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走一过时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自从师父告诉大法弟子发正念后,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从家里一出门,就开始发正念念正法口诀,只要不用脑的时候就会这样做,走到哪发到哪,成了习惯了。

两个月前的一天我到附近的街市去买菜,看到刚装修过的市场楼上、楼下玻璃橱窗里都贴上了一面血旗,心想贴上这东西不是在害人吗!我是从心眼里就不想看到这个东西。我一边慢慢走过,一边在心里对管理的人说:快把它撕了吧!这个东西对人不好,它对人是有害的,如果你想你的街市繁荣、平安,就赶快把它撕掉。跟着就念正法口诀。回来路过时也照样这样发正念。之后每次去都做同样的事情。我并没有刻意的停下来做,只是在一来一往之间放慢脚步就顺便做了。

做了大约两、三次后,看到楼上橱窗里的血旗有一角离开了墙壁,我继续做。又做了两次后,有一天我又到街市去,在楼下看到橱窗里的血旗消失了,再到楼上一看,楼上橱窗里的血旗也消失了。我在心里说:谢谢!做的好!我代众生谢谢你!橱窗是上锁的,显然是管理员拿掉了。

以前,每到国殇日前后,我住所周围的马路、街上和住所周围都会挂上大大小小的血旗,我一看到就感到很碍眼,不想让它在我眼前出现,就在心里说:不要再挂这些害人的东西了,这对你们对所有人都非常不好,不要再挂了!有时看到个别人还在自己的窗户那儿挂面血旗,我也在心里对他说:快别挂了,这对你们家很不好啊!它在害你呢!

这两年那些血旗在国殇日没再出现了,以前在窗户挂血旗的人家也不见挂了,当时我心里只是想:很好啊!就应该这样嘛!害人的东西以后都别再拿出来了。没有过多的去想,为什么这两年那些血旗不出现了呢?橱窗里的血旗消失之后我想,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确实是起作用的。象国内有好多小弟子都在学校升旗时发正念,使血旗降落或升不上去。

我这里要讲的是,在我们每个同修的住所或是平时经过的地方,海外或是国内或多或少都会见到血旗或是魔头的头象之类的,如果我们都能够在一走一过的时候,发一发正念,让全国或全世界形成一个大的正念场,让这些黑蒙蒙的害人的东西都消失掉,这样,第一,民众少了这些黑东西散发出来的毒素的毒害;第二,过去打仗小兵小卒不都是看着旗帜冲吗?旗帜一倒,那军心就会涣散。也许这个例子还不那么恰当,但是,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天灭中共”的这个时候,血旗一面跟一面的降下、消失,那人们会怎样想呢?

师父说:“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所以在发正念的时候,不要带有恨意,对人的一面一定要善。有个同修说的好,我们发正念解体邪恶的目地是救度众生,清除旧势力的干扰,我们不是要跟谁斗,也没有恶念。我们在法上走正路,做我们该做的,有干扰我们正念清除它,还是本着善的基点。如果有了争斗心,那么旧势力就会根据相生相克的旧理弄出一些干扰来。

师父说:“无求而自得”,所以不要去追求那个结果――看看有没效果啊,消失了没有啊,怎么还在那儿啊等等。什么念头都不要有,只管去做就行了。师父都把我们的神通打开了,当我们是神了,我们就不要老当自己是人,因为用人的概念和神的概念去做效果相差很远的。

还有的同修可能真的是生来就非常胆小,那么你可以用这样发正念来走出自己的第一步啊,你可以一走一过的去发正念,也可以去那附近发正念,有谁知道你大脑里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能做多少就尽量去做,这也是在救度众生啊!不要嫌少,一点一点积少成多积小成大嘛!

不过去之前最好加强一下正念,背背师父的法。我以前出去做真相的时候也有过怕心啊,我就一直背师父《转法轮》里的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只要一会儿,怕心下去了,正念上来了,有些时候感觉师父的法身就在我的头上呢。再说有谁能动得了宇宙呢?有师父保护怕什么!再说你在心里发正念嘛,谁知道呢!

还有不要认为那些东西在那已经几十年了,好象它就应该在那儿似的,任由它在那儿害人也不管。我们心里要有坚定的一念:害人的东西就应该去掉。我就是不认同你。师父不是说过:“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如果我们大家都不认同它,都不想它存在,它还能在那儿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