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看守所、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

牡丹江市看守所的罪行

牡丹江市看守所位于市郊兴隆镇西南公路南侧,也叫兴隆镇看守所。这个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过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受到监规,逼码坐、报数、唱邪党歌曲等等,甚至大小便都有时间限制,不准随便说话,如不服从,则遭犯人打骂和恶警的残酷折磨。

迫害手段

1,小白龙开皮:将大法弟子的裤子扒下用小白龙(塑料管)打,打的皮开肉绽。

2,钏刑:将大法弟子的手脚从背后用金属环铐在一起,长达十几个小时,惨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3,野蛮灌食:命令刑事犯将大法弟子的嘴撬开,野蛮灌食。

恶警王强、杨玉林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王强,牡丹江市看守所二看管教;杨玉林,牡丹江市看守所八房管教。

2002年5月5日恶警王强、杨玉林和其他几个恶警对大法弟子胡成山拳打脚踢,然后命令刑事犯邓克等人将胡成山的裤子强行扒下,恶警王强用小白龙恶狠狠毒打,累的恶警王强直喘时,恶警杨玉林又操起一根带有钢丝的尼龙管接着打……2002年5月8日恶警王强受所长指示,用“钏刑”折磨大法弟子胡成山16个小时,从下午2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

2002年6月4日,恶警杨玉林说大法弟子杨玉昆唱邪党歌曲唱得声音太小,先命杨玉昆撅着,不一会恶警就对他大打出手,用小白龙开皮,惨不忍睹,经他手的大法弟子都惨遭他的迫害。

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的罪行

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位于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劳教所设在山坡下的公路北侧。所内有五座楼房,分为出入所和一至五大队。2002年以后专门成立一个“法轮功教育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地方。

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大法弟子在出入所遭受各种折磨,整天码坐(是一种酷刑),强迫背65条监规,被犯人包夹看管,不准说话,不让随便上厕所。出入所豢养一批犯人打手,如大法弟子违反了所谓的“规定”,就遭犯人毒打和各种折磨,强迫劳动等。

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恶警及恶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恶犯人王昌燕(出入所班长):

2006年6月15日左右,法轮功学员付和平因说话遭犯人头子王昌燕毒打。

一次,恶犯人、打手刁难法轮功学员说干的活不合格。收工后,恶犯人头子王昌燕对法轮功学员胡成山,肖长文进行毒打,让他俩面朝墙罚站,从下午4点站到晚上10点。

法轮功学员从出入所出来,又被分到专搞迫害的所谓“法轮功教育大队”继续遭受迫害。首先是采用暴力手段“洗脑”,不断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恶警吴英志,姜某(管教),等除了自己出面欺骗、威胁学员,攻击大法外,还设立包夹犯人和包夹干警监督迫害学员。管教向犯人施加压力,“转化”了法轮功学员就给犯人嘉奖、减期,并指示犯人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管教甚至直接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用小白龙(尼龙管)、电棍、皮带等各种凶器,酷刑折磨。

恶警丘成(法轮功大队管教):

体罚法轮功学员围着操场跑圈,恶警丘成手拿木棍叫喊,哪个法轮功学员跑不动用棍子打,还命犯人连拉带拖。丘成还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杨玉昆,赵丽峰,于波等的毒打和折磨。

恶警邢宏伟(出入所队的教育干事):

2003年8月份的一天,法轮功学员于波因看师父经文被邢宏伟发现,收工后对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搜查,然后对包夹犯人打骂,晚上对法轮功学员于波毒打折磨,所有法轮功学员劳动任务加量,进行严管。

恶警于××(原迫害法轮功大队的教导员):

恶警于某将法轮功学员胡成山关进干警室逼迫他转化,连打带骂。

恶犯人张彦宾、殷志朋、刘晓新:

一天晚上,犯人张彦宾在厕所里抄起小白龙朝法轮功学员胡成山头上一顿毒打,打完后还说:“我打你几下是轻的……。”

还有一天晚上张彦宾,殷志朋,刘晓新等犯人在厕所里各抄尼龙管对法轮功学员杨玉昆、赵丽峰一顿乱打,这些犯人都是受管教指使的。

被逼转化的人快到劳教期满时,牡丹江市610邪恶组织和劳教所高所长等人带着摄像机,再次逼迫法轮功学员表示与法轮功决裂或骂师父,骂大法等以表示其彻底转化,才放人,不然就继续关押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恶警于指导员,丘成,姜干事(管教),陈玉成,吴英志等恶警的迫害。劳教所长赵管英,高所长,严昌海(原法轮功大队队长)等人都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严重的罪恶。

将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一定都要清算。希望这些人悬崖勒马,给自己留条后路

以上只是牡丹江市看守所、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更多的迫害情况请同修进一步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