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被迫害同修家属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

你们好!

在新年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仅代表咱们迁安的法轮大法弟子向你们问好!

给你们写这封信,是你我的缘份。我们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的家人被非法关押,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做的都是最正的、完全是为了别人好的,是最伟大的事情。他们是修“真、善、忍”做好人中最好的人,是共产党的“假、恶、斗”不允许他们做好人。不是做好人有错,真正错的是不让做好人的中共恶人。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特别是在我们有困难需要别人帮助时,自己多么希望碰到好人能给自己解决难题,那时我们都会说,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这一声谢谢,我们也是真正发自内心说出的。现在我们的家人做的是更好的事,由于中共恶党的邪恶宣传,把咱们老百姓的思维都给弄颠倒了,它们更是好坏不分,善恶不明,邪恶至极,所作所为都达到了天理不容的地步。

咱们老百姓不是有句话说,“天时、地利、人和”吗?现在天象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天灭中共已是必然。所以,今天我们把这封信带给你们,希望你们也来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你就能理解你的家人和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你们会为有这样的家属而感到高兴和自豪,因为他们是真正的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下面我们就跟你说一说真相。

其实共产党是一百年前从西方传来的一种幽灵,共产党的发起人马克思(生于德国特利尔城),他于一八四八年在第一份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中,第一句话就把它的身世告诉了全人类:“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着”。从马克思的理论根据上找到了共产党的真正身世-- “幽灵”。

中共执政五十六年来,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有看得见的,也有看不见的,历次运动造成八千万中华同胞“非正常”死亡(依据中共自己的各类统计数据),相当于两次世界大战战死人数的总和。这封信要向您传达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中共对我们老百姓作恶多端,天要灭中共了!

纵观中共统治的这几十年,同样的悲剧以不同的方式反复上演。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既是天理也是人道,欠一个民族的苦难更是不可能逃避的。所以上天即将清算这个恶魔,解体中共,销毁这个邪灵。那么所有加入过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的人若不声明退出,就是它的一份子,都将被销毁。

想当初我们在入队、入团、入党时都曾举过右手,对着血旗发过毒誓,说要把我们的一生献给它,随时准备为它牺牲一切。天上把人的起誓发愿、赌咒等行为看得极为重要,宣誓就是和某种东西签约了,一定得兑现的。我们一宣誓,就和中共签约了,这个邪兽(中共在天上被称作红色恶龙)就在人的身上打下了它的兽记,就成为它的一份子了。发表声明退出就是正式与它解约了,与它脱离了。超龄队员和团员也都宣过誓,也算它的一员,声明退出就是从自己的心中将共产党的毒素连根拔起,从根本上否定它安排的一切,与它一刀两断了。不然,那就是壮大它的一份子,邪恶的一粒子,“就是被清除的对象”。不知你们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没有?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只是没有后悔药。所以希望你们尽快脱离恶党邪灵,可用真名、小名、化名上网退党,也可找他人代理,暂无条件的,可先在公共场所张贴声明,以表心意。

告别中共,抹去身上的兽记,待天灭中共时,您就能逃过此劫。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看那大海啸,转眼间死了三十万,萨斯病、禽流感、台风、干旱、冰雹、六月飞雪也是神在警示人。当年的刘伯温对今天的大事早有预言:“不信此经卷,十劫在眼前”。人在自然面前、在神的面前是微不足道的,不好了就会被淘汰,这是天理。现在,上苍已经给了人选择的机会,退党是自救,全民退党也是在拯救我们中华民族。

说到天灭中共,如果您是无神论者,可能对此不太相信。其实很多有成就的科学家包括爱因斯坦都信仰宗教。因为实证科学只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而越深入研究就越发现原来宗教讲的都是真的。而很多在科学方面一知半解的人才会对信仰神佛嗤之以鼻。有人嘲笑大法弟子:什么成佛?什么圆满?哪有那事?其实在发达的西方社会里,信仰受到广泛的尊敬。信神和不信神完全是个人的自由,不会被对方鄙视,人们虽然信仰不同,但却可以和睦相处。

