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电话录音曝光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自由亚洲电台一月十七日报导,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拒绝向留德学生张震彤先生提供任何有关他妻子王晓艳女士的情况。新年到来,德国的人权团体继续关注法轮功学员姜仁政和王晓艳女士的情况。要求中共政权立即停止对他们的迫害。

前年三月从德国返回中国辽宁的法轮功学员姜仁政先生的一家受到持续的迫害。去年留德学生张震彤先生的妻子王晓艳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再次被关押。这两个事件目前已经成为德国的人权团体,德国政府有关中国人权情况的特殊案例。任何有关他们的最新情况都会引起德国社会的强烈关注。新年期间,记者向张震彤先生了解有关他妻子的情况。他拨通了国内关押他妻子王晓艳女士的劳教所的电话。

电话录音(1.4MB)

马三家:“喂。”

张震彤:“喂,你好,是马三家一大队吗?”
马三家:“是。”

张震彤:“你们这有一个叫王晓艳的关在你们这儿,是吧?”
马三家:“是不是法轮功?”

张震彤:“对,我是她丈夫。我想问一下,她是不是还在这儿?”
马三家:“是啊。”

张震彤:“能不能和她说句话,因为我大概有半年没和她通过话,我在德国。”
马三家:“她已经出工了,在车间内,我是楼上。另外她队长不在,咱也作不了主啊。”

张震彤:“我跟你说,我如果联系不到她的话,这个事情就可以把她报成失踪人口”
马三家:“谁失踪啊,王晓艳在我们队呀。”
马三家:“不是不让你通话,我做不了这个主,那只能等晚上啊9点钟再来电话”
马三家:“楼上还有50多个劳教,出了事怪谁去?”

张震彤:“我知道,你最好打电话,还是以什么方式请示一下你们领导”
马三家:“我打谁电话啊,没电话,我不和你说过嘛”
(挂断)

张震彤先生第二次打电话了解情况,遇到了极其蛮横的回答。

马三家:“喂。”

张震彤:“你好,我是王晓艳的丈夫,我想要跟她通话,麻烦你找一下你们队长。”
马三家:“你是谁?”

张震彤:“我是王晓艳的丈夫”
马三家:“王晓艳没丈夫,什么王晓艳的丈夫。”

张震彤:“我是她丈夫,我要和她通话。”
(挂断)

两天后,张震彤先生耐着性子再次拨通电话。

马三家:“喂”

张震彤:“你好,我找一下你们队长。你们哪位队长在,请您找一下。”
马三家:“你,队长哪位也不在,休息之中”

张震彤:“前天我打电话,他们,那个值班队长说今天邵队长在,怎么回事儿,到底谁是你们队长?”

马三家:“队长多了,再说今天现在这时候是中午,队长休息,邵队长现在已经不管她了,叫谁都是这样。”

张震彤:“那你们现在谁是队长?”
马三家:“队长好几个哩,有必要告诉你是谁吗?你说找谁就找谁。那。。队长多了。”

张震彤:“我要找王晓艳,我是她丈夫,我要和她通话。”
马三家:“队长说了,我不休息吗?你要找谁,是找队长啊?是找王晓艳啊?”

张震彤:“我想找王晓艳,和她通话,你能决定,能让她来和我通话吗?”
马三家:“那是不可能的。那是不可能的。”

张震彤:“你们怎么,劳教里面不允许,劳教人员和我们家属通话吗?”
马三家:“对,不允许。”

张震彤:“我告诉你…”
马三家:“往外打行,接不行。往外打行,接不行。”

张震彤:“哎你们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马三家:“往外打电话行,接电话接不到。”

张震彤:“你这个电话我可是录音的,我要向司法局反映的,我告诉你。”
马三家:“啊,啊你反映吧。”

张震彤:“好,你这么说,那我就…”
(挂断)

张震彤先生对记者说,这些电话录音他将提供给欧洲关心中国人权问题的团体、媒体和政界。从这些电话录音中人们可以看到劳教所的蛮横和无法无天。当然也可以听到这些劳教所的干部自己也没有讲话的自由。他相信,这些事实会使欧洲议会以及德国政府对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问题更加关切。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意由德国发来的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