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放资料也要用“心”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一天,我到菜市场买菜,一转身看到我车筐里有一本《九评共产党》书。听两个卖菜的老妇人说,是一个穿着蓝色大衣的妇女发的,并且,也给她们车子上放了两本,因她俩不认识字也不想要,随即就扔到了地上。

我赶快过去把那两本《九评》书拣起来,心痛的用袖子轻轻的拂去书面上粘上了的泥土,同时给那两人简明扼要的解释了两三句话,她们就很乐意的收下了书,并答应回家让孩子念给她们听。

因此,使我又想起了自己以前发《九评》的时候的情况。那时我也有许多的怕心和私心,在同修给我送来了《九评》书后,我都是赶紧匆匆的发出去,不然放在家里感觉太危险,认为发出去就没有事了——总是用人的一面去想、去做三件事,没有太多的责任心,也不管别人看没看,读后的效果如何,更不关心他们“三退”了没有。

且不说一本《九评》书仅成本费就折合人民币五、六元(我们大都是小打印机,印制成本高),在这邪恶猖狂的时期,印书的同修都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印制,不管是酷暑寒冬,他们为了更安全的做好印制书籍的工作,为了尽可能的避开特务的嗅觉,也得把门窗关死遮住,室内温度和油墨纸张的气味可想而知,这些弟子一个人每天也就是睡两、三个小时,几天都不能出门,饿了,啃两个馒头,渴了喝点生水,在这样的非常艰苦条件下,靠着坚强的信念,坚持着。的确是很不容易,这也不是一般人能懂的。印书的经费都是大法弟子们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不说,就是因邪恶的封锁,人力物力所限,现在还有许多地区的世人依然看不到《九评》书。

同修都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担负着重大的责任和使命,也是说,做任何事都与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有关,不是走形式。我们发资料的同修更有责任把好最后一道关,做到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才不会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我通过认真的学法,有了新的认识,并从那以后,根据我所处的实际环境,选择了面对面的讲真相、送《九评》的方法,效果真是不错。

我开始从身边做起,向亲戚、朋友、同学、同事、邻居等讲解真相,并把《九评》当面送给他们,等他们看完后我再劝其“三退”。

我的一个上司,在我送给他《九评》书时,他开始不敢要,我就针对他的具体情况给他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并发正念铲除他背后邪党的一切因素。过了一会他就把书收下了,而且看完后还让我帮他退出了邪恶组织。还有一个小学的同学,现在是某大学的书记,我去他家三次,讲真相,说明“三退”的必要,终于把他也说服了,使他选择了退出邪党的路。

有时候,《九评》书籍供不应求。我就做个记录,把我送出去的书,让他们看完后再还回来。告诉他们还有很多等着得救的人要看书。他们绝大多数也都理解和明白我的苦心,时常有人还关心的告诉我注意个人的安全。就这样,十几本《九评》书,在我手里先后传送给上百人看了(我事先跟他们说好,是给他们看的,如果他的熟人想看,可以借出去,没人看了书还要还我)。

其实,现在的中共邪党已经是到了天怒人怨的时候,甘心情愿与他们走到黑的人少之又少,而理解我们、帮助我们、希望知道真相的人与日俱增。所以,结合实际的用心去做,效果真的更好。况且,我所选择的人,都是良知未泯、希冀拯救自己生命的人,因此他们在我的提醒中,都是欣然接受。

结果,始终都会有人把看完的书还回来,并让我帮忙退出邪恶组织,还给我讲他们看书后的感想。我手里也就总有几本书能传给下一个有缘人,或每天都有有缘的人来找我。得救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时间长了既节省了资金,还减轻了做资料同修的一些实际负担。

我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发放资料时,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去掉人的观念,用超常的法理去证实法。用心去做,严肃认真的做好最神圣的事。只要真正按照法的要求,就会做的得心应手。

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