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前进监狱--包装在“合法”外衣之下的邪恶黑窝 【明慧网】

北京市前进监狱--包装在“合法”外衣之下的邪恶黑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在当今世界,大多数民众都认同“基地组织”是恐怖组织,是因为本拉登们在全世界面前毫不遮掩的制造恐怖灾难,但要说“中共是最大的恐怖组织”,会有很多人不理解,因为中共的恐怖以国家为载体,以它自己制定的各种恶法为依据,盗用国家和人民的名义进行,“合法化”的包装让很多人看不清中共恐怖组织的真面目。《九评共产党》中称“党是成熟的流氓”。今天在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共产党在历次运动中练就的这些整人的流氓本事被充份运用,在镇压的各个时期、各个环节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而在中共的“专政工具”——监狱、劳教所,更被发挥到了极致。

北京市前进监狱隶属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地处天津市宁河县境内津汉公路49公里处,至今仍非法关押着大约15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不少人被判刑十年以上。这里集中着北京地区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前进监狱方圆几十里范围内共有至少5座监狱,距离北京大约4个小时的车程,人迹罕至,附近的老百姓也很少靠近这一地区,从空间上也造成监狱与外界的物理隔离。

几年来,北京市前进监狱的迫害真相被揭露的不多,与这里的封闭环境有关,同时也由于这里关押的都是被非法判处长期徒刑的学员,信息很难传递出来。很多大法弟子对中共控制下的监狱的邪恶成度不够重视,甚至有一种说法:“劳教所比监狱邪恶”,“监狱还是讲法的”,这种认识是给邪恶留下了迫害的借口。中共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从来就不讲什么法律和形式。我们在这边分项目、分地区、分人员、分重点的反迫害,另外空间的邪恶可是在全面无漏的破坏性的迫害着大法与弟子。

北京市前进监狱是被包装在“合法”外衣之下的邪恶黑窝,由于它的封闭和法律的外衣而更具欺骗性,封闭在高墙之内的故事承载了无数法轮功学员的血泪。

小人当道 党性淹没人性

前进监狱的看守多数是来自北京市第三警校的毕业生。第三警校隶属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进了三警校,学生也就成了预备警官。一些不知情的初中毕业生慕名考入北京市第三警校,原本是为了圆自己的警官梦,却不知走上一条扭曲人性的不归路。中共一向对它所认定的敌人毫不手软,在邪党文化的高强度洗脑之下,警校生被逐渐培养成能主动用邪党的流氓逻辑去行事的忠实狱卒。在监狱这个有限的空间中,所有犯人的生存空间都在狱警的管辖之下,狱警、中队长、指导员,这些以政府名义来改造犯人的所谓人民警察对他们所管理的犯人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对失去自由的人而言,自由是最珍贵的,而“剥夺还是给予你自由”也就理所当然成为狱警们操控被关押者的最有效的方式。加期还是减期、能否在关押区域内自由活动、能否从事较轻的劳动、是“包夹”别的人还是被别的人“包夹”、多长时间能洗一次冷水澡、能不能一个月给家里挂几次电话、每月一次的例行探视会不会被剥夺、甚至能不能上厕所、能不能吃饭,这些人最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可能都会被用来折磨那些不服从“改造”的人。在监狱里,那些从警校开始就接受中共邪恶灌输的小警察们心安理得的享受被关押者众星捧月般的巴结。众刑事犯要想少受点罪,唯一的办法就是讨得监狱警察的欢心,恶警们的喜怒成了监狱里的晴雨表。

现任12分监区指导员的陈俊,原先在9监区协助指导员曹利华迫害法轮功,2004年初由9监区调到12监区做指导员,总想做出点“成绩”给上级看,一心在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身上动脑筋,想以此捞到些升迁的资本。2004年前进监狱组织献血,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9分监区和12分监区也被要求报名,9分监区有法轮功学员自愿报名,而12分监区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报名。结果陈俊把分监区所有大法弟子召集起来,在会上陈俊魔性大发,胡说法轮功学员不献血自私,学大法不为别人着想,没有道德还不如刑事犯人等等。实际上,是因为本分监区的献血报名人数比不过9分监区,他陈俊被9分监区的曹利华比下去了,在领导面前面子不好看了。

