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是人世间唯一经得起时间冲刷的

观看新唐人新年晚会《誓约》随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天地茫茫我是谁,记不清多少次轮回……”这是著名男高音关贵敏先生在二零零七年新唐人新年晚会上演唱的《我是谁》中的歌词。一个永恒的话题,一个人人都应当静思的疑问……

新唐人新年晚会在加拿大四个主要的城市演出结束了,共计一万八千多人有幸亲临现场,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平和、启迪、深邃、静思、宽容、慈悲……,人中已被时代与欲望冲刷后而淡忘的美德,都在这短短的演出中再现……升华,给予每个人重新思考的提示。

高精度图片
《誓约》

《誓约》——揭示了人的珍贵

《誓约》——众神在期待中,一个遥远的声音:“当宇宙大劫来临之时,谁愿随主下世正法救度众生。”众神们拿起誓约,签上名字,天使们送上桂冠,众神离开自己的世界结伴下走……。

看到这里,我竟然落泪……,“天地茫茫我是谁,”我好似知道了自己是谁了,朦胧却非常真实,内心的感触,发自生命本源的一种共鸣,唤醒了我久久的等待……

人是猴子变的,几十年来人们不得不在学校的课本中这样学着,但自己却始终怀有疑惑:猴子竟然成了自己的“祖先”?总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中国历史上留下的名著,却与这样的说法毫无相关,更多的描述是人与神佛之间的关系。遥望星空,繁星点点,无人知晓到底有多少,地球,在这浩瀚的星空之中,弱小的无与伦比。生活在其上的人,有什么资格妄自尊大的宣称自己——“人”是这宇宙中至高无上的生命哪?

忘乎所以的现代人,特别是被中共剥夺了信仰自由权利的中国人,除了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算卦占卜或进香拜佛以求吉祥之外,大多数人已无法说清神佛之意义了。

《誓约》告知了人们,宇宙之主率领众神已到人间,在这万劫之劫的时候,宽容人们以往的一切罪恶,慈悲于人,舍尽自我,拯救那尚存善念的人们,因为人身难得。

在一切正统的宗教中,都说“人”是神佛按照自己的样子造的,使得人拥有了与神佛相似的身体与外形,人变得珍贵了。这与猴子毫不相干。

信仰,人类中唯一经得起时间冲刷的

贫富贵贱,人生活的主题,人人沉浸其中,但它却无法抵御时间的冲刷。女人的美貌、男人的智慧、童年的纯真、壮年的彪悍……以致人生命的本身,都被时间的长河冲洗的无影无踪。唯独信仰成功的抵御了时间的冲刷,永存于人间。

这世界上,无论你来自何方,人们对信仰都怀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即使是被中共强行洗脑后的中国人,虽然对自己的“信仰空虚”感到认同,但无可奈何时,也同样对真正的正统宗教怀有尊重的心态。

信仰……对神佛的敬仰,超越于人所存在之地球的时空,永恒于人类生存的世界,他,必然来自高于人之境界,也就应当是人毕生追寻与遵循的轨迹,因为他能引导人重归故里……返本归真!

神传文化——新唐人新年晚会的精髓

由信仰衍生出的文化,自然表达了人与神佛的关系,渗透了神佛对人的慈悲,展现了人在神佛的恩赐之下的纯净、平和、启迪、深邃、静思、宽容、慈悲,人的文化,绝非人自己所创造,而是来自神佛的慈悲。

新唐人新年晚会重新再现了神传文化这一宇宙中生命之间承上启下的关系,使得所有的观众,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受,一种生命的共鸣。斯坦福大学古典文艺教授帕特里克.亨特博士的感受,便是这神传文化的一种最佳描写。

他说:“优美的旋律直接触到了我的灵魂深处。”

他表示,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节目综合编舞、音乐、灯光及策略,真是太完美了,在所有高职业水准的经典节目中都是看不到的,那是一种用语言都无法形容的。

节目中他最喜欢二胡,那特有的旋律让他眼中充满泪水。亨特说:“二胡的音乐就象射出的箭一样,直接触到我的灵魂深处。”

“这真是来自天堂的音乐,太美妙了。晚会的音乐是最高的水准,相当专业。舞蹈水平也与纽约和旧金山顶级的芭蕾舞并驾齐驱。”

亨特表示,节目的音乐创作者用一种高境界的想象力、配合着舞者的每一步、每一个动作,表现的那么完美、那么的恰当,这是他从来没有看过的一种高水准的节目,她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他说:“我可以告诉你们,看这节目时让我眼中充满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