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装“新唐人”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我们地区的几位同修在2006年初调试、接收新唐人卫星电视,并逐渐推广,在安装过程中,旧势力利用给我们头脑中安排的“观念”造成许多自身的“观念”阻挡,同时,邪恶制造了许多干扰。但我们在同化法的过程中,法理不断明晰,心性和境界不断升华,突破了许多观念,走出了一条正路。其中,有许多经验和教训,与大家分享。(因为安装中许多修炼问题都带有普遍性,所以我们的这些体会,也许会对大家有益。)

感性认识“新唐人”

新唐人虽然是常人媒体,但是他包含的大法真相的容量很大;同时,法中告诉我们讲真相要顺着常人的执著讲,电视媒体不仅信息量大,而且“声情并茂”富于感染力,电视已是现代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甚至必不可少的信息来源,现代人对电视异常执著和信赖、依赖,所以,我们救度众生中如果能充份“善用”,必将事半功倍。

在安装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真实的事例,让我们更增加了“安装”的信心,对其威力有了直观的感性认识。有的家庭安装“新唐人”后,家人很快改变了原来的抵触情绪,甚至有的还因此得了法。我的妻子原来经过我几年来大量的讲真相,对大法有了一定正面认识,但是个别时候有些小的“反复”,安装新唐人后,再也没有这样的事情了。小姨子(是位副校长)家里安装后,对大法的态度,由原来的麻木变的认同,跟她姐姐说:“我也盘盘腿。”,对学校里的邪党宣传也尽量抵制。

一次给一个新小区安装,走在小区里,突然听到一阵阵“鬼哭”式的声音,当时觉的:怎么这么丧气,今天来时是不是心态上有问题?可是,转念一想明白了:鬼哭,不就是邪恶哭吗?邪恶知道自己完了。回来后,与同修交流,大家都感到了安装新唐人的作用是巨大的,有同修说,“新唐人”是所有讲真相方式中最为有力的一种。只是因为它新近出现的一种新的讲真相方式,更多同修比较陌生,而且需要突破一些观念和学一点技术,所以目前大家做起来“感觉”好象有点难度,再加上重视不够,所以一直还没有很普及。

理性认识“新唐人”

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因为它们觉得,你们有了太多的钱了,那这场迫害也就不存在了,几个大财阀背后支持你们,那中国那儿的邪恶还邪恶得了吗?它不叫中国人知道真相,你们造几个卫星发上去,成天对着中国放”,从这段讲法中我们可以体悟到:卫星电视的威力太大了,甚至可以解体这场迫害(全面普及就可以达到,当然这也与我们的心性相关)。

随着正法形势,我们的卫星在“放”真相,但是在大陆还很少有人“接”,让众生接到福音是大法弟子的责任,(至少目前是大法弟子开创、带头,也许,今后随着大法弟子推广新唐人的普及,常人也会被带动:观众想收看,做生意的商人敢安装。)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大家看到了,由于现代科学造成了许多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舆论工具,那么大家想想,尤其这些舆论工具,一个人在一个地方说话,全世界马上在同一个时间就知道、听到、看到,这个影响是相当大的。对于旧势力来讲,邪恶们利用着这些东西在迫害、在说谎,大法弟子凭着一张嘴去讲,有时觉得很难救更多人。当然啦,你们以一个当十个、当百个,可是毕竟是在揭露一个用全部国家机器制造出的谎言与邪恶,还很困难。所以大家利用一下常人的这种舆论工具来证实法,来揭露邪恶、救度众生”。

读师父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中讲:“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我们想:普及新唐人,打破真相渠道的封锁,正是清除这种邪恶形势的一个有力手段,是我们正念的一种表现。

实修过程中,我们发现对推广新唐人的法理认识的越清楚,正念就越强,阻力就越小。在我们调试之前,大家对安装新唐人的意义,认识的越来越清晰,这对调试的同修起到了正念加持的作用,使的新唐人最后调试成功。现在回过头想想,调试技术非常简单,关键是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在观望和等待,并没有正念认识和加持,有很多是常人的好奇和兴趣掺杂其中。

从多个角度和层面,破除恶党“安装天线违法”的邪说

一说起安装卫星天线,中国大陆人首先第一反应就是害怕,甚至认为这是违法的,包括有的同修对此也有些认同,当然就更谈不上正念了。我们在修炼中,也同样走过了这样一个过程。(其实,很多证实法的问题都存在以下的一些问题)。

法中正理:人有权利听(清除党文化)

在安装过程中,对照大法,我们认识到,做人是有做人的权利的。神造了人,给了人生命,给了人耳朵让人听,给人眼睛让人看,给了人的嘴让人说,从常人层面来说,别人是没有权利去任意剥夺神赐予他的权利的,谁做了谁就有罪。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利用了一些技术,比如收视卫星的“耳朵锅盖”,它象是人的一个大耳朵,用来多听点信息,尤其是正面的信息,谁剥夺人的这个权利,谁就是违背神的意旨,谁就是在犯罪。只是目前被洗脑多年的中国人,已经不知道作为一个人还有什么权利!(在过去听听国际电台的广播都要坐牢),这方面的糊涂认识也是党文化的“造就”,需要我们大法弟子不仅自己清除,也帮助众生清除。

从常人层面理解,邪恶也是受制约的

从常人层面讲,恶党一直拙劣的阻断着信息的来源,有了传真和复印机后,恶党要求复印机藏之机要室,复印文件需经“头子”批准,但随着复印机越来越多也就管制不了啦,后又管制传真机,私人设置传真机需经公安局批准,后来又管不了了,又开始阻止卫星电视和互联网(目前国内,只要这个人想看互联网上的正面信息,就很容易,恶党在此又失败了)。其实,福建、广东等沿海或沿边一带的地区,不用什么新技术,也不用任何室外普通天线,照样可以接收台湾和港澳台的电视。对此,你又奈何得了呢?难道说“没有天线听看就不违法,有了天线就违法”?!这不是很荒唐吗?

