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遭受的迫害 让世人认清中共之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名江苏徐州大法弟子,叫张长金。一九九七年得到大法。通过看《转法轮》被书中所说“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所深深吸引,并开始按法中的要求去做。经过修炼,我感到这真是一门好功法,不仅能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能净化思想,净化心灵,促进道德的回升,本性的回归。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利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的攻击,铺天盖地的向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袭来。我一时间迷茫了,觉的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做好人,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这有错吗?我们发现邪党用欺骗和谎言借助其控制的宣传工具向广大的世人撒下了弥天大谎,把不明真相的世人欺骗了。我作为一名真正学习大法,真正了解大法的弟子,真正在大法中受益的弟子才是最能证实大法的人。

本着弄清事情真相,讲清法轮功真相的目地,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和其他的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访,当时我们仍认为邪党能够接纳老百姓的意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去处理。到了北京,我们看到的是只要说是炼法轮功的,或者说法轮大法好的,或者是大法弟子在广场打坐等,警察和雇佣来的打手一律采用殴打、谩骂等暴力手段拖上警车,还不许拍照,有些拍照的相机立即被警察和隐藏的特务们抢去。

我亲眼目睹了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被警察粗暴的践踏和殴打。我跟着他们走进了警车,想反映自己修大法的真实感受,解释一些不属实的报道,但警察没有听取这些,他们只是把大法弟子登记一下就让当地的公安来接人。

当地的公安接人后就开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把我接出来后就关在宾馆里,在进宾馆之前从后面用脚猛踹我的腰,到屋里又叫我把腿伸直坐在地上用脚踩我的腿,用鞋打我的耳光。当我被从北京带回后,他们让我读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报纸,我不读,所长夏辉当时就把我的嘴打出血,还威胁单独关押审讯我。晚上夏辉派赵辉等恶警审讯我,不让我睡觉,让我蹲马步,用肘关节从后背打我,还用棍敲打我的指骨。由于我参与真相资料的分发,被搜出真相资料,他们同时搜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等。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江苏方强劳教所。

在劳教所恶警开始了对我从肉体到精神上的全方位的迫害。他们让我吃的是极其恶劣的饭食,让我扛大包晒粮食,干挖沟等重体力活,使我的体重从八十多公斤下降到六十多公斤。七大队恶警章某某叫其他的劳教人员和我一起抬泥,特意把重的放在我一边,把兜里加的满满的,让我在泥地里抬,又叫他们推搡我,想让我和泥兜一起摔倒在泥稻田里。晚上他们又开始迫害我,叫我站好两腿靠在一起;我不靠,章某某叫其他劳教人员踢我腿,我还不靠,他们就把我嘴打破了。

经过了各种体力劳动,他们看到体力劳动没有压垮我的意志,他们开始了对我精神上的迫害。他们让其他的劳教人员看着我,不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之间交流,他们把受迫害的原因推到我身上,说我修炼才是受迫害的原因,劝我不修就不会有魔难。而这一切是中共邪党造成的,我们遭受迫害是由于中共邪党对大法的歪曲,不实和编造谎言造成的,邪党制造了迫害的借口,应该对这一切负责。

他们还让我的家人一起来劝说我,家人不明真相误以为我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要和我断绝关系。中共邪党把迫害造成的家庭破裂、亲人的悲痛全都推到我身上,不断的给我施加精神压力。他们组织大法弟子看邪党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并强迫让写心得体会,把污水、脏水往大法弟子身上泼,激起其他劳教人员对法轮功的仇恨,来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

我把中共对我的迫害写出来,是为了警醒世人,不要被邪党的谎言所迷惑,用你们的双眼,用你们的道义和良心去看看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历史上没有一个迫害好人的有好下场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迫害好人。如果你们为了一时的名利而牺牲了正义、道德和良知,你们将会遗恨终生。

清醒吧!愿你们都能回归纯真、善良、正义,回归美好,从而有一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