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发正念,解体当地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在正法修炼中,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材料,对我修炼有很大的促進作用。看到同修做的好很羡慕,同修把悟到的法理、修炼的体会写下来交流,更增加了我的正念和信心。我也想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但写了很多次,可是自己写完后就觉的词不达意,干巴巴的很空洞,就不写了。现在我看到有的同修不注重发正念,发正念犯迷糊,我想把我发正念的过程写下来,与同修交流。

记得明慧通知第一次发正念时,每次是5分钟,可我觉的有5个小时那么长,两个上眼皮就象压了块石头一样,老是睁不开,脑子乱哄哄的什么都想就想不起来正法口诀。我发完第一个正念累的躺在那里动都动不了,发第二个正念时坐都坐不住要靠着墙,三个正念一发完我就昏睡过去了,醒来后连一杯水都端不起来,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的,过了一星期才慢慢恢复过来。第二个星期我把正法口诀写在墙上,发正念时使劲睁着眼看,可两个眼皮睁不开,象被胶水粘住了一样,发完正念又动不了了,连孩子都照顾不了了。怎么回事呢,难道是没睡好?于是发正念的前一天我睡了很长时间,希望下一次发正念时能保持清醒,可是结果依旧。

后来,明慧网刊登了篇有个同修和我经历差不多的文章,我才知道那是在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要多学法炼功,清除干扰增强正念,之后情况越来越好。后来我每次发正念都努力使自己清醒,终于克服难关,不再犯迷糊了。可后来一发正念时又出现嗓子痒干咳(平时不咳)的现象干扰我发正念,尤其是和其他同修一起发正念时这一现象特别严重,我想这肯定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作怪,我就清除它。有一次发正念时又要干咳,我想我就不咳,窒息你叫你死,我就使劲憋,坚定正念清除它!刚开始我非常难受,后来觉的连呼吸都困难了,但是过了大约有5分钟,我的嗓子就不痒了,从此再没干咳过,我又清除了一个干扰!我发现现在有的同修还在干咳,希望他们能和我一样清除干扰。

有时在家里发完正念,都准备好了,信心十足的出去讲真相,脚刚迈出门的那一刹那,心脏部位“嗖”一下,感觉就象被谁揪了一把,把心都揪出来了,你要是随它想下去,就得回家。这时候要分清它不是你,要抑制它,对自己说:“那不是我,叫它死!”立即就没了。我和许多同修都用过,百试百灵。

在2001年6月份,我的取保候审8000元到期了,我想去公安局要回来。当时邪恶很猖狂,同修不让我去。我想我的钱我一定要拿回来,拿回来做资料,不能让邪恶迫害。我在家发了一个月正念,并想好了该怎样正念正行。我抱孩子去公安局那天,大门口没人问我,我径直到了政保科,科内人员都正好不在,只有一个女警看门,我说明了来意,她问我还炼不炼,我反问她你说呢,她说等科长回来再说。我说不行现在就拿,我家离的远又带个孩子来来回回多不方便,她叫我到门外等。我到门外有两个别的科的女警,问我说你就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啊,并抱着孩子到了她们科里,她们请我坐下,我开始讲真相,为什么炼功等。其中有个女警也是腰间盘凸出治不好,并表示等法正过来她也炼,说政府糊涂了,炼功身体好怎么不让炼。这时,政保科女警过来叫我,同意给我钱,我顺利的把钱拿了回来,根本没有以前想象的那么难,这是正念正行的结果。

几年下来,无论是讲真相,还是营救同修,我都重视发正念。记得有一次我发了一个多小时,手都拿不下来,身体也不能动,只有正念呼呼的出,法轮转的更快,手印也打的很开。有的同修说手印打不开,说年龄大了,干活干的。其实不是,是正念没发好,发完正念后还合十、有时双手举过头顶、发正念迷糊等都是不对的。

这些年,我每天都发正念,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没有被邪恶直接迫害过,我想是我重视发正念的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