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国保大队王宪增、吕平、徐英斌等歹徒犯罪事实 【明慧网】

秦皇岛国保大队王宪增、吕平、徐英斌等歹徒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国保大队(610办公室,后为掩盖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更名为国保大队)的王宪增、吕平、徐英斌等人,几年来追随中共恶党邪教迫害法轮功,不断肇事,目前我们已掌握的证据中,直接被他们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两人,一人高位截瘫,多人被不经任何手续非法关押、劳教,这里我们将向国际刑事法庭和国际人权组织提供他们的犯罪事实中的一部份,希望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帮助。

(一)杨玉珠被迫害致高位截瘫

2003年,王宪增、徐英斌任610的正、副处长,办公室的位置在秦皇岛海阳路早市附近一栋办公楼房的六楼,他们两个都是心狠手辣,为了迫害法轮功还在社会上雇了几个杀手,这些人打起法轮功学员来非常凶狠、残暴,他们的办公室(在6楼)就是打人的酷刑场。

6月7日左右,国保大队和公安勾结,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仅这一次就绑架了70多名(杨玉珠、杨玉福、孙扬、谢景珍、吴文峰等),刑讯逼供,严刑拷打,几乎每个学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到毒打、酷刑,有的人全身都是伤。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同时,非法抄家,造成经济损失几万元。

2003年6月12日,秦皇岛5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杨玉珠被绑架到610办公室。此前,杨玉珠一家因坚持信仰姐妹三人及两个外甥女孙扬、孙红就被多次非法绑架,孙扬、孙红被非法劳教,杨玉珠的一个姐姐被迫害的双目失明,胳膊被打折,杨玉珠本人曾被迫流离失所,恶人为了抓到她,卑鄙的把她诬陷成“杀人犯”通缉。

这次杨玉珠被绑架后,610让她做伪证,她拒绝,因此受尽了酷刑折磨。王宪增、徐英斌亲自逼供,他们俩和那几个打手共七、八个人拳打脚踢,用棒子打头,她头上被打出象饭碗大的血肿包。暴打之后,又把她按在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踩着她戴手铐的手,来回在地上碾,然后再拉着手铐在地上拖。之后又用细尼龙绳密密的一道一道的捆绑胳膊往后拧成飞燕形,捏住鼻子往嘴里灌水。这样折磨了几个小时,杨玉珠已被打的遍体鳞伤,完全失去人性的暴徒们还威胁说:往死里整。

6月13日上午9点,杨玉珠经过了一夜的酷刑折磨,恶人们打累了暂短休息,一会儿,他们又想来折磨她,由于不再想承受酷刑,她从6楼王宪增的办公室窗户跳下,造成全身骨折,秦皇岛人民医院确诊为高位截瘫,至今瘫在床上。

事情发生后,610的恶徒们怕承担责任,一边对外利用撒谎掩盖它们犯下的罪行;一边说假话装成悔改的样子,来欺骗法轮功学员,达到不起诉他的目地;一边不间断的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借此向中共捞取向上爬的资本。

(二)丈夫被劳教,妻子被送进洗脑班,三岁幼儿无人照看

董俊明,是秦皇岛河北科技师范学院(原秦皇岛煤校)的一名职工,军队转业干部。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九九年邪党镇压法轮功以来,多次遭到无理迫害,被非法关押、抄家、酷刑折磨。

2002年夏,董俊明单位领导又一次找他,逼迫他放弃修炼大法,董俊明因此被迫流离失所,过上有家难回的生活。

董俊明的妻子王树梅,在丈夫流离失所后,全职在家照顾当时年仅三岁的孩子。恶人们为了抓董俊明,学院保卫科的人在小董家周围监视。2002年9月底的一天早晨,王树梅推着自行车带孩子出去,被守在门口的学院保卫科的人纠缠。过了一会,开来一辆白色的汽车,从车里下来秦皇岛610的人,说要开“十六”大了,王树梅必须到昌黎洗脑班“学习”(实际上是强行转化)半个月。

王树梅被迫回家送自行车,进家后王树梅关上门说:“我今天哪也不去,孩子这么小,没和我分开过,自从小董走后,你们就不停的骚扰……”就这样僵持了有半个小时。突然恶警将门踹开,蜂拥而进,610头子王宪增大骂王树梅,并揪住她的头发,他们把惊恐的孩子抢走,将王树梅双臂在背后戴上手铐,拖到客厅。为了怕她出声,恶警们用手巾塞进王树梅嘴里,她吐出来,王宪增又塞进去,还用不锈钢汤勺把儿往王树梅嘴里使劲塞,小王的头发被拽掉许多,不知哪儿流出的血滴在衣服上。当时有很多邻居围观。就这样,在2002年9月30日左右,王树梅象人质一样被非法绑架到秦皇岛昌黎洗脑班。说是半个月,可是直到2003年8月29日才放人。

