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九评》,破除自身体系内的共产邪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我于九八年喜得大法,当时由于思想业力比较重,没怎么认真学法,只知道大法好、大法正,只注重炼功。尽管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是把我肮脏的身体净化了,几种比较顽固的疾病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当时仍停留在感性上认识大法。但我发自内心就认为师父好、大法正,不管邪恶怎么造谣诬陷,都改变不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的心。可能就是因为我有这颗心,慈悲伟大师父一直呵护着我,在同修们的帮助、鼓励下,我才能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

在此,我想说的是自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共产邪灵对我的迫害,以及我是怎样度过这一巨大魔难的。

《九评》发表之前,我基本上在按师父的要求做着三件事,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告诉世人,邪恶对师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造谣诬陷。我也利用一切时间学法、背法。但有一点当时很迷,有时我含着眼泪望着师父的照片说:“师父啊!我没得法前,在社会上随波逐流,做的事几乎都是错的,现在我得了法,知道怎么做人、做一个修炼人了,我心里很想做好,为什么就是做不好呢?师父,我真想做好!”

那时我总有一种感觉,觉的在我身上好象有一种东西把我和宇宙特性“真善忍”隔开了,它在阻挡着我同化“真善忍”。

由于从小家庭环境较优越,从懂事起基本上没受过歧视,也就不能受点一点委屈。十八岁参加了工作,是在邪党的管理部门当一名公务员。由于从小受共产邪党那一套教育,参加工作后,天天又在恶党邪灵的“假恶斗”里混,使自己的争斗心、名利心、显示心、妒嫉心、自以为是的听不得半点批评意见等等。

由于自身的这些原因,《九评》发表后,对我触动非常大。尽管几年来,在外地讲真相被人举报过,在本市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抓進派出所,为此家里人与我反目,但这些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去了。

《九评》发表后,我劝家人“三退”,这下全家人打翻了,丈夫在家砸东西,大闹特闹,其他人以要烧大法书对我施压。在单位里,我是给那个邪党作党务工作的,邪党搞所谓“保先教育”,每天大会、小会不断,又要写、又要说,坐在会议室里,我感到气都喘不上来,只想吐。当时感到,这样的环境,简直有点没法活了,但我有坚强的一念:坚信师父,决不给大法抹黑。

就在这时,同修来帮助我过关,给我发正念。有同修看到我的空间场里黑压压的,什么坏东西都有;我自己发正念时也经常看到有狼、虎、狗等坏灵体。

我真有点不知所措。我知道师父说的没错,我也化名退了邪党,但就是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坏东西压向了我。在单位会议室里,我面对一同参加工作的一位同事,心里不自觉的想:“现在我在这里和你一样,再过几天说不定我就被抓了,俺‘反党’了。”那时天天以泪洗面,心都在嗓子眼上,感觉很虚弱,一有动静就害怕,心里非常烦躁。从同修那里拿到一本《九评》,在家里却找不着地方放,哪里都感觉不安全。后来由于怕心,同修给的《九评》书和光碟都放進锅炉里烧了。在此,我向伟大的师父和同修们忏悔,大法弟子救人的法器被我毁了,这是我修炼路上的一大污点。

那时我的状态非常不好,自己也非常着急,就找到同修切磋。同修说:“你快把师父的《新年问候》、《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背下来,快好好看看《九评》,破除自身体系内的共产邪灵。”于是我就按同修意见,认真读师父的新经文,通读无数遍,把《新年问候》经文背下来。当我背到“迫害中必须认清我们是在救度被党文化迷惑了的世人”时,心里大震,我们是救人啊!我不是反党。真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紧接着我又开始看《九评》,看头几遍,有很多地方还认识不清楚,怀疑的问这样说是对的吗?看到五、六遍时还没认识到共产党就是邪教。可想而知,共产邪灵在我身上真象《九评》说的渗透到我的各个细胞中了。于是我一点一点的看《九评》,看到有抵触的地方就停下来,用宇宙特性“真、善、忍”用大法来衡量,纠正自己头脑中被恶党强加和灌输给我的共产邪说和恶党邪灵的“假恶斗”的观念。这样一来,我身体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压抑感,相反感觉非常轻松舒服。但我还有一个感觉总是想吐。每到这时,我就把地上铺上报纸,盘腿先清理自己,再立掌清理自身体系内共产邪灵的一切毒素和被恶党邪灵灌输的所有观念和思想,默念正法口诀。开始吐出的都是粘痰,有一尺长。每次发现自己的想法、说法、做法是共产邪灵和“假恶斗”的那一套东西时,胃里就翻腾想吐,每次吐之前很烦躁、焦躁,遇事不能忍,这时家人也就会无理取闹。后来有感觉就吐,吐时我在心里喊,我要“真、善、忍”,清除“假恶斗”,请师父加持。

