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山冀东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位于河北省唐山市南郊的冀东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据我所知,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六年,这里一直非法关押着一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并持续进行着残酷迫害。这些同修大部份来自本省,被非法判三年至五年不等。

我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被恶党非法判刑并绑架到冀东监狱五支队五年,在此期间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使我彻底看穿了中共恶党毫无人性的邪恶本质。

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恶党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起,到二零零三年底,是冀东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时期。当时他们自以为找到了迫害的“理由”,每天找我们谈话,以伪善的外表向大法弟子灌输邪恶宣传,从精神上折磨,企图动摇我们的正念。但是,自焚伪案漏洞太多,自暴其丑,反而使大法弟子更加坚定。几个月下来,恶警们没达到目地,便恼羞成怒,对大法弟子开始了肉体上的摧残。

当时被迫害最严重的是被非法关押在七中队的一个姓赵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天用各种手段不让他睡觉,消磨他的意志,逼迫他放弃信仰“真善忍”。赵同修毫不妥协,前后绝食几个月以抗议邪恶惨无人道的迫害。在五支队医院,我亲眼看到恶警用手铐把他的两只手靠在床的两边,他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直到他生命垂危,恶警才通知家人接回。后来听说赵同修回家一个月后就含冤去世了。

记的那年的三月十四、五号,下午全支队都提前收工,在几个有大法弟子的中队同时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对不配合恶警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那年恶警们先后“整”我四次。第一次,在五支队副支队长邸世金的指使下,教育科长王国盛、大队长王××、中队长叶长军和解雪刚,这五个恶警用两根电棍轮番电我的头部,一直电了一个小时。第二次是在七月份,邸世金亲自出头迫害我,这次用大电棍电了我半个多小时。邸世金一边电一边狂叫:“你们不转化,我非整死你们不可!”这句恶言让我看到了恶警的疯狂以及他们背后靠山的邪恶至极。每次被恶警们残酷迫害之后,都要迫害我干重活,一年中这种迫害就不下一百天。

我这里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冀东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行径是持续的,越来越邪恶的。在二零零四年又绑架进去一批大法学员,有不少学员被关进小号加重折磨。二五支队最邪恶的邸世金、王国盛、马兰清等恶警还在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

我在此呼吁所有了解冀东监狱的大法弟子和世人都拿起笔来,把邪恶彻底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