有个俄国农妇曾反问嘲笑她的无神论学者:请你回答我心中的一个问题:“我信奉耶稣多年以来,心中有了主的救恩,十分快乐,我更爱读《圣经》,越读越有味,我心中充满耶稣给我的安慰,因为信奉耶稣,人生有了最大的快乐,请问,假如我死时发现上帝根本不存在,耶稣不是上帝的儿子,圣经完全不可靠,我这一辈子信奉耶稣,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一会儿,惊叹这好简单的逻辑,他回答:“女士,我想你一点损失也没有。”农村妇人又向学者说道:“谢谢你这样好的回答,我心中还有一个问题,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真的有上帝,圣经是千真万确,耶稣果然是神的儿子,也有天堂和地狱存在,我想请问,你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很久,竟无言以对。

在我国历史长河中,出现过诸多鼎盛时期,如汉武,大唐,康乾等等,那无不是君明天意,兴佛重道,才使国泰民安。因为人们信神,也出现过许多神迹,所以我华夏大地又称为“神州”。太极、河图、洛书、周易、八卦,深不可测。上下五千年独中共这个从俄国传来的邪灵不信神,“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其乐无穷”。可别忘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神在操控着,“冥冥之中有定数,世道兴衰不自由”。那“8341”是咋回事?不就是一位道士对毛泽东的告诫吗?毛虽不明其意,还是把自己的警卫部队叫“8341部队”。一九七六年毛去世,“8341”的天机尽泄——即毛活到八十三岁,统治四十一年(从遵义会议算起)。

中外历史上出现了许多预言,这些预言从逝去的岁月中看竟然是难以置信的准确。如诸葛亮的《马前课》共十四课,前十课的事件已经发生,而且准确无误,后四课是预言当今和未来的。还有《梅花诗》、《烧饼歌》、西方的《圣经启示录》、《诸世纪》等也都预言了今天和未来。《马前课》中有诗云:“晨鸡一声,其道大衰”,二零零五年正是乙酉鸡年,中共从这年起将走向没落。共产党气数已尽,很快就会解体,这是天意。中外预言也都说到了法轮大法的洪传和遭到的迫害,都预言了人类将因法轮大法的洪传而承平、更新。在唐朝预言《推背图》中点到“九十九年成大错”,法国人诺查丹玛斯(1503-1566)在《诸世纪》预言集中这样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

不难预计,在摆脱中共的桎梏后,中华民族将出现伟大的道德复兴运动。可以说当年法轮功的传出是在被中共摧毁了的道德废墟上重建道德体系。“真、善、忍”似上天普降人间的甘露,使中华民族起死回生,一亿人已经享用了上天的这个恩赐,领略了健康,幸福,道德升华后的美妙,一亿的修炼人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一股祥和之气,治安渐渐稳定,人们道德提升。

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毫无理智的迫害,却给中国社会以致命的一击,不但耗费了大量的国家财力,使百姓生活更加困顿,还将中国人仅有的良知彻底抛弃。看看迫害法轮功七年来,世人皆失做人的标准,社会更呈病入膏肓之败象。近年来天灾人祸不断,各种奇怪天象越来越多。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掌布河谷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中共多家媒体都报道了此新闻,但不敢提到“亡”字。神灭中共,不可抗拒。一个杀了八千万人的恶党,天理是难容的。罗马帝国强大,就因其迫害基督徒,仅四次大瘟疫就让它永远地消失了。