第一次吐完后,身体、心里、那种感觉无以言表,身体轻松,心里非常舒服、平静,不急不躁(以前好急躁、烦躁)。当时我想,原来我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要不怎么能得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大法?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恩师我怎么能遇上了?我身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都是邪党强加和灌输给我的。现在我要彻底清除它。

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除先天纯真外,后天的东西都是共产邪灵和恶党邪灵的“假恶斗”。我现在已看过十遍《九评》了,彻底认清了自身体系内的共产邪灵对我的毒害。我悟到共产邪灵的一切毒素和恶党邪灵的“假恶斗”在我身体上都形成了物质,就是粘痰,我认清一点,就排除一点,就吐一点,近两年来不间断的吐。正如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说:“大法弟子能认清它、从意识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扰自己的思想,才会正念更强、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

前些天身体又出现了发烧症状,很多地方不舒服,心里烦躁、易怒,情绪低落、消沉,学法不入心,发正念就困,好象有一种外来的东西抑制着我,真是无可奈何。当时我身边的同修也成度不同的出现了“病业”的状态和不同成度的关、难,有的同修也烦躁。我找其他同修切磋,同修说:“快再看《九评》”。我想,是啊!半年多没入心看《九评》了。今年家里事多,单位忙,晚上那点时间想赶快抓住学法,所以就没看《九评》。当天晚上,我一口气看完了三评。夜间十二点发正念,就觉的去了好多不好的东西,紧接着发出去的就是功,发了二十多分钟正念,心也很静,不好的症状全消失了。

当时我的眼泪淌到了衣服上,就想:明天我要赶快去告诉那些状况与我近似的同修,都来看《九评》,破除自身体系内的共产邪灵。我想起《明慧网》上有位同修说过《九评》就是“照妖镜”。我也悟到,读《九评》就能把自身体系内的共产邪灵照出来,共产邪灵也就不敢迫害你了。

在此,我要声明:由于我干了多年的邪党党务工作,搞了很多人的入邪党的政审材料,也给很多外调人员写了很多人的入邪党的政审材料,也给不少人当过入邪党的介绍人;在邪党所谓“保先教育”初期,由于认识不足,写了笔记和心得等(本想要回来烧了,但单位已入档,拿不出来),所有这些声明全部作废。我决心与恶党邪灵一刀两断,要我自己的一切全部无条件的同化“真、善、忍”,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在此,我还想以另一位同修被恶党邪灵迫害的例子,来证实从大法弟子自身清除共产邪灵毒害是多么重要。这位同修是我的高中同学。一天,这位同修发高烧,一上来就吃不進饭,只喝水。头几天给我打电话(相隔近百里地),我听她说发烧,在电话里只告诉她,快发正念。由于自己太大意,也没放在心上,结果过几天她打电话说:“我不好了,看《转法轮》脑子里反映出你去了这一段,去了那一段。”她在电话里说话有气无力。我一听着实吓了一跳,我问她,你意识还清楚吗?她说不很清楚。我急忙找到甲同修(也是同学)和乙同修赶到她家。一進屋,见她走路要扶着墙,行动都困难。她说八天几乎没吃东西。我们仨人和她一同发正念,交流一会紧接着中午十二点又发了正念,之后我们返回来。晚上七点多钟,我打电话问她怎么样了,她说:“我看《转法轮》时,眼前有条红蛇,我就喊老师,红蛇不见了。”后来她又告诉我说:“当天晚上睡觉前,看见屋里有个发光的东西由小变大,照的屋里很亮,也很好看,感觉也很舒服。”从此以后,她的一切恢复正常。在这八天其间,有一次她上厕所,农村养猪,下边是个粪池子,因下雨池子粪很稀,一米多深,她在粪池子上蹲着,猪把她拱下粪池,幸亏有个二层台,她扒住了。她悟到是师父救了她。要掉到粪池里,家里没人,喊人又没力气,非憋死不可。

后来同修在一起切磋,深深认识到了共产邪灵很邪恶,也很凶狠,它真是要把大法弟子置于死地,幸亏有伟大的师父呵护。同时也深深的悟到:一定要清除自身体系内的共产邪灵。我这位同学上高中时在班里当邪党团支书,所以共产邪灵才敢如此迫害她。

很早就想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只觉的自己修的太差(个人修炼基础很差),做的太差,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愧对同修,所以不敢写。现在想不管我修的怎么不好,我也要把我的情况写出来,以供与我有类似情况的大陆同修借鉴、参考。一边我们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做好三件事。

由于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