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四川大法学员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
(一)

我是1996年喜得大法的弟子,当我听师尊讲法录像的第二天就开始净化身体。拉肚子,一天十几次,拉的全是黑色的稀状物,但人照样有精神,肚子也不痛,拉完后感觉也很舒服。每天我都提前到场。通过九天的学习,我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把这万年不遇的上乘功法传给了我的亲朋好友,他们都走進了大法修炼

1999年7月20日后,我天天流着泪听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有时一天放三讲、四讲、天天放,当时心里想的就是:“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坚决信师信法。

凭着我对师对法的坚信,常常与不同的人讲真相。2006年3月的中午。我乘公交车,当车行到“人民公园站”时,汽车发动不了的。司机修了一会儿,然后拔手机与总机联系,要求总站再发一辆汽车来接车上的乘客,总站回答没有车了,自己想办法。我听到司机传达这个消息后,静下心来,心里默念:请师父帮助,让司机在5分钟内修好车,因为我要到花园去洪法,救度世人,晚了别人就出去了,我的时间特别紧,要洪扬大法,刻不容缓。我就这样默念了两遍后,不到5分钟,司机修好车了,然后又打电话给总站,说他的车只下人不上人,因为车上人很多,挤满了,总站同意了这个方案。我告诉司机是师父给了他智慧,让他在短时间内修好了车,他听后很感谢师父。他们同行都很相信法轮功,也知道法轮功的神奇,他表示也要修炼大法。这样行了三站后,到了“铁门坎”站后,车完全正常了。

9月19日我到一家商场去买洗衣粉,碰巧“收款机”出故障了,工作人员无论如何也進不去,电脑就是不工作,我告诉他5分钟就能修好,他不信。我心里默念:请师父开启工作人员的智慧,让他尽快修好电脑,我好洪法。我在心里念了几遍后,一会儿工作人员高兴的叫起来,修好了,真神了。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是师父开启了他的智慧,帮助他修好了电脑。我趁机向他们讲真相,他告诉我,他的同学都退党了。我告诉他退党保平安。很快他让我帮助他退了团。他们渴望听到大法的神奇故事,我当时只有一张护身符了,我告诉他们默念上面的话并转告他的亲朋好友。他们都非常感谢师父。

我必须时时对照大法向内找才能蜕去人的壳,真的精進起来。

(二)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五月的一个下午,从一同事手中借了宝书《中国法轮功》,晚上我一口气看完了。第二天师父就开始给我灌顶,从头下来一股热流通透全身,隔了几天去看了一场师父长春讲法录像,当时师父就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一些东西,还在小腹部位下了法轮,一个月后,我全身的病痛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轻,脸上白白的,白里透红,我们全家人都感谢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1999年7月,看了邪恶迫害大法的电视后,我大哭了一场,无数个为什么涌上心头,师父没有错,大法没有错,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2004年10月,我去北京近距离发正念除恶,到火车站买了中途下车的票,進站后要检票,排着很长的队。轮到我了,我把身份证和票拿给她,她却说:快走,连看也没有看一眼,就这样过去了。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在火车上得知我到的地方下车时间是晚上3点,得在此住旅馆,这样比较麻烦,立即与同修联系,但联系不上,心里想请师父帮我。这时坐在前面的大哥热情的说,加钱就可以到北京,这时,广播里说,要买卧铺票的乘客马上来买。大哥带我去加票并买了卧铺。第三天的早上到站了,好心人告诉我要去的地方要坐三十多元的车就到了。我走出站外,一辆公交正等在那里,只花了三元钱就到了该到的地方。把该做的事情做了。就顺利的回到了家中,我感谢师父的呵护。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要返回故乡向亲人讲真相,劝三退。下午六点从家里出发,一出门就坐上车到客运中心,路边就有一辆去火车站的车,好象在等我一样,我一上车,就开车。到了火车站买好车票,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想到候车室去休息。我是第三候车室在二楼,随着人们排队检票,等了几分钟来了一个肥胖满脸魔性的警察,大声说:把身份证拿到手上。我听了马上退了出来,我没有带身份证,这时我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走到左边一看是第二候车室,里面坐满了人。这时脑子深处想了一下:邪恶看不见我,常人看不见我。我边想边从队列的后面绕到队列的右边从警察的左边擦肩而过,進了他把守的门,走上了他身后的电梯;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的到了第三候车室。在火车上我向年轻的军官讲真相,并劝他退出了恶党组织。回到了家乡,我请师父帮我,要车就有车到,要找人,人就到。仅两天半的时间就劝退了一百多人。真是大法显神威。

我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兑现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