如果说夺取政权需要暴力是难免的,那么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权像中共这样在和平时期仍然酷爱暴力,今天斗,明天斗,没有敌人造个敌人也要斗,毛泽东有句话“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今天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一场运动,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理而发起的,范围波及整个中国大陆。由于这场迫害被极力掩盖,所以国内很多民众没有切身感受到它的残酷,截止到二零零七年一月,经民间核实已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真实数字远高于此)十几万人被送入劳教所;六千多人被判刑;几十万人被非法抓捕、抄家、高额罚款或开除公职;无数人被迫流离失所。这场邪恶对善良的迫害把整个中华民族带入了一场空前的劫难。而二零零六年三月先后有三位证人通过海外媒体指证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贩卖。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两位资深调查员向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报告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取证,通过对十八类证据的证明和反证,得出了结论: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大规模的对法轮功修炼者活体摘取器官贩卖(包括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的暴行一直存在,涉及人数达数万人之多,并仍在继续着。调查员说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面对国外浩大的谴责声浪,中共草草的矢口否认,却不敢大肆声张为自己辩护,不敢让海外调查组独立入境调查。

中共的政权靠的就是谎言和暴力。国内的媒体全是中共的喉舌,为了维持统治没有新闻可以造新闻,没有事件可以编事件。像“天安门自焚案”,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已(二零零一年八月)认定为是对法轮功的栽赃。当年的“大跃进”导致了大饥荒,在自然条件比较平常的三年间饿死三千万中国人,饿殍遍野,新华社却造出了“亩产万斤”的假新闻,令人心酸。在中共长期不断地扭曲人性的宣传中,渐渐地人们把中共与中国混为一谈,把中共与中华民族混为一个概念,事实上不是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共,而是它强施对中国的黑暗统治,深深地伤害了中华民族。每个有理性的中国人只要不带个人观念地静心思考,都会清醒。它虽然靠暴政一时稳定了政权,但却吸食了中华民族的道德资源和生态资源,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关爱与和谐,社会世风日下,生态失衡,贫富悬殊,各种犯罪成灾。它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恶贯满苍宇,千年易过,中共政权的罪孽难消。

七年多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顶着压力,向世人讲清真相,让人明辨正邪、善恶,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中共却说这是“搞政治”,其实就政治而言,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无非是别有用心的人把这两个字抹上了神秘的面纱,想打击谁时,就随心所欲地扣上这顶大帽子大打出手,置人于死地,包括上访民众、民主维权、宗教信仰。其实你只要细想一下就不难明白,那六、七岁的孩子上学入队时,举着右手对血旗发毒誓,是不是也在参与政治呢?而后随之而来的入团、入党,这能说不是参与了政治吗?其实,我们主动退出这个组织,不正是脱离这个政治吗?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一经发表势不可挡,迅速传遍全球,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也传遍中国大陆。凡是看过《九评》的人内心都受到了震撼。此书第一次系统地评价了中共恶党,讲出了共产党是什么?它是怎样起家的?以及它为什么不断地在中国大地制造悲剧等等,参考数据均来源于共产党的各种刊物,事实确凿、理清言明,成为旷世巨著。《九评》使中国人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也使中国人摆脱了恐惧,由此引发的一千七百七十多万人(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数字)的退党大潮令世界瞩目,成为海内外热门话题,世界各地九评研讨会纷纷召开。在政府官员和知识界中,许多人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一历史性的转折,有些人已经先行了,发表了退党声明:奥运名将黄晓敏、北大校友、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校友集体声明退党退团;二十五位中共中央党校人士以化名集体退党;原驻澳外交官、政治事务领事陈用林与妻子、原天津市公安局及“六一零办公室”成员郝凤军发表退党声明。公开发表退党声明的还有:中国十大杰出律师高智晟、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等等。而来自中央党校的退党声明中这样说: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百分之九十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目前,每天都有超过二万人在大纪元网站发表退党(团、队)声明。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关注这一件事,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寻找归宿。希望您细心阅读《九评共产党》,或许你也会体验到心灵的震撼和解脱。

谈了这么多,不知你能否理解,我只是为你们好,没有自己的私利。古人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祸福就在一念间。祝你有个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