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的罪恶 【明慧网】

大连教养院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大连教养院是大连地区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势力黑窝之一,院内主要迫害大法学员的是八大队和新收五大队,而新收五大队近年来成了迫害大法学员最邪恶之所。

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和普教一进来,都先送到新收五大队,在那里的时间长短不等。那里环境恶劣,整天骂声不断,每天只许去几次厕所(基本上是早中晚三次,睡觉以后不准随便上厕所,有人没办法就尿在床上裤子里。大便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两三分钟之内完成,时间到了不管完没完事都必须站起来),不能随便喝水(晚上只给一次水喝),不准洗手洗脸刷牙,更不让洗澡。在那里的人身上都肮脏的不行,气味难闻,虱子满身到处爬。几十个人(多时可达上百人)睡在一间有上下铺的房间里,人挨人的侧着睡(大法学员陈元增就在那里被挤断了两根肋骨)。几十人每天从早六点到晚上六点被迫挤在一起干活,那里的环境不仅恶劣,气氛还非常恐怖。为了保持这种恐怖气氛,时不时的就要找茬折磨人。主要是电棍电击,经常能听到被电者发出恐怖的叫声(有个姓鲁的大队长常常在他晚上值班时电人)。大法学员被夹在其中,不准和其他人讲话,整天生活在恐怖孤独的气氛中。

新收五大队的小号是教养院最邪恶恐怖严厉的地方,大法学员刚被送来时如果炼功或者抗议,就会被直接关进小号迫害。在那里四肢被抻起来用手铐铐住,用脏东西塞嘴,用拳击帽扣在头上(尤其夏天这种酷刑是最难受的,闷热难当),然后就是电棍电,拳脚相加等方式进行折磨。大法学员魏强就在这里被折磨的精神失常,巩发久(十月十五日被送来至今)、张国宇(十一月十四日被送来)都曾因绝食被关进小号用这种方式折磨,被强行灌食,插管插在胃里不拔出来。

大法学员在新收五大队的时间一般情况是一个月到几个月,要看八大队的单间有没有人而定。从新收五大队出来直接就被关进八大队的单间,即所谓的严管。单间由两个普教二十四小时看管,刚被送到的一般要在这里严管四十天以上,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被迫坐在马扎上,不准动不准瞌睡,与外界隔绝。目地是所谓的“转化”,如果坚定不“转化”达四十天就要问同不同意干活,如同意就被分到二中队或三中队,不同意就无限期单关(张国宇被单关严管至今)。八大队的大法学员和普教混杂,被分在一、二、三个中队,在这里谁一旦不按他们的非法要求做,就可能被关单间或被送回五大队小号严管。平时每天被封闭在五楼干活,主要是挑拣牙签半成品,工作环境恶劣,总是木屑飞扬,每天都吸入大量木屑,没有任何劳保措施。没有休息日,没有户外活动,坚定者没有接见日。

大连教养院整天喊着人性化管理,却处处都是非人性的罪恶行为。

教养院现在已知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有:
八大队:一中队(所谓的转化班)五人:姜春明、侯银柱、魏强
二中队四人:孙立文、杨立国、陈元增、于长顺
三中队六人:韩飞、王世明、张宝昆、王林凯、刘清涛、王恩
单间一人:张国宇
新收五大队两人:林维珠、巩发久

八大队的警察有:大队长:董阁奇(刚调来不久)
管教大队长:王世伟
劳动大队长:何旭东
中队长:李茂江、彭达华、安平
教导员:刘宝东
分队长:孙洪信、周厚明、吴文来、王化金、杨得顺、韩卫、刘征、袁玉、张某(从军队刚来)

五大队警察有:大队长:鲁某(主谋,很多坏事都是他指使)
张某、刘某、任某
中队长:孙某(新收队长恶人)、江涛(管小号,极坏)
(以上人名请知道的同修给予补充)

大连教养院电话:总机0411——86859961 分机:院长318 政委389 管教副院长216 纪检监察室275 接待室274 纪委书记320 管理科254 医院268 教育科358 服务部273
一大队242 二大队370 三大队355 四大队308 五大队218 六大队326 七大队331 八大队280 卫生科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