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深入人心 中共气数已尽(图)

多伦多民众声援一千七百万人退出中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明慧记者叶灵辉报道)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加拿大多伦多退党服务中心在多伦多市中区唐人街举行庆祝及声援一千七百万人退出中共集会。多名华人在麦克风前表达了对中共及退党的看法。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在向路人派发《九评共产党》及其它退党资料。

高精度图片
多伦多民众声援一千七百万人退出中共

截至一月六日,全球退党网站录得的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是一千七百一十一万八千。

退党服务中心汪女士在讲话中说,据中共的统计,二零零五年全国平均每六分钟发生一起抗议活动(即民众维权抗暴活动)。各种迹象表明,民众维权抗暴活动在二零零六年有增无减,许多民众团体在抗争的同时,也给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大纪元网站一批批的退党退团名单。一名军人在退党声明中写道:“人民子弟兵是保护人民,还是党指挥枪去做一党的专制工具,这一直是困惑我的问题,通过亲人慈悲呼唤,知道这个恶党原本是邪灵恶魔,连活体摘取百姓器官卖钱这样让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也做得出来,(我)决定退党,与妻女一同退团退队。作为军人,只要人民需要,我的枪只会指向恶党。”

汪女士接着说,中共邪党的每一次恶行,广东东洲血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抓捕维权律师高智晟等,都激发了更多的中国人决裂邪党;也激发了海外越来越多的政府和正义人士,如欧盟副主席麦克米兰-史考特,加拿大前亚太司长乔高、澳洲“活摘器官调查团”和加拿大总理哈珀等,敢于站出来对中共邪党说“不”。

李先生在讲话中说,在被中共搞的天怒人怨的中国大地,人民再也不愿忍受中共的残暴,社会矛盾尖锐到一触即发。今天的中国,反共骂共已是一大社会现象,唾骂中共,已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贫富贵贱,不分宗教信仰,不分民族和阶层,当民的骂,当兵的骂,当官的骂,甚至贪官污吏、大盗小偷都在痛骂它,中共已经成了过街老鼠,气数已尽。

记者在现场遇到了一名多伦多退党热线的义工王女士。她告诉记者,多伦多的退党热线自去年十月开通以来,使用的人数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上百人通过这个热线电话声明退出了中共。

王女士向记者讲了最近她接热线电话的两个故事。

一次是一名中国大陆的中学生打来电话,他说最近学校给了他们班五个入团指标,不知该不该入。王女士对他说,现在大家都在退党保平安,当然不能入团,并问他有没有班主任的电话。孩子的妈妈把班主任的电话给了王女士。王女士打电话给这位班主任,讲了退党保平安的事,这位班主任当场便声明退了团,还对王女士连说谢谢。

另一次,一名大陆人打通热线电话后问:你的电话是干什么的?人民币上写有这个号码。王女士告诉他这是热线电话,专门帮人退党保平安。对方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警察!王女士便对他说:中共历次运动后处理遗留问题时,最倒霉的都是警察。接着还转述了她一位当警察的同学讲过的话:“我们是江××养的一条狗,让我们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那名自称警察的人长叹了一声“唉”,然后结束了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