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悟道做到

我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七日】我今年已步入六十八岁,从来不会写文章,看到同修说,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写的修炼体会是留给后人的,而且写体会也是修炼的一部份,我也拿起了笔。

证实大法是我们的责任

九六年四月我有幸得法,九七年初与老学员切磋,才懂得了学法和修心性的重要性,于是我开始每天坚持读一讲。那时读法能够入心,并且我时时按“真、善、忍”修自己。我以前在常人中很重名,脾气大,在修炼的过程中,虽然在“忍”上我经过了一番磨炼,最终达到了别人当面骂我而我一点不动心的状态。那两年多的学法实修,对我在这七年中证实法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电视台开始每天不断的诽谤师父和大法时,我家的电话也响个不停,都是亲朋好友在电话中劝我不要再炼的,说什么的都有。但不管是电视的诽谤还是亲朋好友的规劝,丝毫也没有动摇我的心。我坦然的告诉他们:“你们都承认我修炼大法后身体、脾气都变好了,我们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出去参加集体炼功,七点多就到了家,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该带孩子的带孩子,不但不影响谁,而且在做任何事时都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尽职尽责。哪点不好?为什么不让我们炼?为什么要镇压?我的师父无条件的治好了我的病,现在师父遭到恶毒的诽谤和攻击,作为一个深受其益的弟子,难道就不能澄清事实,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吗?……”亲朋好友自知理亏,再不作声。之后,我与老伴及两个儿子义无反顾的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之中。

刚开始去北京是抱着求圆满的心去的。但在北京期间,接触到了全国各地许多的同修,大家一起学法、切磋,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并开始纯净自己的这颗心,摆正证实法与个人修炼的关系,感觉自己每天都在修炼的大道上突飞猛進着。

因我家四人修大法,邪恶的610在多次组织各单位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把我家当典型,说某某单位有一家,全家炼法轮功,个个都去了北京。从此我家出了名,也成了邪恶迫害的重点对象:多次被无缘无故的非法抄家,七年来我家四人被抓、被关十二次。每次被邪恶钻空子后,我们都会向内找,查找自己的不足,不但不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反而愈加坚定我们修炼的心。

学法悟道建立资料点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刚出来,一些同修集体学法,师父在《昭示》中说:“用和平方式向中国政府申诉我们的真实情况、这绝对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也绝不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与言论,一年来大家本着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讲明真相与善意申诉中,做得都很正。”“我为大法修炼出的弟子们(伟大的生命)而感到高兴,我也希望在今后的讲清真相与向政府申诉的同时千万别忽视学法的重要、因为他们都要走向圆满的。”师父在《理性》中还告诫我们:“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走出来的学员上访中还要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的学员哪?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

经过切磋,我们都认识到向世人讲清真相的重要性,因当时没有资料来源,我们就自己写真相。当时有十人,每两个一组,虽然每组只有三十六份资料,因真相写的很详细,所以显的很多。又因为是第一次去发真相资料,大家都显的有些紧张,还特意留一个同修在家守电话,发完回来后就打个电话报平安,等大家都平安回来时,我们都很兴奋。虽然现在想起来都好笑,但至此之后我们才打开了向世人广泛讲清真相的局面。

因靠手写真相毕竟跟不上進程,一位同修与明慧网取得了联系,于是我们买了一部传真机,请明慧同修有选择的按时发一些真相资料过来,我们再到街上找复印店复印。因当时邪恶非常猖狂,各复印店都接到公安局的通知,害怕印法轮功资料被查到而遭罚款数千乃至几万元,因此很少能找到复印真相资料的机会,于是我们就开始购置电脑和复印机,组建了资料点。

二零零零年底,我们当地同修在整体上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十二米长的条幅、横幅每年至少要挂三次,特别是春节、5.13、7.20这些特殊的日子,每次要挂十多条,小条幅每次也都有一百多条,有的还挂到市委、公安局的门口,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当时的真相资料供不应求,在市内发了几遍后就走向了农村,而且是通宵的发;况且周边的五个县城都还没有建资料点,还得供应五个县的资料;当时上网下载的同修不仅要花大量的时间选择交流的文章(当时还没有明慧周刊),还要复印、刻光碟,竟忙的找不出学法的时间。

虽然我当时充当了一个协调人的角色,但却没有尽到职责。当时资料点的同修向我提意见:“说忙的做不过来。”而我只是站在自己悟到的理上去做事,认为别人不理解我。当时我看了《明慧网》上的“严肃的教诲”后,悟到没走出来的同修不只是不能圆满的问题,而且后果太可怕了。为了带动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我一个个上门去切磋。在找那些同修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师父时时在加持我,比如我想找哪个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但又找不到住所时,就会“意外”的在街上碰到他们。那时也经受了很艰难的心性上的魔炼,有的不但不听,而且拉下脸来赶我出门。因此对能走出来要资料的同修,我是尽量满足,要多少给多少,而没有考虑到做资料同修的困难,也没有协调别的同修来分担做资料同修超负荷的工作量,而那时自己也起了做事的心,白天忙的没有时间学法,晚上也静不下心来读法。再加上其它一些原因,被邪恶钻了空子。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损失几万元的设备,上网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并判十年,其他相关的学员被迫流离失所……给当地同修证实法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可见静心学法与遍地开花建资料点是多么的重要!

