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群安受访BBC 回避活摘器官关键证据(图)

专家: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不能解释极短时间内可做移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一月十日和十一日,BBC中文网连续报导了主持人华英(音)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死刑犯器官指控,对中共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的专访。毛群安承认了他过去一直公开否认的摘除死刑犯器官的指控,但是回避了有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些关键的证据,否认该指控。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模拟手术场景

王文怡医生指出,在国际调查的压力下,中共不得已承认了摘除死刑犯的器官,是为了转移国际上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关注,继续掩盖真相,不过即使毛群安承认摘除死刑犯器官,也无法解释大陆医院普遍在极短时间内可获供体做移植手术的反常情况。

她认为,大陆医院通知国外的病人在交过钱后,短至三天后或者一周内可以做手术,这就意味着几天后有一个“罪犯”,和这个交了巨款要做手术的人,不但血型相同,组织配型相配,而且正好要被执行死刑?而且正好这个死刑犯也愿意死后捐献自己的器官给别人,这种解释“反常至极”。

另外,毛群安强调加拿大调查员的调查报告缺乏实实在在的证据,不能证实它的真实性,BBC主持人提及两位调查员曾经打算进入中国调查,但是被中领馆拒绝签证。王文怡认为这说明中共“心里有鬼”。

国际压力下承认摘死刑犯器官

BBC主持人说,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存在了很长时间,但是得到的官方承认是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马尼拉国际会议上承认的。之后二零零六年四月份你(毛群安)又说了不同的说法:死刑犯器官只占很少的比例;然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在广州会议上黄洁夫再次承认,中国日报自己引证,所以不能说是“外国造谣”。黄洁夫说,器官移植中,除了少部份来自交通事故,大部份来自处决的死刑犯。

毛群安回答:“这个问题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你都说的很清楚了。”他强调这个事和法轮功活体器官被摘取是两回事。

BBC主持人则指出,中共在事情发生时不会马上承认,而是在很大压力下才承认。所以人们宁可相信加拿大调查报告说的话,而不信中共政权的话。

她还表示,由于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中国存在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打杀,而中国又有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做法,而且不公开,不愿意承认,让人觉得他们有关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可信的。

毛群安躲闪最关键问题

在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中,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被指出:中国每年处决的死刑犯人数远远不能解释每年做的移植手术的例数;另外,中国的移植网站上明确说肾脏、肝脏移植的等待活体供体时间只有一周到几周,而在外国则需要几年,说明中国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

BBC主持人提到这个问题时,毛群安承认,在中国因为传统观念的影响,动员人们捐献器官方面存在一定困难。但是他对于报告中提出的上述指控避而不答,只是说个别医院违规。

BBC主持人在专访中几次提到,加拿大调查员引用了不止一个医院的调查,而是十几家医院在网站上都说只要几个礼拜就能得到供体,另外通过打电话询问,多家医院表示他们就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其中包括一个医院就承认有法轮功年轻男子的活体器官。毛群安未正面回答这些问题。

王文怡:承认摘除死刑犯器官也无法解释移植数量

去年四月二十日胡锦涛访问美国时在白宫喊话的王文怡医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想告诉国际社会,他们用的都是死刑犯的器官,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问一个问题:大陆医院通知国外的病人在交过钱后,三天后或者一周内可以做手术,这就意味着几天后有一个“罪犯”,和这个交了巨款要做手术的人,不但血型相同,组织配型相配,正好要被执行死刑?而且正好这个死刑犯也愿意死后捐献自己的器官给别人,这种解释反常至极。

她认为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中国境内,有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之中每一个人都保存血样(包括血型和组织配型)等方面的资料,这些都储存在资料库里,随时可以被调用。

王文怡说,根据中国医疗器官移植协会副主任委员石炳毅教授的数据:二零零五年以前中国进行了九万个器官移植,可以推断出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这六年间进行的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移植,这些供体源自何处无法解释。七年来,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抓,失踪,就是丰富器官来源的最好解释。两位来自大陆的证人其证词,调查的电话录音等都支持这个结论。

