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严正声明决不是“退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就成都邪恶最近表现出的疯狂,已有同修在1月3日的明慧中谈了一些看法与建议。在此只想谈一下一个自己刚刚发现的在思想深处的很不正的念头。与周围的一些同修切磋时发现还有一些同修在思想中或多或少也隐隐约约的有此思想。因此想在这里提出,希望引起大家注意。这个念头就是:实在不行还可以发表严正声明。

应该说这个念头是非常隐蔽狡猾的,平时根本意识不到。但在潜意识中,严正声明就好象给自己的一条退路。使自己在思想深处那种对大法坚定的意识有了放松。表现在对文字游戏、口头保证等一类“假转化”形式的麻木,以及对这方面问题的严肃性的认识不是很清楚,远不象在二零零三年前有那么明确、清楚的认识。

个人认为其中的原因除现在我们更多的切磋如何救度世人、较少提及坚定问题之外,还有一个误区就是: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师父讲法的不断发表,我们都明确了一点:我们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我们不应该被非法关押,那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应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救度众生。这种认识当然是对的。但是问题在于怎样破除,怎么才算是破除?尤其是在洗脑班这种它们号称不转化就一直关押下去,转化就可以放人的地方,有的同修就可能产生这样的想法:在这呆着太没意思了,什么都做不了,外面还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去做,何必在这里白白耗费时间呢?先出去再发表声明吧!

其实《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就讲道:“知道转化意味着什么吗?其实神看到的是:出来揭露迫害是承受不住了啊,求出来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呀。大法弟子们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转化,即使是为了揭露迫害,那揭露迫害本身也不是大法弟子修炼的最终目地,”《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讲道:“还一点,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

当然我们应该否定旧势力,那是靠我们的坚定,按师父的要求解体邪恶,救度众生而达到的。文字游戏决不是否定旧势力,而是承认了旧势力。其实任何环境下我们都是修自己、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当我们真做好的时候,也就真的破除邪恶,否定了旧势力。(当然这里不是说要求魔难、求進到劳教所里去)

在此提出来是想提醒大家注意。成都的洗脑班长期存在,一直未能解体,除了学法、发正念、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做的不够之外,是否与我们思想中有模糊不清的和不坚定的地方也有很大关系?正是这些我们没有意识到的不正的念头为邪恶提供了生存的空间,甚至滋养了邪恶?希望成都所有同修都能向内找一找,包括那些非常不明显的一些不好的念头,真正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肃性,更加坚定自己,不给邪恶任何残存的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