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看守所看中共的邪恶本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中共恶党时刻对中国人民灌输着其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时间长了,它溶入人的思想中,溶入人的大脑中,溶入人的细胞中。使的中国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同程度的表现着中共恶党灌输的毒素,使人失去了善念,良心和道德。

下面就谈谈我在看守所见到的公安干警的所作所为,因我曾经被中共邪党从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二年非法抓进唐山市唐海县看守所三次,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是社会上最黑暗、最残暴、最低下的地方,是人性恶的一面在那里完全暴露无遗的地方。进了看守所第一件事,就是逼你拿出钱交所谓的各种费用。其真正的是供养干警和牢头狱霸的奢侈生活,所用的日用品、食用品高出外面的几倍,只要谁有了钱就会被逼着买东西。犯人们怨声不断。有一次全所的犯人们联合起来后什么也不买,烟也不吸了,抗议这件事情。时间长了,卫生纸用完了,所里就是不卖,就这样威胁犯人,没有办法,犯人们每次上厕所都自带洗脸盆去洗。

有一天中午,一个犯人多拿了一个窝头(规定给两个)就遭一顿毒打,而且还给戴上了手铐和脚镣,中午喝的青菜清汤里蚂蚁,虫子能找到几个,如果上面来检查时就会大有改善。

那里的干警很多都收礼,无论是钱、物都要,我们和犯人们呆的时间长了,慢慢的都会说他们给了谁多少钱,多少条香烟,有的人收了礼不办事,有一天我的朋友通过人际关系找到所长见了我一面,当着我和所长的面儿把两包东西送给我,所长满口答应,等朋友走后,这些东西就不知去哪儿了。有一法轮功学员请一个很熟悉的干警买一件生活用品,给他五十元,实花十元,剩下的四十元说是没有零钱,就完事了,还有一个同修的妻子去看丈夫,给所长二百元钱要他交给丈夫,所长满口答应。等丈夫出来后问此事,却什么也不和道,我们知道干警们爱赌博,可也不能拿着这样的钱做赌资啊!

指导员孙月昌,他也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被抓是冤枉的,为了执行上级的命令,把一个六十多岁正在打坐炼功的老太太,揪住头发扔出去几米,把头发一撮一撮的揪下来,冬天让法轮功学员戴着脚镣在雪堆里炼功,中共现在不是讲“执法为民”吗?大家看看,这不是执法犯法,执法害民吗!

有一个刑事犯因酒后盗窃被抓到公安局,按他的罪应该判一~二年的刑期,可干警们连哄带吓某某、某某事件是不是你干的,这些你都承认了,表现好,我们给你汇报一下,对你这案子会减轻,最后被逼无奈,失去理智,干警说什么是什么,他没上过几年学,一般的字都不认识,不会写,等到判决书下来时傻眼了,刑期为六年,他三天没吃东西,晚上在被窝里偷偷的哭,妻子知道后非要和他离婚,他后悔大骂共产党不是人,不该相信他们。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那都是用来骗人的。不怪说看守所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挨三镐把、也不听共产党的一句话”。这话确实不假,而那么多没有破的案子,现在终于破了,他们自然邀功领赏去了,这就是上边骗下边、下边瞒上边、互相欺骗、最后吃亏的是老百姓。这也正应了“九评”里的一句话:“谁在什么事情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在什么事情上毙命”。

在一次打黑除恶行动中抓了几个本县恶势力的头目,这些头目一到看守所,里边的犯人可就遭殃了,头目们的一切生活都由犯人们伺候,稍有不当拳打脚踢。洗脸,刷牙,洗衣,洗澡,按摩,等等,到了夏天昼夜不停的给他们扇扇子,烦了要给他唱歌,讲故事,他吃的东西全都从外边来,有时干警给他们买来,然后把他们叫到值班室一起吃,按国家法律规定,犯人在没有判刑之前是决对不允许和外边联系的。在这里就行不通了,犯人们自己带手机。有一次,干警带着一个小黑头目来到我们室里,当着我们的面给其手机打电话。还有一次,抓了一个盗窃团伙,干警开门坐在监室的床铺上指挥犯人羞他们,这也是中共独裁者在公安干警身上的真实反映。无法无天,权大于法,政匪一家,共产邪教的特点是:“假、恶、斗”。这与法轮功的“真、善、忍”是格格不入的,这也是不能容纳法轮功的原因之一。

在这里我只是写了一个县级看守所的几个实例,在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领域是不是也会不同程度的反映出共产邪教的东西来呢?当然,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去看“九评”,用“真、善、忍”去衡量,保证能有正确的答案,也会使人惊醒,从而远离邪教中共,选择“三退”,为自己保个平安,不被历史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