邪恶的系统迫害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直接与警察的晋升、奖励挂钩,为了达到转化指标,警察暗示默许普通刑事犯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疯狂折磨,多数时候自己不亲自动手。不少刑事犯为了争夺一点点仅有的生存自由,出卖良知甘心情愿成为迫害法轮功的工具,采用各种令人发指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转化。监狱借刑事犯之手达到管制、监控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地,而不落下直接的迫害罪名。

当包夹迫害法轮功可以得到诸多的物质奖励和现成的好处,这让同样失去自由的普犯对当包夹趋之若鹜。但是这包夹也不是好当的。前进监狱有一套专门的“流程”,用来培训一批又一批普犯包夹:

包夹的人选是全监狱普犯自愿报名,然后集中由恶警培训,培训内容包括项目繁多,从一开始,就对这些普犯灌输:“他们法轮功都是一根筋……”,法轮功的某某举动代表什么意思、什么样的眼神说明转化到什么成度,反抗的时候怎么对待,关小屋时怎么根据大法弟子的坚定成度调节限制大法弟子的睡眠、怎么限制大法弟子的小动作以达到对大法弟子精神上造成最大的伤害、法轮功的一言一行怎么记录,什么样的情况、说什么话时要立刻汇报等等等等。经过培训之后,如果普犯不愿意担任法轮功的包夹,监狱也不勉强,因为自然有宁要加分不怕下地狱的邪恶之人会抢着当这个包夹。最后留下的一定是迫害起法轮功来最邪恶,也最得狱头赏识的人中败类。

留下来的这些包夹,被要求与监狱签一份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书”,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生死命运与迫害法轮功紧密的拴在了一起。这些包夹是减刑还是加期,决定于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的表现。“改造”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监狱都要针对这个学员的特点针对性有系统的琢磨对策:这个法轮功有哪些弱点可以利用,有什么亲人可以叫来协助转化,第一步由谁去谈话,第二步谁去恐吓,第三步谁去安抚,接着找谁来座谈,再接着关小黑屋强制剥夺睡眠……,狱警们经常凑一起偷偷开会密谋迫害坚定的学员,拟定计划后一步步实施。前进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隐藏在无声无息、和风细雨的微笑和谈心中,大部份的殴打、谩骂、都是靠包夹们言听计从的执行,并随意发挥。

在这里,大法弟子的语言、行动、思想、甚至眼神都被严密监控,任何一点不符合规定的行为都有可能招致报复、或直接送“小屋”迫害。进监的第一课就是在监控器和摄像机的注视下,被反架着胳膊,压低脑袋,脱光衣服搜遍全身,然后被送进“小屋”进行“入监教育”。被送到这里的大法弟子都有“文革再现”的错觉。

监狱里为防止迫害真相败露,严密监控被关押大法弟子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家属除了给被关押的亲人存钱以外,不准送入任何物品,包括衣物、书籍等。外来信件逐一拆开偷看,稍有它们认为的“敏感”言语,就拦截下来不给大法弟子看。同样,被关的大法弟子与家人的书信、电话联系也被监控、监听,只要在电话里稍流露出对狱中生活的不满,立刻会有警察上来制止,事后就会遭到报复。对毫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完全剥夺探视、电话和书信的权利也屡见不鲜。探视时间,坚定的大法弟子与家人的会面只能通过隔音玻璃靠电话传声。

前进监狱还有个令普通刑事犯谈虎色变的地方——“集训队”,据说最近也开始被用来对付法轮功学员。“集训队”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地方,被关到那里的学员每天的所有行动:吃、喝、拉、撒、睡,被强制规定为108个动作,每个动作都要听口令,没有口令不准动。出门、进门、走路转弯,都要立定跺脚,直角转弯再跺脚,每次跺脚都要声嘶力竭的喊“报告!到!!是!!!”,从那里出来的人,经过长时间程式化的强制管理,人几乎丧失正常的行为能力,看着就象精神不正常一样,行为、神态都很久无法恢复。