2003年6月,秦皇岛610绑架董俊明,不经任何手续将他送进臭名昭著的唐山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

母亲王树梅被绑架的一幕,给3岁孩子的心灵造成了极大伤害,吓得二十多天晚上睡觉时从梦中惊醒,哭闹不止,见到小汽车就以为是抓人的,董俊明父母都是60多岁的人,无生活来源,为了养孩子,不得不带着孩子出去嘣爆花(食品)度日,不分季节从早上6点出去,晚上天黑才回。孩子困了,就在放工具的小手推车上睡,来了生意,就把孩子放在石板上睡。

(三)弱女子张彦被三次上绳

张彦,女,35岁,秦皇岛耀华集团建安公司会计师。2003年1月中旬因向同事赠送真相资料,被举报到设在武装保卫部的“610”办公室。武装部部长许××、工作人员董连中到建安公司查问,她抵制搜查,被绑架到秦皇岛公安一处的“610”办公室。公安处副处长徐英斌和其他两名恶警,分别三次对柔弱的小张上绳用刑,逼供不成,于1月17日左右,处长王宪增让徐英斌将小张送进秦皇岛第二看守所。1月30日放人时,恶徒要求家人交押金1000元。

(四)洪飞、刘淑敏被迫害致死

2006年的3月7日晚上8点左右,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宪增和手下吕平又演了一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悲剧。在他们的直接指挥下,道南派出所恶警王明学等非法闯入秦皇岛煤厂小区20栋一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暴力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这次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洪飞,男,20岁左右,河北某大学学生,在恶人们非法闯入时,他因惊吓过度而昏迷,恶人们根本不管这些,强行把他拖上车,车行一段时间后,见他状况不好,就把他扔在街上,并用棉被盖住,洪飞就这样因无人抢救而冻死街头。第二天,恶人们谎称有人报案所以通知找家属,以此来掩盖虐杀的罪恶。

这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刘淑敏,女,50多岁,看到恶人闯入屋的残暴行为,吓的吐了两口血,随即晕倒,恶人不顾这一切,强行把她送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时间不长就离世了。

国保大队为逃避迫害死人的罪责,向省级汇报,又在媒体上造谣说法轮功给人治病致人死亡,又说什么进屋时人已经死多日了。在此问一下,如果人已经死多日了,为什么还要把一个送到第一看守所,一个扔在街头?刘淑敏患有癌症,已被医院确诊,说是只能活三个月,在这种情况下,她开始学炼法轮功,迫害死时已超过医院的三个月说法的半年之多,如果不是国保非法闯入迫害,至今仍然活着。按照国保的邪理,用法轮功治病,不让上医院去治病,才导致她死亡,想问一句哪个医院不死人呢? 你们为什么不抓?

(五)吉庆余被酷刑折磨,哥哥因此精神失常

2006年3月10日,国保大队吕平等恶人非法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吉庆余,企图把煤厂小区迫害死两个人的罪责推到他身上。恶人对吉庆余刑讯逼供,用各种酷刑折磨他,逼他交待他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吉庆余的哥哥吉庆有,也是法轮功学员,99年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后,吉庆有多次被绑架,身心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这次听闻弟弟被绑架,一下崩溃了,精神失常,给家庭带来很大的痛苦。

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吉庆余被送到秦皇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才被放回家。

(六)主治大夫被迫害奄奄一息,后又被非法劳教

2006年3月10日下午,下了夜班的秦皇岛市中医院放射科主治大夫常力中正在家休息,3点左右,他接到中医院领导电话,以派他到外地进修为名,让他到医院去一趟,常力中刚一开家门,就被早在门外等候的国保大队的恶警们绑架了。同时对他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了两个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许多私人物品和现金,价值几万元。

常力中遭到国保大队的暴力殴打,戴手铐、脚镣、野蛮灌食,仅六天时间人已折磨全身、手、脚、头部严重肿大,人不能说话、不能进食、不会走路,处于昏迷状态。恶警怕担责任,才把常力中放回家,回家时,吕平竟当着市工委及其妻单位领导的面宣布说:“小常没事了,回家好好养养,养好了再上班”。可是事隔1个月的5月11日,常力中身体刚刚恢复,国保大队恶警们在中医院的又一次配合下,非法绑架了他,并不经任何手续直接押送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半,现在常力中仍被非法关押。

