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修去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近一段在突发矛盾中守不住自己的心性,被另外空间邪恶钻了空子。表现在常人中就是出现了常人的麻烦,家庭的、与同修之间的,大法工作配合上的。这些麻烦看上去是麻烦,也是因为有人心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我问自己:这时的正念到哪去了?我为什么不在法上重视修自己?

中秋回家看老娘(九六年得法的同修,现在过关,儿子给买了补品)。我说,这补品对你是绝对不起作用的。她说是儿子(我弟弟)逼她吃的,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她就坚决不吃了。

中秋那天,我买一些菜回家,要母亲吃一点刚做的。我的弟弟也在(不修炼)把眼睛睁的圆圆的,厉声的说,不给她吃!(常人说这不能吃、那不能吃。)我说,她自己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弟弟的态度就更不好了,大声说,“你回去!不要在这里。”我忍了,但是没有做到心不动。

作为一个修炼人,矛盾的突然产生不是偶然,到哥哥家,嫂子说,“就是你们陆家的人欺负我们压迫我们!”(可能前世的因缘)这摸不着头脑的话,也是冲自己的心性来的,但我还是还了她一句。——明知是提高心性来的,还是不说不舒服,还是觉的这人怎么这么的,没有用大法归正自己的言行。

在妹妹那儿,我心性的表现特别的差,还和她理论起来,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一个修炼的人。这时表现才是自己心性(境界)的真实体现。为什么守不住自己?这个守不住,还表现在与同修之间,做大法工作时。

长期来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只有说别人的份,而不能让人说,有情。用人心对待,这个情严重的阻碍修炼的路,很强的自我。

找自己长期养成的人的观念,就是不让人说,保护自己,自己的根本执著一直没有下狠心找,以前工作中一直以领导的口气指责成了习惯,态度强硬,善心,别人最好是听我的,语气都是共产党式的。共产党的党文化没有从自己身上根本清除,争斗心不去,关键时候表现淋漓尽致,只看到别人不足(其实看到的别人的不足常人反射的就是自己的不足),总是不接受别人的指责与批评,更忘记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操纵控制人的邪灵因素。忘记了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对与不对,首先都要找自己的不对,是大法弟子首先应该做到的。

一次一个同修守着我给他上网他写的文章,说不要改他的。这其实是去我的心来了,帮我提高心性来了。这个过程暴露了很多自己以为是的很强自我:心里不舒服,嫌他啰嗦。他不停的在我耳边啰嗦,我就不耐烦了,用人心指责:“你上这来上,我就有权力改。要不你就到打印店去,一个字都不改。”——分不清对与错,还觉的自己说的对。同修也说我忘了修,在任何时候就是要向内找自己,先修自己。后来我跟同修说,那天我说的话不对,没在法上,师父要我们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我却找别人去了,没有一点宽容。

我反复的读着师父的教诲,真是自己做的太不好了,别人还没有指着鼻子骂,就不守心性,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着身负重大责任的大法弟子,用常人心对待,自认为自己比别人看的多,以此而自居。其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师父恩赐予我的,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一切,自己又有什么呢?什么也不是。

我问自己这个心哪里来?以前真是没有很好的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有时用大法的工作掩盖过去了,认为大法事天天做,法也在学就是修炼了,而真正触及到要在法理上升华的时候,表现就是守不住心性。那你做的再多,没有修自己。一天,这个同修对我说,你给某某买的机器(指给一个同修建的家庭资料点)等于是浪费时间。我一听,问怎么的?他说复印一张要两分钟。我没好气说,你才是浪费她的时间,把一个版排来排去,字一点点大,让她贴上贴下,我看你还真的浪费了她不少的时间。我就开始不停的讲他:明慧网上那么多的真相资料,你偏要自己贴这里,贴那里。说来说去的,我也意识到是提高自己心性来了,可是嘴巴还是忍不住,不是说不得,主要是人的心被带动。这是修炼吗?

自己的这个心怎么这么顽固?回想修炼以前,自己当常人养成顽固的观念长期障碍自己同化大法,以前的工作长期是指手划脚,只有说别人的份,养成别人不敢说我,听的都是赞歌,大会小会听表扬,还认为自己了不起。自尊心极强,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习惯形成。自认自己很正。迫害刚开始时,领导找我谈话,说我头上有很多光环(就是常人中的荣誉),要我理解他们当领导的,说你也曾经当过领导。

这话一听,好象有点道理,为它们着想。我真的还差点上了他们的当,理解他们,那就和邪恶站在一路了。到了劳教所,所长找我谈话想转化我,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她说,你早就是好人,你以前是什么什么的。我说,不是,我以前造了很多的业,我以前很恶的,动不动就要训人的,不善良。她听了好笑,那你不恶点还不行。常人是不理解的,修炼了,我人生世界观发生了根本变化,是大法改变了我。我说,我要当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

我庆幸自己遇到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遇到了这么慈悲伟大的师父。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付出了一切,没有语言表达感恩,师父为了我们修成,费尽了苦心,而有时我们却没有珍惜修炼的机缘,一次次错过。长期在人中养成习惯使观念变的顽固。一次,为了装订一批真相资料,师父把我们几个人安排在一起互相发现自己的不足好提高上来,刚开始大家在一起还可以,都做自己的事,后来发现出了差错,这个说,这是怎么搞的,那个说,这又是错的,这又是怎么搞的。我说是按你的标样搞的,你一言,我一语,我没好气的说,好好好,这些都是我一个人搞的,全是我的错,这下好了吗?这时的表现就是一个常人的表现,忘记了师父讲的“向内找”,还对那个嫌他啰嗦的同修讲,你是不是专门来指责别人不足的地方来的?!

同修没有和我争。后来大家都平息下来,晚上师父《致澳洲法会》新经文发表了,我抄了下来。到同修那时,我说师父来新经文了,大家一下围拢,聆听师父的教诲“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同修我们还是同修,我们没有记恨,无怨无悔,我们是主佛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又在一起做自己应该做的救度众生的事。

度人的是法,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有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同化法。回想这个过程自己的语气、善心都不够,也是自己长期养成的观念,习惯一直不改,怕受伤害一颗心,障碍了我与同修之间做好证实法的事。大法弟子制造的麻烦我就不好过,总认为我同修不配合我。这么不好的心,怎么在整体中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我们一定要放下人心,加大自身容量,能容别的生命,修好自己,跟上正法進程。正法進程到了最后的最后阶段,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彻底修去人表面的东西已经到了关键,那千百年来在头脑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一是要多学法破除人观念,二是在实际操作实践中严格要求自己,一刻也不离开法,在法中修,用大法归正自己的言行。主要是曝光自己的不足,与同修交流切磋。越到最后越要严格要求自己,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写的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