伪善、谎言、暴力并用

“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彻底颠覆,所以共产党也是反人性的。”——《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在前进监狱专门迫害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一监区、八监区、九监区、十二监区:曹利华、陈俊、梁凯等在前进监狱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头目,表面看上去象个人,俨然一副人民警察为人民的正面形象,伪善外表掩盖了恶党打手们的蛇蝎性、鬼魅行、豺狼心。曹利华最愿意跟有文化的法轮功交谈,一边和颜悦色,一边琢磨找出谈话学员的弱点。他可以背地里先纵容包夹迫害大法弟子致生命垂危,转过脸来文质彬彬的对包夹煞有其事的说,“不能打人啊,怎么能打人呢”,十二监区的指导员陈俊可以表面平静的把人带到小屋之后,关起门来就原形毕露,把人暴打到昏死。梁凯管理手下八监区是对大法弟子监控最严厉的监区,可是当家属质问大法弟子受伤严重为什么不及时给予治疗,他的答复居然是“唉,我们不知道有这么严重,他自己也不说,否则哪能这样呢。”

彻底的洗脑:先折磨肉体 再摧毁意志

监狱内经常长时间大声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特别是因坚持修炼被关小屋的大法弟子,被强迫坐在一个只有十几公分高的小板凳上,一动不许动,有包夹专门负责盯着你的眼睛,稍有疲倦马上把你推醒。包夹动辄对大法弟子打骂,大小便都要报告,关押大法弟子的小屋长3米、宽1.5米,在这个极小的空间内,长时间极大音量的播放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折磨人的精神。前进监狱不准许家人给大法弟子送任何生活和学习用品,更不用说书刊报纸。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完全得不到外面的真实信息。

2005年3月初,12监区的指导员陈俊召集监区所有在押人员开会,用假“九评”造谣惑众,在共产邪灵支撑下,陈俊拍着桌子瞪眼,象疯了一样。还叫嚣谁不服可以和他理论,气氛极其恐怖。当天下午,通州区大法弟子常贵友血压升至200以上,送医院后血管破裂,转天津市中心医院作开颅手术,几天后死亡。长期的高压恐怖关押,加上陈俊突然发狂般的威胁和恐吓,导致常贵友突发脑溢血死亡。陈俊只是没有用刀杀人而已。

共产邪灵用超出生理极限的暴力和体罚强迫大法弟子交出对自己肉体的控制权,再用高压击毁人精神上的最后一道防线,达到摧残大法弟子意志的目地。

共产邪党在前进监狱这个极端封闭的环境中,营造了它实行专政的全套机制,并加上了光鲜的法律外衣。它有预谋的把人间至善的法轮功学员与社会最底层的渣子、被邪恶完全操纵的邪恶常人一一配起对子来,利用这些人中败类迫害大法弟子。人完全失去人的尊严,法轮功学员长期生活在这个封闭环境中,被一群人性完全被扭曲的人剥夺所有基本权利,被人嘲笑、污蔑为疯子、精神病。而操纵一切迫害的恶警却手握生杀大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些包夹和被蒙蔽的普通刑事犯,象小丑一样为了一丁点好处出卖自己的灵魂,换取一点魔鬼的施舍。共产邪党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在高度封闭、没有公正、豺狼当道的邪党监狱中肆意吞噬着人的灵魂。

在法轮功遭到残酷镇压的几年中,前进监狱内的迫害真相被邪党严密封锁,监狱内的大法弟子在长期不能正常学法的情况下,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走过了无数的魔难。希望全世界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集中清理聚集在监狱劳教所的邪灵烂鬼和党文化的邪恶之场。彻底销毁前进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机制,营救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