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九九年進京上访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我虽然修炼了十多年了,回想起走过的正法之路,和网上那些同修相比真是自愧不如,凭着一颗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心总算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在正法中的苦辣酸甜,真正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和修炼的严肃,当时進京上访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真是难以言表。

九九年七月十八号我当时消业拉肚子没有去炼功点,有位同修来找我,让我到炼功点去一趟,我到炼功点一看,来了不少辅导员和大法弟子,说全国辅导站站长都被非法抓捕了。我们学了一会法,大家商量:“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们都是亲身受益人,咱们先去唐山向政府反映情况、要人,不行的话就去北京。”

十九号早晨我们三个人坐上了去唐山的班车,先到一个同修家,他说看情况唐山解决不了,只能去北京,我们先抄师父的新经文,然后我们三个下午就坐上了去北京的列车。我们每人带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我想:“共产恶党啥事都敢干,六四事件血染天安门死了那么多大学生,说不定他们能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和压力我们都要把事情说清楚。”她们俩也是这个决心,可是到了北京站一下车,就上来几个穿便衣的人对我们進行盘问,我们说出了来意,有一个人拽住我的书包,要没收我的转法轮。我说:“没有搜查证,你不能没收我的东西!”然后他就把我们押上了一辆面包车上,我们和他们讲道理,他们也不听,天快黑的时候经过天安门广场,这时路灯已经亮了,不知道他们把我们拉向何方,心想:“反正大法是最正的,我们都是好人,向政府说明情况是理所当然的,没有错。”

到了一个地方,可能是丰台体育场,把我们赶下了车,又换上了一个两节的大客车,车上的人已经满了,因为都是大法弟子,真是一见如故。大家在车上,有的交流心得,有的抄新经文,有的拿出自己的东西叫大家吃,在特殊的环境下大家聚在一起,学法谈心得体会,都感到心性在升华,那种无私无畏的正念是旁人永远都体会不到的,同为师父的弟子,我们感到无比的幸福和殊胜。记得有一个沧州的大法弟子,他说:“一定要跟师父修到底,多大的困难也挡不住!”恶警把我们当成了犯人,不叫下车、吃饭、连大小便都不允许。大家一起背《洪吟》、《论语》、经文,虽然互不相识,都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到了天亮才知道给我们拉到了保定,下车以后把我们非法关押在一个大院子里,只有东北角有个门,院子中间是个篮球场,大家面北坐着,我西面有一个大法弟子,我问她是哪的,他说是张家口地区的,我说这么远也来了,她说:“我瘫痪了七八年,生活不能自理,到处求医问药也治不好我的病,求生不能,欲死不行,我炼了法轮功,一片药没吃、一分钱没花,不但病好了、能下地了,还能干活了,我在家里做豆腐,我丈夫在外卖,我们全家的幸福、就连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我能不来吗?”大家正在说着,又有六七辆大客车开進院里,由于院子小装不下又拉到别处去了。这时情况非常紧张,到处是武警、便衣,不让我们动,随后又从大门跑進不少武警,他们全副武装,头戴钢盔、腰缠子弹袋、手握冲锋枪,就象上战场一样,把大法弟子团团围住,全场上下更加紧张,真有天塌之势。这时大家胳膊挽着胳膊,口传师父经文:“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这时邪恶用大喇叭喊话,还是没人动,这回上来好多恶警,几个人拽一个人,往车上拽,一边拽一边骂,有的打嘴巴,一位大法弟子说:“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我们只是要求放人,为什么抓人?”几个恶警立即扑向这位弟子,一阵拳打脚踢,真是疯狂至极,鲜血流出了同修的嘴角,大家齐喊:“不许打好人!”有位大法弟子正在盘腿,上来两个恶警把她抬起来,又有两个走到我的跟前,我说:“你们没有一点警察形象,人民警察打人民!”就这正念的一句话,他们自觉理亏,让我自己走,我们三个走到门口,车门都关不上了,一个岁数大的警察看着我们大骂出口,一个同修想和他辩解,我一把把她拽回来:“我们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政府都不讲理,他能讲理?”

二十日下午,我们被拉到廊坊,关押在一个小礼堂里,大卡车一辆接一辆,拉的都是大法弟子,礼堂装不下,就都坐在了南面的大广场,那真是人山人海。下午两三点钟,邪恶就在小礼堂里放电视,打压法轮功公开亮相,一派胡言乱语,大法弟子就是不听,有个石家庄大法弟子顺着人群问:“缺钱不,我给你们点。”大伙都笑着说:谢谢,我们都带来了。大家互相鼓励,一定要跟随师父修到底,不听邪恶的栽赃陷害。还有一位年轻的大法弟子,看样子不过四十岁,团级干部,在济南跟过师父的班,我说:“你不怕开除?”他说:“我就是要饭吃,也得修这个法!”(现在知道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大家当时的心真是坚如磐石。

下午到了五六点钟,广场上的人还是很多,一位女大法弟子站起来高声喊着:“我是一名教师,通过学炼法轮功,不但全身的病好了,自己幸福、全家幸福,还给国家省了不少医药费,修炼法轮功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大法确实是高德大法,我是开着天目修的,层层叠叠的佛道神我都看到了,现在佛道神就在我们的头顶上,我要说假话就天打五雷轰……”这时没有一个说话的,这声音响彻了整个广场,穿透了苍宇,也喊出了我们大法弟子的心声。一个恶警着急了:“别叫她说了,把大喇叭快放开。”就在这时上来几个恶人,把她抬起来,有打的,有揪头发的,其他大法弟子喊:“不许打人!”可是邪恶的本质就是邪,连续把几个大法弟子抬着扔在了道上,开过来一辆面包车把他们拉走了。就在这最邪恶的指挥下,开始了他们的罪恶打压。

我们上访由于弟子的心正,行为正,无论邪恶对我们弟子怎样的拳打脚踢,我们都是在默默的忍受着,没有口号,没有对抗,体现了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之心,我们只是想向政府说明情况,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说明:我是老年大法弟子,连小学都没上完,近几天打坐时脑海里总是浮现当年上访的情景,并情不自禁的流泪,我想应该记下这真实的历史,给后人留个见证,于是提笔写下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