(七)廉宝昌被迫害流离失所,国保大队栽赃不成骚扰其妻儿

吕平、王宪增等人,为了掩盖害死两人的罪恶,一面对上面、对百姓继续说谎,一面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妄图以此封住人们了解真相的途径,穷凶极恶的图谋把一切栽赃在法轮功学员廉宝昌身上。

3月7日,也就是在迫害死洪飞和刘淑敏的当晚,吕平指使道南派出所也骚扰了廉宝昌家,廉宝昌从此被迫流离失所,这样,国保大队还与廉宝昌所在单位秦皇岛港务集团公司的公安局勾结,加调人手,图谋绑架他,致使他家中只剩下没有工作的妻子和正在上学的儿子,度日非常艰难。

2006年4月25日下午,国保大队恶警、道南派出所王明学等人再一次非法闯入廉宝昌家进行骚扰,并对他家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书和“明慧周报”等私人物品,并以协助调查为名,图谋绑架廉宝昌的妻子,后因她的抵制而放弃。

廉宝昌至今下落不明。

(八)化智凯被非法劳教,家门多次被撬

化智凯,秦皇岛高级技工学校的教师。 2006年4月21日上午,秦皇岛国保大队、玉峰里派出所伙同高级技工学校保卫科科长叶军等,以回访、看他现在有没有转化为名,在没有任何手续、没有通知家属、连他的其他同事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秘密绑架,随即被非法抄家,人被送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

化智凯被绑架后,家中只剩他的妻子,由于他的妻子要上班,加之有时在她妈家住,所以家中经常没人。在家里没有人的情况下,其家门多次被不法人员撬开。一位目击者说:“有一次发现不明身份的人把他家的门撬开进了屋子,好象在找什么东西,后来又发现了两次。我看到是便衣,心想这是什么社会呀?人都给非法关押了,还象强盗似的撬门拧锁,简直是个活土匪。” 撬门的人到底是谁?与国保大队是什么关系?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九)苏文忠曾遭到无理绑架

2006年7月10日上午,秦皇岛建设银行职员苏文忠正在上班,门卫通知有人找,苏文忠到门口后看到有几个穿便衣的国保大队人员,他们把苏文忠强行戴上手铐,说“跟我们走一趟”,然后就强行把他塞进警车。车行途中,苏文忠因身体不适而呕吐,也无人过问,也无人告知为什么被绑架,要去哪里。后来才知道要被送往保定劳教所,他已被劳教2年。由于种种原因,苏文忠现已回家。

国保大队,你们这几年中干的流氓事还不止这些,我们会尽全力搜集,早日把你们绳之以法。

在这血写的事实面前,我们想问问你们,你们的这些事符合哪一条《宪法》及法律程序,你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非法抄家、索取财物、行贿受贿、犯有人命案,你们为什么不服法,是谁给你们的权力来践踏人权信仰、破坏宪法赋予人的权利的呢?你们不是声称以法治国吗?你们不也是国家的公民吗?为什么不执行法律呢?法律是给谁定的,你们可以超越法律之上吗?你们现在的公安系统,从上至下,哪一个不是在往兜里捞钱,有一点权的,哪一个没姘头?哪一个不嫖娼,你们为什么不被抓哪?因为你们的恶党就是从流氓起家的,你们是被这个流氓中共护着在干坏事,你们维护的就是流氓体系,你们不断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就是要向你的流氓中共报功领赏,相互来达到你们各自的利益。

不要以为你们所有的卑鄙的行为不会被人知道。可曾想过古语说的好:三尺头上有神灵,都给你们记着呢!我们已经着手起诉国保大队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不立即住手,弥补过失,将立即遭到天谴,那时你们得到的结果一定是恶报!机会不会总有,我们将把你们的罪行陆续整理出来,在此也呼吁知情者提供更加详实的受迫害情况,以便把恶人送上历史的审判台。同时我们也告诉善良的人们不要再相信国保大队的一言堂, 伸出援手,和我们一起制止这场迫害!

现提供吕平的个人资料如下:
吕平家庭住址:秦皇岛市海港区和平大街金龙花苑—3栋1单元202室
吕平的妻子  董燕 手机:13833589652 办公室电话:0335-5917556 工作单位:秦皇岛玻璃设计院 人力资源部部长 (海港区燕山大街269号)
吕平的父亲 :吕启周 母亲:史宝元,都是秦皇岛玻璃设计院退休职工 家庭住址:秦皇岛海港区燕山大街269号建玻里1栋1单元5号
吕平的岳父母住址:海军秦皇岛民族路干休所
吕平的弟弟  吕天  秦皇岛玻璃工业研究设计院 秦远机电公司 单位电话:0335-591758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9/147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