另外,国内的高级宾馆(中共高层也有)都有卫星电视设置,为啥他们看就合法,老百姓看就非法?

其实,恶党控制卫星天线有十几年的时间了,但是经营此生意的依然客源不断,买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甚至很多地方还很红火。恶党确实是想彻底断绝一切外来信息,但我们悟到,恶党不是什么都能说了算的,旧势力只是在利用它。比如常人社会中的算卦,恶党多少年吵吵“清理打击”,但是一直没有断过,为什么呢?因为法中定了“常人社会是允许算卦这种东西存在的。”(《转法轮》)真正决定“人间事务”的是宇宙的法,邪恶是被正的因素制约的。不仅如此,连旧宇宙中高层的神——旧势力本身都是受到正法中起正面作用的正神制约的,邪党为所欲为更是不可能。

所以说,卫星天线市场的存在不是恶党说了算的,不要走了人的思维,被恶党在人类表面的耍流氓架势吓住。

师父说:“谁惧谁呢?”其实,恶党是最害怕的,因为不让安装的原因就是害怕自己的罪行被中国人知道,是邪恶在害怕!

法中定的事,谁也不敢动

一次去亲戚家安装,刚刚到他家里,就听到主人说:“昨天中午,一个大块的房檐掉下来了,我让房东找房管所上楼修修,下午房管所的人可能会来。”我立刻明白了这是邪恶的干扰,因为上房修理就会让这些管理人员看到天线,而且房檐坏的地方正好是馈线下来的地方。另外,如果修理房檐,馈线会很碍手。我有些犹豫:安不安?安上会不会被他们管?……既然来了,先安装了再说。(也有点莽撞的成份)

安装完后(当时没有接馈线),中午我反复想这个事,找自己的执著,并从法上再认识安装新唐人,我想:因为是租住的房子,我提前与房东打了招呼,告诉他要安装天线。所以从人的理来讲比较圆容,别的漏洞好象也没有太大的。后来,我突然想起早晨安装前遇到两个常人,第一句话都是:“不让安啊!”我想,我就是在此问题上没有提高认识,邪恶钻了空子。静下心来渐渐明白了:我安装新唐人是符合大法的,谁敢触动天法?不管是什么样的生命敢动就是被消除的对象,是法所不容的!而且这个天线本身就是法器,是被法加持的,邪恶根本到不了跟前!

正念一起,感觉能量场非常强大,后来我找房东得知他没有找房管所(从人的角度,是因为房东认为这个事情很小,怕人家不愿意来),我借机讲了大法真相。

正念打出一片天来

有常人和同修想:安装的越来越多,恶党就会严管了,其实,这是人的认识,因为安装的越多,明白真相的众生也就会越来越多,邪恶烂鬼就越来越少,正念场就会越来越强,比如大法的资料点,遍地开花,反而是最安全的。相信正念越来越强大的场中,逐渐的,老百姓都敢找人安装,经销商都理直气壮的敢卖,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要开创这个环境!

目前有的个别地区,邪恶对卫星电视破坏很猖獗,有的强盗式的拆完后,在繁华街道用轧道机轧,威胁老百姓,还有的地区恶法规定(违反法律),罚款5000元。其实,这些事情能是偶然的吗?我们大法弟子如果用正念、真正从内心认识安装新唐人是最正的事情,大家都能提高上来,形成一个正念之场,所谓的“形势”就会变,就会按照正的方向变。

为正的因素负责

其实,探讨“让不让安”“违法”等等,还都是在一个“圈”里,没有完全跳出来,或者说否定的还不够,因为我们是新宇宙造就的生命,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的,根本就没有它的“让不让安”“违法”概念,因为我们大法弟子的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宇宙从上至下,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大法。法的标准、法让做的,是我们做事的“理念”,也是我们舍尽一切来维护的。邪恶或任何生命,只要违背这个法,不管以什么借口或说辞,或者用所谓的“法律”名义(偷换法律实质概念)的流氓手段,都不能为我们所承认,而且是彻底的、没有一点余地的否定。

所以,在这个认识上,一切都变的简单了。例如,以前提到的常人说“这个电视台是法轮功办的”“这里面有反党的内容”以及“反政府”、“参与政治”“反动”“迷信”等等恶党名词,我们只要问他一句话:“咱们老百姓看啥事就看对错,不看别的帽子、名词,人家电视台说的对不对啊?”此时,常人背后的恶党的物质(党文化)立刻就彻底解体了。因为以法的标准,以人间的善恶标准,来判定事物的对错,就是捍卫宇宙的法(包括常人一层的),用“法”这面照妖镜来衡量恶党的邪理歪说,可以照出恶党的一切不正,清晰反映出恶党的机构才是真正的犯罪机构、所谓的“规定”都罪恶。所以在这个认识上,我们已经是法的一个粒子了,“为正的因素负责”的强大正念,怎能不解体邪恶和邪恶歪理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