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遇事怎样向内找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自己修了这么多年,还是不能做到经常向内修自己、向内找自己。以前无论遇到什么事,都相互指责,只盯住对方不好的一面不放,根本就不真正的向内去修自己,真正的向内去找自己(邪党文化):我一贯正确,就我的对,却看不到自己有问题。即使有时虽嘴上说向内找自己,但实质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向内去修自己,真正的向内去找自己。其实自己所说的“向内找自己”只是一种表面形式,怎样找还不太明白,只是说给别人听的,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意识不到的执著,从而找的美丽的借口而已。这种借口如不能真正的用大法去衡量,它会隐藏的很深,有时很难辨别,也更不易觉察。

今天早上,我和同修在切磋时,同修又说了一句“有的弟子讲”。我马上瞅他,意思是你怎么又这样说?因为以前他有过几次这样的问题。可我认为他不应该这样说。我认为只有师父对弟子时才能用这样的说法。我觉的他这样说存在他自己意识不到的不敬师、不敬法的因素。

可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弟子切磋”。我一听“弟子”两个字,马上又瞅他。他说:“这次我没有说错,在《明慧周刊》中的“弟子切磋”部份就是这样讲的。你对“弟子”两个字太敏感了,你都快要形成观念了,快成了条件反射了,快要形成执著了。”

我说:“你要是以前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今天能瞅你吗?我不在提醒你吗?你要是不说了,我不就不瞅你了吗?我还会形成观念吗?”他说:“快别争论了,光耽误时间。我要学法了,法能解决一切问题。”

当时我自己也意识到了,心里想:从道理上,他讲的是对的。可怎么自己老是在潜意识中觉的有点别扭、生气、不舒服呢?自己向内找,问:你们为什么生气,别扭什么呀?别说是讲的有道理,就是没有道理,也不该生气呀。心应该不为任何事所动才对呀!而同修讲的这一番话,为什么自己不用大法去衡量,不真正的站在修炼人的角度去认识、去理解呢?同样的话可以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去理解。每个人的心性高低不同,站的角度不同,理解的成度也不同。从而出现了矛盾却相互指责,没有了修炼人的宽容。我告诉自己:向内找!向内修!

这时我真的明白了它们为什么生气,为什么不舒服的原因,找到了根源。因为同修讲的这些话真正点到病根上了,说到实质上了,在解体、清除它们!它们接受不了了,它们就不干了,它们就不舒服了,它们就反感了。同修讲的这些话是在说它们,是在揭露它们这些败坏物质!

它们在我的身体里,它们决对不会自己说它们自己,而只有通过让别人点给我,说给我,让我自己真的认识到、找到;我再按照大法的标准向内去修自己,才能真正的修去它们。可是反过来讲,如果我此时却不清醒、悟不到,反而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去维护它们,把它们当成我自己时,那它们就更不想让人说。这样我就永远也发现不了它们。它们却以此达到了继续存活下去的目地。当我发现它们时,并用正念去对待时,它们马上就吓的要死,立即就被解体了。

层次有限,悟的有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