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换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

(一)

老赵从医院出来的那一刻,心情好极了,医生说做配型后最长半个月就可以实施手术,肾源来自健康的年轻人。这么说可以活下来了!

这次只是想先来咨询咨询,具体的得等回家后和老伴商量商量再说。

赵老太太见老赵脸上有喜色,迎上来说:“是不是很顺利?”

老赵边脱外衣边说:“医生说了,最长半个月就有肾源,还是健康的年轻人的呢!”

“呦!健康年轻人的?谁这么好心呀?”

“听说都是犯人的肾脏。”

“啊。”老太太边把衣服挂起来,边说:“得多少钱?”

“配型就得3000,排斥治疗得一万多,移植费五、六万,都下来得十几万。”

“这下可好了!准备什么时候去做呀。”

“下周一吧,先做个配型。”

(二)

赵老太太自从和老伴都退休之后,有个习惯,就是每天上午都去打圈麻将,五毛钱一炮,无非是老太太们凑个热闹,打发打发时间。

“孩子她赵姨,听说昨个你家老赵去医院了,怎么样呀?”

“好呀,下周一就去做配型,最多半个月就可以手术了。”

“这么快?!”

“我开始也不信,老赵说是取犯人的肾脏。”

“呀!”

王老太太压低声音说:“你们还不知道吧,那不是犯人的肾脏。”

三个人一齐看向她,王老太太接着说:“昨天晚上女儿过来,我对她说以前没听过,咱们这儿的军医院器官移植还挺发达呀?女儿说:‘妈,这外国都传开了,说中国的劳教所、监狱串通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上个月我们单位去香港旅游,一下飞机,满街法轮功,真相传单、光盘到处都是。’我说:‘尽扯,共产党再坏,也不至于活摘人家器官吧。’女儿说:‘妈你还不信,现在要说做手术,找供体可好找了,谁平白无故的就捐,再说就是摘死刑犯的,哪有那么多的死刑犯?等你也找张法轮功的传单看看,了解了解。’”

“啊?!”三个人都张大了口。

半晌,赵老太太说:“不会吧。”

(三)

晚上躺在床上,老赵久久不能入睡,老伴的话一遍遍的在头脑里翻着。“唉!”

“老赵,我知道你还没睡。”

“是呀,睡不着,我说老太太,如果这事儿是真的,你说我怎么办?”

“我十二那年,妈妈病危,我拉着她的手,一个劲的说:‘妈妈,别丢下我。’妈妈抬手摸摸我的头,说:‘傻孩子,有句话叫阎王叫你三更死,决不留你到五更,这死生有命,岂是人力所能改的?’”

“唉!我想起过世的孙伯伯。文革时,我被下放到乡下,有一次被连着几天挨斗,不给吃的,我心里想这样下去不被斗死也得饿死呀,多亏了孙伯伯偷着给我些吃的,我问他你不怕连累吗?他说我这一把年纪了,死了也够本了,就是你,年纪轻轻的,还有前途呀,不能这样就死了,你得挺着,挺过去就好了,人啊,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没有过不去的。”

“这时间过的是真快,老孙伯那时多大年纪?”

“六十多!和我现在差不多呀!”

老赵太太伸手过去拉住老伴的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四)

周一晚上,老赵太太做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老赵看了看,说:“好!今天是得庆祝庆祝,我可是一天挣了十几万呀!”

老赵太太很想跟着附一句,可是没等说出口,泪水流了下来。

老赵忙说:“高兴的都流泪了?!”

老太太这才破涕为笑。

吃过饭,老赵觉的心里很踏实,很早就睡着了。老太太斜靠在床头,戴着花镜看电视,正看的专注,突然,老赵“啊”的大叫一声。她想一定是做恶梦了,忙摇他:“老赵,老赵!”

老赵睁开眼,摸摸胸口,眼睛睁的老大。

“怎么啦?老赵!你别吓我。”

“啊!”老赵舒了口气。

“你说我刚才梦见什么啦?”没等老太太说话,他就接着说:“神仙!一个高高大大的神仙。我刚一睡着,就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手里拿着一个牌,喊我的名字,我刚要应声,空中一阵仙乐传来,满天落花,说不尽的美妙,徐徐的一个又高又大的神仙出现在云端的莲台上,说:‘这个人是我的!’再看那黑衣人早已没了影。然后那大神仙又对我说:‘念你一颗善心,我今天就给你一个好的肾,你回去要想真正超脱生死,一定要学法轮大法呀!’”说着我就感到肾脏部位被扯开了!然后你就叫醒了我。”

“那个黑衣人一定是地狱的无常,那大神仙是谁呢?他让你学法轮功,会不会是法轮功的师父呢?看来这回是真得救了!”

“是呀,谁是炼法轮功的呢?”

“你们局的小杨不就炼吗?”

“哪个小杨?”

“就是那个司机,还上咱家来过一次,听说后来被开除了。”

“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明天我去找他!?”

“行啊!”老赵太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