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同修被绑架前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编者注:这位老年同修遭绑架后能够做到抵制迫害讲真相。但是该同修被绑架是旧势力利用恶人在迫害性的考验大法弟子,这种安排决不是我们消业、提高的方式,也不是我们给警察讲真相的途径。这种安排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更不能感谢警察的迫害,而是应该始终正念的否定和解体迫害。]

一次,我用自行车驮一袋资料在桥下和派出所的警察包××与警察李××相遇。包××让我站一下,并说:你上哪儿去?驮的什么?我说:你走吧,没你的事。包××一把抓住车后的袋子就是要看。我说:只要你放我,安全无事,你会得到美好的未来,对你家庭、对你儿女都有好处。不然的话小事闹成大事,没事找事对你子女都有影响。

包××十分恨我和大法弟子。他说他家经常有人送真相资料,送一回他骂我一回,在各个村屯凡是出现真相资料,他都怀疑是我干的。这次他边看资料边说:叫你到处撒传单,这回可抓住你了,看你怎么安排。我说:你要前思后想啊!咱俩经常见面,是熟人,你就是杀人,也不过是头点地,撒酒湿湿地皮,都是过眼的烟云,何去何从你自己选吧。包受恶党的欺骗已昏了头,根本不听劝告。他解开口袋翻出《九评》,问:你在哪弄的这些《九评》啊?这不是反党吗?我一看此人是顽固不化了,我就说:为了救人,也想救你,这是符合天意的。而你这是逆天而行,你想行恶决不能得逞。谁也动不了我,我看你能咋的?包见我要走就紧紧的抱住我,并喊来警车,将我推到车内。

在这之前,包××曾给所长打过手机,我一发正念他的手机就失灵了。警察李××听我这么一讲,躲在一旁看热闹去了。

把我带到派出所后,包××向所长汇报了情况,所长让包把我扣上。我说啥也不让扣。包××一个人扣不上,叫来做饭的老头子。他们一人抓住我的一只手想从前面扣,我不让,拧到身后扣,我喊:“胳膊拧坏了,你们这是执法犯法!”当时满屋子办身份证的人,人们都看见了。包××狠狠的打我个满脸花,身后的老头子连连打击我后背,可我不觉疼,只听啪的响声。我不断的喊,他俩才住手。

包××写了一大篇材料从屋里出来叫我签字,我把纸抓在手扔出很远,说:抓人、害人、坑人,你写的材料我不承认,你自己签吧!包找所长去了。又换李××来,他对我说:你说啥我写啥。我开口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救度世人的。我的资料符合天意,完全是为了救人的资料,谁干扰谁犯法。”李××说:就这些了,签个字吧。我说:“字是不能签!”我想,假如签了字,他们可以随便写东西了。李××拿我没招也去找所长。我听见所长说:不签不签吧。果然不出所料李又添些东西拿走了。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就是不配合邪恶,只要正念强它就没招儿。

这次我被劫持到派出所,表面上看是坏事,实际是件好事。

恶警包××把我送进公安局时手里提着我那些资料,并把资料放到办公室里。值班的问我:这些《九评》是谁给的?我说:不知道,包××知道,你问他吧。包支支吾吾的往我这推。最后公安局把我送进了拘留所。

当晚是包××把我带到拘留所的。接见我们的管教向包××发问:“你把大法弟子送到这里来,他的师父能答应你吗?”包××不理会。第二天,“六一零”的三人来找我谈话。主任刘××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身患脑动脉硬化、半身不遂,七十多岁的老人,没钱吃药。自从炼了法轮功全都好了,没花一分钱,要不炼法轮功早就火化了,就没有现在了。是大法救了我,是李老师救了我,不管在什么环境下,谁也不能动摇我的信仰,就是死我也要炼法轮功。我老伴乳房切除,每天不离药,小女儿给人家当帮工供她妈吃药,可我帮儿子种地。我们勉强度日。你们看我实不实在?

刘说:说的挺好,以后到你家调查一下。再谈谈这些资料的来源吧。我说,我不清楚谁送的,是在墙脚捡的。包××说:从半路拦截发现的,如何解释?我说正往外送时被你发现了。三个“六一零”手里都有《九评》,他指着说:弄这些东西你不知道会招惹大祸吗?能轻易放过你吗?你说怎么办吧?我脱口而说:“这是天意!是上天有序的安排,不然的话你们一本都得不到,得到了就是应该你们得,只要你们人手一本,认真看一遍,你们就会得救了。这是我的生前大愿,你们应该感谢我放下生死的救度之恩!你们真要处置我那随便!”

刘举起手喊一声:高,讲的高!可是我该怎么向局里汇报呢?上午局里专门开了个会,第一,不满你们派出所办案无个人承认签字;第二送来这些《九评》安排不了。我说:就把我说的这些跟局长讲,看他啥态度。如果他还有疑问,让他来电话,我与他对话。果真,他们把我支出屋后给局长打电话,请局长与我对话。可是局长不同意,意思是此案到此为止,就算完事了。

我又向“六一零”提出,如果我在押期间我居住地派出所罚我五千元怎么办?送我来时他们就向我提出过。刘说:不给!第一,通知家属要钱不给;第二,让家属送棉裤来。隔一天“六一零”三人又来了,说:在你家翻出了传单、光盘、及《明慧周刊》,并告诉我要拘留我15天。不过如果能找个保人交点伙食费提前放也行。我说:这次来送《九评》是为了救你们公安局的,我分文不花,我要过好最后这一关,堂堂正正回家。

刘××给家送信,通知家人送棉裤。我老伴大怒,不让孩子送衣物,说他一年二、三次被抓、被罚,不能管了……。儿媳不干,跑县城搬出来审判长,带三个姑娘,四人来探监。见面时审判长说,你把伙食费交了,其它事我可以给你办。意思是放我出狱。我不同意,因为我上次用一千元过的关,这次要转变世人、家人对我的看法,分文不能花!

九月的东北夜晚很凉,拘留所的凉板床格外的凉。我们监室的另三个人都拉肚子了,唯有我正常。我每天四次发正念、背《论语》、背《洪吟》,连续背四遍《论语》全身象个热气团,不背就凉冰冰的,夜晚发正念时多次看见我的手指尖发出的是光、象火苗。

十五天到了,八点钟别人都放了,九点多钟有人喊我,告诉我交钱放人。我说没有钱。他说,那你回家路费怎么办?我说:我找押车员借,回家再还。就这样我回家了。

回家恢复了几天后我又去了一趟派出所。早上九点多钟一进派出所,见所长在楼前站着,我喊了一声:哎所长上哪呀?他说,从县城刚回来,你在拘留所没见瘦,还胖了白了,干啥来了?我说:你送我上拘留所,我吃了点苦、遭点罪层次提高了,业力得到转化了,我得到了许多,特来感谢你来了。包××说,这一下你可出名了,全世界都知道,美国都知道了,你们这伙炼功人心真齐,我家电话不断,国外都打进来了。我说:好啊!你得回心转意啊,别再迫害法轮功了。说完我转身离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