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的美国梦不仅仅是为我自己

从我的幸运数字八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明慧记者徐菁编译报道)这是一篇大法小弟子在申请著名的美国芝加哥大学时上交的作文。作文命题是:数字通常在小说、电影和人们生活中占重要的意义。如果你能选择一个包含了你生活中所有的重要事件的数字,那个数字是什么?为什么?这位小弟子的作文让招生老师落泪,也让芝加哥大学提前录取该作者,并赞叹:“你就是我们需要的学生!”今天我们编译出全文,与读者分享。

幸运数字八

文/Elaine 陈

六月三十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但是,这个日子既不是公假日,也不是人类登上月球或赢得战争的日子,甚至都不是可用微波炉加热的意大利通心粉被发明出来的日子。然而,在一个微不足道的角度上,从这天起,一切都变了样。这一天,我父母的美国梦实现了。我于六月三十日出生了。

在我出生的八年前,我的父亲来到了美国;同时因为八在中国文化中是最幸运的数字,我集父母殷殷期盼于一身。数字八的圆满与对称预示着一个充实和平稳的生活,这也是我尽力给父母和我自己的生活。

但这个数字八还有另外重要的一面,这重要的一面是针对我自己的,它使得数字八的完美有了瑕疵。我已经有八年没有回中国了,因为八年前中国政府发起了对我的信仰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法轮功是一项平和的修炼方式。如果我去中国,连我都有可能被中共拘留。但我现在安全地在此地,在美国。更重要的是,我所有的亲属目前都生活在中国,生活在一个群体灭绝的环境中。

我从小就听父母讲述他们在中国的生活以及他们在文革─中国式大屠杀─中所承受的政府的骚扰。我听到过我的祖父母如何被迫跪在碎石上数小时并遭鞭挞的故事;我听到过我的姨妈因为农机故障而断臂的故事;我听到过我的妈妈没有足够的食物,我的父亲每天清晨光脚步行几英里去上学的故事。同时我也听过我的父母离开中国后找到自由的故事。我听说了所有这些故事,但从没有亲身经历过。

但我经历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的歧视直接影响到了我。这是对我的信仰、我的追求、我的价值和我的生活的攻击。所以我要反击。从中共把法轮功定为其敌人的那天起,我已花了无数的时间力图纠正这一暴行。我参加过集会、游行,给国会参众两院写信,给报纸写文章,发传单,与多人交谈,在请愿书上签名,在中国大使馆外抗议等等。虽然我害怕在公众面前讲话,但我还是站在了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门口,用高音喇叭告诉所有人中共的真相。我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我自己,我什么都不缺,我只是想把父母给我的一切回赠给中国人民。

我几乎没有付出就得到了许多。我的父母在中国生活贫困,来美时什么都没有,只有身上的衣服,人生地不熟。他们只是为了我和我的弟弟有个更好的将来。我的义务不仅仅是要报答我的父母为我所做的一切,还要预付我所得到的生活─一个八年前在我出生前开始的生活。

现在,当我展望我的未来时,我情不自禁地更加担心自己能为那些还在为自由的理念而争斗的人们做些什么。我的父母为我提供了我今天的生活,作为报答,我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未来。八年后,我可能已开始了我生活中的另一篇章,但我希望能赋予他人如同我给予我父母的希望和充实。我的美国梦想不再是仅仅为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