只有从法理上明白,才能真正放下

资料点被破坏后,我和老伴被迫流离失所,发现我市资料来源很困难,在同修的建议下又建了一个新的资料点,不到一年,上网的同修被跟踪,再次流离失所。我的老伴二零零四年在流离失所的困苦生活中不幸离世,之后我就回家办理老伴的后事,自此结束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但大儿子在他父亲去世后不到两个月又被非法抓捕。大儿子被非法抓捕后,我和小儿子到公检法、610、政法委层层去讲真相,要求无条件放人,不仅让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而且也有人帮我们出主意,另外法院和检察院都以理由不充份把案子打回来了。但最后终因真相讲的不到位及省里的压力和市里的个别官员的直接干预,大儿子毫无理由的被判五年劳改,最终还是被送進了劳改营。

在此同时我市又有二十多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我市讲真相的事曾一度走入低谷。我流离失所时曾遭邪恶网上通缉,本市公安也许诺谁能抓到我奖励两万元,所以许多同修认为邪恶不可能轻易放过我,同修怕我被跟踪不敢来与我切磋,更不欢迎我去他们家。亲朋好友们以前虽然没有修炼,但对大法还存一些正念,还经常念“法轮大法好”。但我丈夫的离世却障碍了他们,他们不但无人关心和安慰我,反而对我倍加埋怨与指责:说我把家害成了这样,害死了丈夫,又害得大儿子无工作(单位迫害几年没上班)、无家(儿子因坚定修炼被迫与妻子离婚),而现在又判了五年劳改。他们不去指责迫害者,竟将所有造成不幸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师父说:“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洪吟》)因我的人心和情都没有去干净,那时我难受的心情可想而知,真的是体会到了“百苦一齐降”的滋味。我反复的背《苦其心志》来增加自己的容量。当时唯有学法,将自己溶于法中,才能让我真正解脱,因此我并没有沉沦下去。《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说:“大家都在法中知道了一个理,在这个宇宙中,任何生命所遭受的痛苦都不会白遭,特别是一个修大法的人,而且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最后还在法中,无论什么样的结果等待的都是圆满。”

因此对丈夫的去世,我放的很快,但对儿子的情,却魔了我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不停的读,反反复复的背。《转法轮》中写到:“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

通过不断的读法、背法,才慢慢的放淡了对儿子的情。在这个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背法与读法的感受绝对不一样,在背法时,我常常会不自觉的发出“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又明白了一个理。”有一天,当我背到“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我一下子怔住了,师父这不是在说我吗?我一下子恍然大悟,法理一明白,师父就帮我把这方面的物质去掉了,自然而然的不再牵挂儿子了。从此以后彻底放下了对儿子的情。不学法,不在法理上明白,想刻意的人为的放是如何也放不下的。

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随着学法的深入和心态的不断调整,在给亲朋好友们讲真相及劝退上也有很大的突破。当他们再一齐群起而攻之的时候,我平静的反问道:“一个医生如果把我全家的病都治好了,在他遭到诽谤被说成是骗子的情况下,我应不应该出来为他说句公道话?如果我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还是人吗?你们为什么变的一点正义感都没有了,连最基本的是非都分不清?我们全家人的身体在修炼前是什么样,你们不是最清楚的吗?炼功前,我丈夫是脑血栓、大脑萎缩、肺结核……每年最少要住三次院,修炼后八年没吃一粒药;大儿子肝炎、胃炎、胆囊炎,尤其乙肝非常严重,经常痛的不能上班,医生曾说过他寿命不长,炼功半个月后,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我是冠心病、乙肝、胃病、风湿性关节炎、习惯性便秘(十天不吃药十天不大便)等,上班期间每月不输一瓶氨基酸无法维持工作,而我自从修炼后,无病一身轻。难道你们忘了,在老父亲去世前住院四十多天,那时我一个六十多岁的人,每个星期坚持值四个白班(整天)、两个夜班(通宵不睡),为的是不想你们请假,当时你们中不是有人说:大姐炼功后身体变的这样好,这真是爸爸的福,也是我们的福啊!……”

在事实面前,他们谁也不说话了,并从此之后又开始坚持念“法轮大法好”。

我现在在背第三遍《转法轮》,每天发正念都达十次以上。自背法后,发正念大多数能入静。但劝三退做的还不够好,只限于亲朋好友和熟人,对不认识的人劝退还没有突破。我会不断的突破自己,尽力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