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中共看守所的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日】我看了明慧周刊二五四期里面“制止武汉市洗脑班对大法弟子进行药物迫害”这篇揭露邪恶的文章后,使我想起了二零零三年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在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折磨。

在我绝食抗议迫害时,不法人员强行给我灌食,当时我不服从,恶警就指使八名犯人,两人把我的手按住,两人按住我的脚,一人按住我的头,一人插管子,两人灌有药物的豆奶,一狱医李某指使。恶徒们把我的鼻子捅出血了,血流的到处都是,可是他们那一伙还不肯放弃,还要灌。在旁边的人有的都哭了。

当一大杯药物豆奶灌完后,不到一分钟,我就拉肚子。从那次灌食以后,我就出现了头晕,心慌,心率过速,头脑不清醒,成天想睡。由于心慌,心率过速,每天给人的感觉就是“怕”,精神非常紧张。

在这种情况下,不法人员还非法判我两年劳教。由于我家人每天找他们要人,他们才勒索罚款二千元,把我以所外就医的形式放回了家。回到家中,当时那个药物造成的症状,使我正念不强,学法,发正念,讲真相都无法控制那种症状,成天过着恐慌的日子。

直到现在看了制止药物迫害后,才知道自己以上的症状是邪恶用药物对我的迫害造成的。后来,我通过不断学法,正念增强,想起了师父讲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法理,我就针对那个怕的物质发正念:铲除怕那个物质及背后的邪恶因素。就这样直到十个月后我才把那药物从体内排出,当时吐了一口非常苦的口水,过了一个星期又吐了一口苦水。就这样那种头晕,心慌,心率过速的症状才消失了。

最后,我想建议本地区有从劳教、监狱回来的学员,不管他们是什么状态,我们一定要帮他们发正念,清除邪恶,使他们早日正念起来,回到正法洪流中来。不要象我那样直到十个月才正念起来,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魔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