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安逸心的两种表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今天又没有及时起来发正念,因为昨晚和先生因为早上手机闹钟影响到他休息,他把我的手机给拿走了。其实我当时如果能够正念强一些,还是可以把手机找回来的——早上起来时,手机就放在厅里的台面上。当时因为发好正念,刚躺下,被窝里暖暖的,不愿意起来。早上起来,心里一阵的难过。我是属于师父所说的因为求安逸心没跟上正法進程的弟子,走了好大一段弯路,但是师父仍然慈悲的呵护,让我从新走回了正法当中,但是这段时间求安逸心又起来了,而且越来越强烈,今早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决定从法理上明确后,彻底清除它。

求安逸心在我身上有两种比较明显的表现,一是回避冲突和矛盾,不向内找,“懒”的动脑,讲真相不彻底;二是对师父过度的依赖。

第一点表现在我和先生的矛盾上特别明显。先生在和我谈恋爱时我就一直让他看《九评共产党》,可以说是因为他当时同意退党和看“九评”我才愿意和他一直走到今天,现在知道是自己的人心,觉的和一个退出邪党的人结婚以后做大法的事情就可以比较“省心”了。当然从一方面来说,这样是给自己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但是没有从法上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是更加重要。

劝“三退”,个人所悟,是师父在正法進程中对世人的挽救。因为师父传法的当时就是希望人能够得法、得救,尽管旧势力一直在严重的破坏着,师父还是希望更多众生在正法中获得一个生命最美好的永远。

结婚后,我先生一反常态,不仅仅干扰我发正念,讲真相,还对大法和师父有很多不敬的话。我今天特别清楚的意识到,是因为自己害怕矛盾和回避冲突的这颗求安逸心,没有抓好机会和他讲真相,彻底清除邪恶,反而在自己日常的修为中没有正面体现大法弟子的正的一面,以为只要他退出就好了,但是一个常人即使在形式上退出了邪党的组织,但是脑海中对大法的不敬,这样的生命也是危险的。

其实先生应该是和师父有很大缘份的,因为他早在九七年就看过《中国法轮功》但是后来因为本性的迷失,他没有走入大法。现在我却忽视了他也是应该得法的,仅仅满足于劝他“三退”,不愿意和他起冲突,干扰自己学法炼功的求安逸心。我决心去除这个执著,深入的讲清真相,不能只顾自己的看书和学法,更要重视对世人得度负责。

另外的一个求安逸心的表现就是表现在对师父过度的依赖。前一段时间因为自己能够正念要求自己,师父总能慈悲的在我不需要闹钟的情况下,醒过来发正念,这样既没有影响常人的休息,又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先生看到我不用闹钟也能够起来他也无话可说,因为他说过如果我能不用闹钟自己起来就可以去发正念。当然修炼的事他说的不算,但是至少让他见证了修炼人正的一面。

但是这段时间因为忙于人事,法学的少了,正念不足,心态不稳,只能用闹钟,不仅影响了常人的休息,还在妄想让师父能够唤醒自己,怎么能够让师父的神圣法力来加持自己不好的心呢?这就象师父说的:“出现一些问题呀、矛盾哪,自己不向内去找,矛盾就会突出,那是自己的执著造成的矛盾突出。有的越来越突出,实际上是自己没修好。直到解决不了了,自己又被这个状态困扰,怎么办?找师父。每次都是搞的不行了之后找师父,每次都是过不去了、不想过去了找师父,你们是帮着师父修呢?”(《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在明晰了自己的不足之后觉的思想上清晰了,本来打算一稿写好,可是第一稿写的没有逻辑,想重写,这时候安逸心又起来了,但是电脑突然不运作了,我知道我应该重写,因为写修炼心得体会也是很神圣的,所以写好了以上的文字。

修炼层次和所悟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