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佳木斯劳教所摧残 成汉波在迫害中离世(图) 【明慧网】

遭佳木斯劳教所摧残 成汉波在迫害中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的七年多里,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女大法弟子成汉波多次遭受当地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邪恶之徒的迫害,家人也被株连迫害,经济损失数万余元。成汉波曾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野蛮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回到家后一直没有完全康复。为躲避恶警的骚扰,避免再次受到迫害,举家搬迁。近几个月,成汉波食水难咽,日渐消瘦脱像,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成汉波生前照片

以下是成汉波生前自述自己遭受邪党各级机构的迫害:

我叫成汉波,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回来之后,被永红分局恶警骗去,说谈一谈话就让我回家,却没让回家,把我送进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七天。家人被永红分局以石秀文为首的勒索一万多元钱才把我放回。

二零零一年因到桦南县土龙镇发真相材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被土龙派出所抓捕,报到桦南县公安局,被以国保科大队长李军为首的一伙恶人带到桦南县公安局逼问,我不配合,被李军和邓宏滨等几个恶警毒打,后送进桦南县看守所,关押四十天,家人被恶警李军(电话:0454--6239981,手机:13946435900)、邓宏滨等恶警勒索了一万多元钱才把我放回家。

在桦南县看守所里,家人给买的被子一百五十元一床,被一个管教留下了不给,还剩一百三十多元钱,我让赵加军和一女管教张影(管财务的)把钱转给功友,他们也没给转。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我去桦南县五七林场发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又被恶警李军等人抓捕,又被关进桦南县看守所,在所谓的提审时我不配合,他们就打我。家里也没有钱再给他们了,他们就把我送佳木斯劳教所。去劳教所之前得先到佳木斯六一零办理什么,我也不知道,也不让我们下车,然后由佳木斯市公安局陈万友和李军等几个恶警一起把我送进佳木斯劳教所,没有任何手续,判两年劳教。在检查身体时,有一个男医生说我心脏有病,再检查检查看看,当时陈万友就叫我的名字,他就说我行,不用检查了,他们就走了。

我在床上躺了两、三天之后,劳教所恶徒指使邪悟者开始做转化,我不听就把我送严管队关押,期间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片子,强制洗脑迫害,我在被打骂中煎熬。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恶人开始对我们仍在坚定大法的弟子进行最邪恶的迫害,让我们穿劳教服,我们不穿,男女恶警和十多个打手打人,用胶棒大打出手,强制我们穿上劳教服,然后把我们两手在后背交叉用手铐铐住,铐在低矮的铁床上,从上午十点多钟一直铐到下午三点多钟,坐在地砖上。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是无法想象的,手肿的象馒头一样,腿被打成紫黑色,到了晚上又把我两手背到后面坐电线轱辘上,铐了七天七夜。这是恶警洪伟和殷红等参与的(男恶警都不知道名字)。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恶警们又把我调到三楼,逼坐在电线轱辘凳上,一人一块地板砖的地方,过线就遭打,不许闭眼,眼睛闭一下,就延长十分钟坐凳时间。被逼一个姿势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四点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男恶警打手看着。二十多天后,又把我们转到二楼一个一个的被施用大背铐酷刑,用此种残酷迫害逼写决裂书。参与的有恶警刘亚东、林伟、张小丹,我被铐三次,恶警刘亚东还给我扒光衣服,恶警利用邪悟者写好了骂师父、骂大法的话,卑鄙的强拽我的手签名。

二零零三年过大年前十二天,又强迫我写五书,又被施用大背铐酷刑二次,当时疼的大汗珠子不停的淌,解开铐时一点都不敢动,是恶警们把我抬到床上的,参与的是李秀锦、孙丽敏。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劳教所恶警又逼迫我们写诽谤大法的所谓“作业”,我们抵制迫害,不写,他们就往我们脑袋、脸上、眼睛上打,当时就全肿了起来,然后又把我铐到铁床边上,坐在地砖上十五天,不让洗脸、刷牙,还给加期一个月。

这都是中共江氏一伙采取了集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恶手段之大全,都是极其险恶的。即使遭受这样的迫害,我也无怨无恨,只是希望还在作恶的警察和不明真相的人早日清醒,为自己,也为子孙后代着想,停止参与迫害,赶快退出邪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给自己留条后路,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