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漩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这几天张曼总觉的很别扭,同学们都在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开始时张曼还能高傲的抬起头,因为她想一定是班主任指定她当班长的事让同学们妒嫉了,许多同学们认为她是凭借老子的力量当上的这个班长,尽管这样,她想:哼!谁让我的命好呢?慢慢的,她有些受不了了,她觉的自己四周有一道无形的墙,墙越来越高,越来越厚,憋的她快不能呼吸了。

那天早上张曼到校比较早,教室里只有几个男生在调侃,她一进来,男生们就不说话了。一会儿,一个男生走过来,到她的桌前,看着她,捏着嗓子说:“我说张曼同学,你爸爸可真是厉害呀!”她哪里受过这气,抬手就要打这个男生,男生嘻哈着跑到教室门口,扶着门框说:“了不得了!救命呀!大小姐生气了,这我哪里还有好日子过?她老子来了还不逼我跳楼呀!”后面的男生听了他故意装着女生说话的腔调哈哈大笑。她又气又急,却没有办法。

张曼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到了第二节课快结束时,班主任敲门打断了讲课,叫她出去,告诉她奶奶突然病情严重,想见她一面,让她别再上课了,赶快去医院,还说门口有人接。她跑到楼下时,见到爸爸的一个手下在楼外等她,她忙上了车,那个叔叔好象说了一些什么,她全没有印象,她从小跟着奶奶生活,前年上初中才回家住,现在就要别离了,唉……她赶到病房,听见有人说:“大孙女来了!”众人让开一条路,她刚到病床前,没等站稳,奶奶就没气了。她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别人都哭时,她愣愣的站着,等别人都不哭了,她“哇”的哭了出来,然后就不能停下。火化的那天,她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奶奶没下葬她就病倒了,发烧、头痛、浑身的骨头象散架了一样,等她略有好转,可以上学时,已经过去一周了。

张曼虽然来上课了,可是却提不起一点精神,尽管落下的课老师都再三承诺给她补。

第一天下午放学,没有人来接她,父母因为奶奶的事也都病了。她没有坐车,沿着路边一点点的踱着,身边有许多人擦肩而过,她却有一种站在沙漠中的感觉。突然的,她好象听见有人叫她爸爸的名字,扭头看看四周,没有认识的,她想是不是听错了?这时又听见有人说:“张××,可真是恶棍!”她一看,原来是几个学生正围着墙边看边说,她很想看看他们看的是什么,可是那几个人团团围住,看不见,这时听见一个说:“魔鬼!”她一怔,知道有什么问题,看他们的表情却没敢上前问。她一直等到他们走了,才凑到跟前,原来是一张海报一样的纸,上面醒目的几个大字:“曝光国保大队队长张××”,这不是爸爸吗?

看看正文,她吓了一跳。

  “张××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紧跟恶党,用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先后有几人被他折磨致残、几十人经他手劳教。02年夏天,张××绑架正在上班路上的法轮功学员李萍,带到国保大队楼下,拽着她的长发,从一楼拖到五楼,然后就是暴打,穿皮鞋碾她的脸,猛踩她的胸部。然后把她吊在暖气管上,用电棍电,专门电击下体,这样折磨了她一天一夜,直到李萍奄奄一息才罢手。

  二零零五年五月,张××不经任何手续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杜梅家,当时杜梅的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正在被非法劳教,张××按住杜梅,夺下她怀中惊恐的不足3岁的小孩,扳过杜梅的胳臂,扣上手铐,不顾孩子的啼哭,把她拽到汽车上直奔看守所而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旬,张××不经任何手续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林小芳家,疯狂抄家,当发现她家有一本《九评共产党》时,逼问林小芳哪里来的,林小芳不说,张某某逼她到阳台,让她跳楼,并说这算你自杀,家人及时赶回才救了她一命。
  ……”

张曼的心在发抖,象是被刀剜一样的疼痛,她不得不扶着墙。

“善恶有报是天理,张××快快悬崖勒马,否则不但自己遭报还会累及家人。”这最后一句话在她的脑子里转了几转。记的小时候,和爸爸一起看电影,她总会问:“爸爸,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当说到是坏人时,她就会说:“坏人一定没有好下场的!”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电影里的坏人会落在了自己家,而且比电影里的坏的多。

张曼抬手撕下这张海报,她要去问问爸爸,她发现这张纸的下面还是同样的内容,只是被撕的看不全内容了,不知道其它的地方是不是还有,难怪同学们……

手机响了,“小曼,你在哪?”妈妈的声音。

“回家路上。”

“小曼,别回家了,我和你爸都没在家,你这几天去姥姥家住吧,我打过电话了,说你要去她那儿。”

张曼本能的一惊,问:“为什么?”

“没什么。”

“真的?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小曼……”

“告诉我!”

“你爸爸挺着要开车去接你,路上和别人撞上了,马上要做手术。你别怕,医生说没大事。”

“他在哪个医院,我也去。”

“那……好吧。人民医院。”

张曼脑子一片空白,她折好海报,放在书包里,她要把它拿给爸爸和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