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私 圆容正法的需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前些天我在家里和单位上计算机,屏幕上都显示“虚拟内存太低,需扩大内存”,我觉的计算机不应出现这个问题,因为近来并没有占用内存容量,那么肯定是最近自己心性的问题,心的容量需要增加了。

随后我又做了个梦,梦见拿个书包,书包外观看着挺干净可里边却排满了象铅一样的东西,无论拿着、背着都很沉,越来越沉、越吃力,想扔却扔不掉。我想我三件事一直在做呀,还尽量抓紧时间,可也感觉近来效果不太好,对照大法衡量,我找到了原因,正法需要我们时时处处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众生摆在第一位,而我是抱着一颗怎样的心态去做呀,做事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私心太重,自己没有及时抑制,它就越来越强。梦中书包里各种铅一样的东西不就是私心包裹着的欢喜心、显示心等各种执著吗?书包外观看着干净不是它在用所谓给人带来好处而迷惑人吗?

正法的最后,是应该彻底去掉私心的时候了,它用种种幻象来维护我们个人的利益,直接影响着我们做三件事的效果甚至找出我们认为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阻碍做三件事,实际上维护的都是旧宇宙的本性,这是最根本上的东西,是我们要时时觉察到并要修去的。

我们都知道学法的重要,也都知道不抱有任何心去学效果才是最好的,可是具体去做的时候,我们是否每一念都很纯正呢?我找到自己不正的思想:比如有时时间紧学法少,我就想得赶紧补,要不邪恶该钻空子、自己该有麻烦了,有了麻烦再正念不强怎么过去呀?好象学法加强正念都是为了自己过关的。学完后又常想我今天法学的效果好,做什么事都会顺,觉的踏实了,有了“保护伞”什么都不怕了,因为私又产生了欢喜心。看到别人法学的好,不是“比学比修”,而是想人家层次又高了,我得学法提高层次,要不自己层次该落下了,出发点是为自己提高层次。有时身体不舒服了,想到赶紧学法,学完就会好了,身体没见好就又不学了。这不都是有求吗?由于自己私心的作用总想利用学法满足自己的这个需要那个需要,表面上是在学法,实际上不都是在利用大法解决个人的问题吗?

有时按照自己的计划一天学了两讲,就想行了,有时间也不想学了,我该做做其它事了,看电视、看一些故事书,求安逸心也上来了, 反正今天法学完了,有时间都不想多学。

看到正法洪势的推進,不是抓紧时间做三件事,首先想到我现在修到什么成度了,能不能圆满呀?不圆满还能到很高层次吗?还得圆满,要不太遗憾了。还会想三件事做不少了,真相也一直做,做真相还是风险大一些,少做点吧。

从学法中我认识到,是自己没有主动抑制的私心在阻挡着我精進,我们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不是为了个人的解脱和圆满,是有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更大使命。从法中我还认识到:我们是要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旧宇宙、旧的一切本性都是自私的,而新宇宙是不执我的。学法是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众生的需要,是最庄重严肃的事情,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和一定要做好的。我们不能抱有任何个人执著和目地,更不能有一丝一毫利用法的不纯动机。大法的法理是不同层次的生命所必须遵从的,无条件同化大法才是我们应该做的。正念强和各种正的状态是静心学法后自然达到的,而不能被为任何个人目地所利用。

我悟到现在正法要求我们要更多更深入的去学法,要利用所能利用的一切时间去学,要心态越来越纯净的去学,并且要严格按法去做才行,而不是简单按照自己的需要每天学多少数量就算完事。

我在发正念时也存在着私心的问题。自己认为发的效果好时,就想这回没有邪恶干扰我了,如果错过了时间先想到的是糟了,自己空间场没清理,自己承担的没做,别人的不好东西别再跑我这儿来,赶紧补发一次吧,应该能管点用,甚至想今天正念没发好别再遇到麻烦事吧,怕心也出来了。找到问题后悟到我怎么不去从大法弟子的责任去考虑呢?原因是那个为私为我的心在起作用,首先想到我别受损失、别受伤害,整天总是想我这样、我那样,想的太多了,满脑子都是自己,这时一定要清醒,我是谁呀,我是肩负历史使命的大法弟子,正念除恶、彻底解体邪恶,是我们维护法、救度众生的责任呀!不能让这些东西去破坏法、迫害众生。我摆正了基点,发正念时感觉能量强、效果好,原来我夜间十二点的发正念经常因睡觉错过去了,现在我尽量坚持学法到夜间十二点,然后发正念,个别时候睡着了,有几次梦中听到清脆的铃声,睁眼看到时间正好差五分十二点,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在督促我精進。

私心不去,慈悲心也出不来,所以有时自己也感觉到:自己怎么总是没有慈悲心呢?在看到师父的承受和大法弟子的壮举时我多次感动流泪,心想着我也一定要慈悲的对待别人。可是一到了自己周围的环境就以个人为重了。遇到周围同修、同事、家人指责自己时表面上能承受而心里却不平衡,总认为别人跟自己过不去,自以为是的看不起别人,即使别人说的对也非要指出别人的毛病不可,还为自己周围环境苦恼。

看到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明确讲到:“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不按照师父说的做,还是师父的弟子吗?我不是自己在钻牛角尖,在和周围拧劲吗?是不让人说的心在阻挡着我向内找,更没有做到宽容。

我发现有时自己不想讲真相是只想管自己不想管别人,有私心、怕心,怕有风险而影响自己圆满。个人的圆满能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相比吗?师父要的是能够放下自我,完全能够为别人着想的正法正觉的生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们存在、修炼的意义是能够证实法和为众生付出。周围又有多少众生还没救度呀?能救度的一定要救度,我们一定要坚持做下去直到法正人间。

在讲真相中出现的问题是常用个人标准去衡量,有分别心,凡是认为对自己好的是想方设法跟其反复讲真相,对不认识的人大多发放真相资料,认为对自己不好的就认为其心性差,我讲了他也不会信,可能还影响我,以后再说吧,这不是把情掺杂到了救度众生中吗?人与人之间都是因缘关系,我看到计算机显示的内存太低是点化我心的容量太小,大法弟子的慈悲应该能够包容一切。原来有一次我梦到我去一个地方,好多人打着欢迎回来的横幅,有的人衣着颜色亮丽、风景优美,有的人衣服褴褛、周围荒凉,他们都希望我能做好。我明白了自己做的不好会给众生带来多大的损失,他们渴望着被救度,他们指望着大法弟子,我们得为众生负责,而不是为个人的感情负责。

在给别人讲真相过程中,私心一起就容易出现问题,就和别人争论自己选择的路如何如何对,好象自己如何高明,不考虑别人接受能力,不仅讲的高了而且还起了争斗心、显示心抬高自己,效果可想而知,这时人家就说你们炼功的是不是想不开找精神寄托,或者说就你们就能把社会变好了?甚至说出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以至原来对大法持同情态度又因为我的执著而改变了,这私心真是害人害己呀。而当我介绍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传和介绍一些大法弟子是好人及受迫害的情况别人都愿意听下去,能表态说你们是受迫害的。

看来我们真得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真正放下了自己,才不会执著常人的一切,只有纯正善良才能使别人受益,才能得到别人的理解、支持。师父在《佛性无漏》经文中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我觉的能放下为私为我的心真是海阔天空,没有了个人利益得失的或喜或悲的感受,没有了无休止的情绪波动,心态平静、祥和,就想着抓紧时间学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真正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为未来负责!

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