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茅塞顿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小于出差回来到办公室已到下班时间,只有老张还未离开。

老张看小于今天格外高兴,就问小于遇到啥喜事了?精神这么爽?小于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讲了一段故事,把他旅途上的劳累全忘记了:

从小到大都迷惑的事情,今天在火车上听了一席谈话,竟然就是使我顿开茅塞。今天我坐的这列车上有许多民工,想来都是到省城打工的,现在冬天没活了,结伴回家过年。可能是为了打发时间吧,他们热烈的聊着。

一位年长一些的民工说:“过去,中国就是强大,在毛时代没人敢惹,你看,在抗美援朝时,把老美打的,落花流水,你看上甘岭多激烈,就是厉害,可现在不行了。”

一个附和说:“那时候,美国不行,中国才是真强大。”

一个约40多岁的民工说:“在抗美援朝中,美国拿中国就是没辙,你看黄继光、邱少云,出了多少英雄呀,现在不行了,军队也光想着捞钱了,要再打仗,准没人再向前冲了!”

一个小伙子站起来大喊一声:“你们都说错了,实际可不是那么回事。”

众人一愣,都向看他,他说:“抗美援朝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保家卫国’吗?事实上是金日成先打的南韩,当时的南韩可是个独立的国家,南韩被打的招架不住了,向联合国求助,联合国决定由美国为首组成多国部队来平息这场战争。金日成招架不住,向前苏联和中国请求支援,苏联没有明着支援,毛泽东要出兵,欺骗国人说是‘保家卫国’,其实美国根本就没有打中国的意思。当时中央谁也不同意,是毛独揽大权,自作主张,谁反对都不行,最后,中国的一个军被消灭在那儿了,现在军旗还在美国呢!邓小平访美,美国要把此军旗还给中国,邓小平没好意思要,嫌丢人,知道不?!中国的这种做法违背了国际法,所以从参战以后美国一直在经济上制裁中国,中国当时出口物资,得用别的国家的旗号,说白了就是走私。最后的结果也不象中国宣传的那样,是北朝鲜向联合国递交了停战协议,也就是投降了,明白不?!

咱们再说说邱少云,美国扔燃烧弹,蒿草丛着火了,邱少云身上着火了,他怕暴露目标,一动不动直到被烧死。咱不说他趴在那半小时一动不动是不是现实,就说那干柴烈火的,一烧一片,就烧邱少云一个人呀?其他的参战的几百人都没事?他有聚火功能不让火向外扩散呀?要有这能耐还会被烧死吗?再说他去打仗,总得带着枪支弹药,那弹药遇火会怎样?咱们过年放炮时,把炮皮扫成一堆,点燃时,剩下的没响的炮都响了。你们说说这弹药要是响了,不是自然暴露目标了吗?这个英雄事迹怎么和拍电影似的?这不是‘驴’民政策吗?把驴眼睛一蒙,就拉磨!”

那个40多岁的民工说:“这么一说,那黄继光堵枪眼也是瞎编了,经不起琢磨呀!”

说到这里,气氛更活跃了,其他的乘客也加入了议论。一个戴着眼镜的30多岁的男子说:“上甘岭,面对面的打,也是胡说,我听参加过这战争的人说,打仗时,谁还敢瞄准哪,还没等瞄呢,就被人打死了,是不露头,把枪向外一伸,不管三七二十一,随便放,哪象电影演的。还有我们那儿从抗美援朝回来的人说,没参战才能回来,参战的都死了,回来的都是后勤、文艺和救护的卫生员,有的都没放过一枪呢。”

一个衣着笔挺的男子接过话:“你们说的都对了,我父亲就参加过抗美援朝,他去朝鲜连装载士兵的闷罐车都没下,就回来了,现在是地师级。我当兵那阵儿,正赶上所谓的‘自卫反击战’,打越南,正好让我所在的部队去,可给我爸急坏了,一个电话把我调了回来,当时我们团正好归我他老人家管,要不然早当炮灰了。我们团去的一个都没回来。打了半天今天又和越南好了,牺牲了一百多名烈士才夺回的广西法卡山,在中越勘分边界时轻轻一笔又划给了人家了,不白打了吗?”

最先说话的年长民工说:“这么说来,我们被共产党给耍了?!也是,你看现在老百姓有活路吗?不合理的制度,把百姓脖子卡的都喘不过气了,得实惠的都是共产党高官,谁管你百姓死活呀!老百姓是民不聊生呀,贫富差距大,百分之六十是穷人,百分之十的富人是黑社会,百分之三十的富人是共产党的有权有势的腐败分子。现在是颠倒黑白,好人没活路,坏人乐逍遥。”

戴眼镜的男子说:“为什么坏人那么多?因为它们不让你当好人哪!当好人被抓呀,你看把炼法轮功的这些老实人害的,绑架、抄家,肆意罚款还不开收据,送劳教、判刑,活摘器官,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呀?所以呀,天要不灭中共,那才怪呢!现在中国出现的天灾人祸,就是淘汰共产党的。海外有个《大纪元》网站,发了一张公告,可以用小名、化名、笔名退出党、团、队组织,将来神要消灭共党时,退了才能留下来!我们一定得认清方向,给自己一个明智的选择呀。”

“真的?”有民工问。

戴眼镜的男子回答说:“不管是真也好,假也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退了要是没有,也不丢啥,要是真有,你可就平安啦。”

40多岁的民工说:“你说没有神吧,可有些事还真的不好解释。我们庄的老赵开三马车跟汽车撞上了,人没事,车没大毛病,却把那汽车的水箱撞坏了,前杠弯了,人们都感到奇怪,有人一打听,原来他就是‘三退’了,身上还带着法轮功的‘护身符’,你说神奇不神奇?”

那个小伙子说:“象这样的事情多了,就跟神话似的。我村的一个人被拖拉机碾过去了,一点事儿没有,也是带着护身符呢!”

戴眼镜的男子说:“我弟弟在省城开出租,车里挂着毛的象,我跟他说毛都做鬼了,它能保护你吗?还不如挂个法轮功的护身符呢,那可是神保护呀。他不但不听,还骂我迷信,吵着说我什么都不信,就信共产党。几天前出车祸了,把道边的小卖部给撞塌了,车进去了,又把在里面睡觉的店主给轧死了,自己也受了重伤,汽车也报废了。抢救及时,我弟弟总算保了一条命。我去医院看他,说:‘你就是不听话,早听话可能就没这儿事啦。’他说:‘这回我信了。那天在我车前出现了一个毛泽东,我怕撞着它,就把方向盘一打,一下就撞在小卖部上了,真是活见鬼了!’你说说这不是血的教训吗?所以呀,在座的,我们得冷静的考虑考虑自己的未来啊!可别跟中共瞎跑啦,那是拿命开玩笑呀!”

从这些人的神聊中,我可明白了好多,头脑也清醒了不少,所以我说我茅塞顿开呢。身为机关干部,我们再不能违心的干坏事啦。对法轮功要有一个新的认识。法轮功学员到处给人讲真相,是在救度大家,可不能为难他们呀!以后我能帮他们的我就全力帮。法轮功的资料上告诉我们怎样能突破封锁上网看《明慧网》。我可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了。

老张认真听着小于兴奋的叙述,不紧不慢的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看得出来,他这话并不是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