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营救丈夫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我的丈夫在今年春天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时间不长就“转化”了,常常打电话、写信干扰我,让我放弃修炼。在他出事之前我的状态不好,带修不修的,生活中又以他为中心,所以开始几天有些茫然,但很快就精神起来了,我知道只有依靠大法的力量才能从这件事情中超脱出来,我和同修在一起学法、切磋,很快提高上来。

随着不断的提高,丈夫的一切都带动不了我了。协调人说我们该把他营救出来,师父不放弃一个弟子,我们也不能放弃他,他出来后,在我们正的场的影响下很快就会调整过来的。于是我们着手准备营救。协调人通知了本地同修集体发正念,我们几个又在一起不断的学法、切磋,从法上认识不被一切假相所动,而且此次去心态要祥和,要稳,不管他怎么样,一定要慈悲的对待他,就把他看作一位需要帮助的同修,去的目地就是要唤醒他、点醒他,彻底解体迫害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早日回家。

那几天发正念时,常常发困,我们意识到这是干扰,邪恶在垂死挣扎,更加大力度。接见日的前一天下午,我离开家门准备出发,就感到一个东西压在胸口,我当时就想,你也不用在这儿干扰我,我去你就死,我这次去就是要救他、唤醒他!而且我就去这一次,这一次就要解决问题。这样一想,那个东西马上就没了。

打车去火车站时就表现出晕车(我修炼后已经不晕车了),恶心、头疼,我知道又是那个因素在干扰,就请师父加持,好了一些。到了火车上表现的更严重,不仅恶心、头疼,还特别困,睁不开眼睛,我拿出MP3听法,但是头脑还是昏昏的,我想这样可不行,它会让我主意识不强,慢慢就没有正念了。我就把我的情况用短信告诉协调人(用暗语、智慧的去说),同修回话让我放心,什么事都没有,并鼓励我:一切都是你说了算,大家都和你在一起。回来后听说他们接到消息后就长时间发正念加持我。由于配合的默契,下车后我的头脑特别清醒了,当夜在招待所打坐四十分钟,头脑更清醒了。

一路上我把自己的行踪随时告诉协调人,以便他们能更有针对性的发正念。

第二天到劳教所见到丈夫,几个月没见,他的头发白了,人也瘦了,当时我心里就想,邪恶你也不用给我展现这些,我什么都不看,这都是假相,我根本就不动心。丈夫见到我后特别兴奋说:“你怎么来了,我下周就要回家了,昨天晚上宣布的减期。”我当时就明白了,是因为我们集体都做正了,师父帮我们了,我就跟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宣布给你减期吗,因为我来了!”他又说:“他们(指国保)没找你吧?他们说想劳教你。”

当时我的心一点都没动,我也没有回答他,我知道邪恶就是想动我的心,心一动就不在法上了,邪恶的生命就会顺着执著心下手,达到被其控制、利用的目地。我得时刻知道自己是谁,自己修的是什么,我们是有师父的,我们修的是不同层次的主、王,怎么能被那些烂鬼吓住了呢?现在是正邪大战,我的心没动,邪恶就解体。接着丈夫又说:“你妈没怪我吧?”我说:“我好他们都好。”

丈夫被绑架后,开始家里人都不理解,还让我跟他离婚,说我们给单位添麻烦,跟共产邪党对着干,总之来自家庭的干扰很大。后来学师父讲法,“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我意识到,环境的好坏是取决于我们大法弟子的,于是就多学法,不断加强正念,谁说什么也不动心,就是不断的给家里人讲真相,给他们看真相资料,使他们对大法的态度都转变过来,而且纷纷三退,爸爸妈妈也在看法了。

接着他又说:“你自己来的,家里人知道吗?”我说:“什么事我说了算,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他又说:“你看我瘦了吧?”我说:“你回来就胖了。”他接着说:“你看我头发白了吧?”我说:“你回来就黑了。”当时我就想只要回到大法中来,一切都会改变。他说:“我的自行车你取回来了吧?”他从单位被绑架,自行车在单位放着,其实我已经取回来了,但我知道他现在说的许多话都是被控制的,我不想接他的因素,就说:“自行车才多少钱,咱们再买新的。”他说:“让我好好看看你,咱们好几个月没见面了。”我说:“我天天能看见你,是你看不见我。”(因为我每天都帮他发正念)他说:“昨天晚上一宣布减期,我都没睡好觉,从十一月份开始我就在算回家的日子。”我说:“你早就该回家了,好人谁在这儿待着。”他说:“下午还可以见,你就别来了。”我说:“完了再说吧。”临走时,我对他说:“你把你自己照顾好,不要想那么多,早点回家。”

在整个过程中不说话时我就是除恶,说话时就从法上说,解体邪恶的因素,而不是顺着他的思路去说,我觉的这一点特别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同修之间支持、鼓励的一句话都能非常关键,在我去劳教所到我回来这期间,协调人发过许多次鼓励的话,告诉我没问题,告诉我他们都和我在一起,所以整个过程我的心态都非常平稳;再有一点就是之所以这么顺利,离不开同修们没间断的帮我发正念,有的同修一发就是四五十分钟,最长的连续发了八十分钟,所以仅一次就彻底解体迫害他的邪恶,让他从邪恶的魔窟出来,提前三个月回到了家。

我把这件事写出来,就是要告诉我们在外面的同修,不管里面的同修做的怎么样,只要我们做的正,同样可以改变一切。

还有通过这次营救同修,我还发现一点就是有的外面同修去劳教所看家人(同修),对那里的恶警很配合,比如说恶警检查给拿的东西,他们配合着赶紧打开,一味的顺应那些恶警的要求。我想我们的同修在这里受迫害,不用正念去对待,怎么能跟着邪恶跑呢?你这不是有意无意的给它输能量吗?还有的外面同修大包小包的往里买吃的,认为他们在里面受苦,吃不饱,我看这就是人心,包含着很多情在里面,这不也是在承认邪恶的迫害吗?我这次去就没有给他买什么东西,因为我当时就没想让他在那儿多待,一开始就不承认邪恶的迫害。

我想只要我们有一颗坚信师父、坚定在法上的心,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就会“破一切阻碍,力解万难。”(《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