大陆需要一个真正独立的媒体。只有这样,老百姓才能发出真正的声音,了解社会的真相,做出真实的判断。这对中国人来说,才是真的好。”

记者问,如果沙米的生活经历中没有找到信仰,自然就不会感受到这场迫害的压力,那么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她是否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如果我一帆风顺地走过来,到今天也许不一定能拿这个奖。我不赞成这场迫害,但是在迫害发生的大环境下,当时我处在这么小的年龄,却不得不去面对社会中这黑暗却又真实的一面,这才引发了我真正的思考,最终促成我的研究达到这样的深度。也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我也想努力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其实真正跨出了那一步,我的内向和害羞也就不算什么了。”沙米说道,脸色显得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