大陆移植专家否认“中国器官移植网”的报导


大陆官方披露的器官移植资料

石炳毅教授的数据来自一篇中国器官移植网的报导,在该网的一篇题为“器官移植要设高门槛”的文章中,石炳毅教授说,“全国至今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九万余例,仅去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四千例肝移植。”

BBC主持人就此也采访了石炳毅,他否认说过这句话,“这句话我没说过,不管在任何场合”。他反复强调他没有说过这个九万的数字。然后他表示对全国的器官移植例数不清楚。

BBC主持人:“您看来全国到现在为止实行了多少起器官移植手术,您是专家,应该知道的。石炳毅说:“很准确的数字我也不知道,因为没有公开发表过。”;BBC主持人:“大概呢?”,石炳毅:“大概也不好说。”

对于石炳毅的回答,王文怡指出,石炳毅这种怕担当任何责任的紧张回答,很可笑:“只有发表了数字,他这个器官移植学会的负责人才会知道?”王文怡提到她过去走访的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卫生部门,他们的官员对本国的移植数据非常清楚,堂堂移植协会副会长连最基本的全年移植总数“不知道”,只能说明数字背后问题的严重,他不敢承认。

针对加拿大报告引用的这个九万例的数字,毛群安称乔高并没有问石炳毅本人,而是抓住了网上石医生说的,就和法轮功的活体摘取器官联系在一起,是典型的“造谣”、“采用了这种移花接木的办法”,主持人则说,“没有移花接木,他是引用了‘中国器官移植网’的、看上去像是非常正经的文章。如果这些文章都不可靠的话,那中国的整个研究水平非常让人怀疑。”

巨大的事件被掩盖

毛群安在专访中还表示,如果存在这样大面积的摘取器官,国际社会早该知道了。王文怡说,中共对这样一个巨大的事件一直在掩盖,在一个极权社会里,罪恶都是在铁幕下进行。二战时集中营的惨烈屠杀也是在纳粹投降后才曝光。

王文怡表示,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把出现问题的责任归结到个别医生,和医疗制度的不健全而造成器官买卖的不公平,实际是还想替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做掩护。现在他们抛出来新的法规,整个器官来源还是没有一个透明的监督制度,一切都是黑箱操作,法规只是给国际社会做样子。

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为了掩盖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王文怡指出,在国际调查的压力下,中共不得已承认了摘除死刑犯的器官,是为了转移国际视线,继续掩盖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

她说,中共很清楚如果这样的事情被证实,其政权的合法性将彻底消失,因此中共是无论如何不敢承认有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中共关闭所有进入中国的调查通道

毛群安在专访中反复称法轮功“造谣”、加拿大报告不能证实它的真实性,“拿不到台面”,BBC主持人表示,这个报告已在很多国家的“台面”上引起关注。BBC主持人还认为,是这种非法行为本身的秘密性使查证工作很难。她说,乔高和麦塔斯要进中国调查,却被拒绝签证。毛群安亦未做置评。

BBC主持人表示,最好的证明这种事情到底存在不存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欢迎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国际特赦这些组织去调查。

毛群安表示,中共当局曾经邀请BBC主持人提到的这些机构(联合国、国际特赦等),到这些被指证的地方,包括监狱,去参观。

不过到目前为止,只有法新社报导了在苏家屯惨案曝光之后,中共沉默了三周后,邀请海外驻华机构的人员到苏家屯参观。在此前有报导指出中共早已把证据转移。海外人士批评这个参观只是“作秀参观”,是为了掩盖罪恶。

而联合国、国际特赦等机构,都没有发布任何相关的文件表明他们被允许到关押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监狱、劳教所去调查活摘器官的情况。

王文怡表示,毛群安明显在偷换概念。目前海外所有打算进入中国调查活摘器官的团体和个人,包括乔高和麦塔斯,均被中领馆拒绝。这正好说明他们自己心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