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呼吁释放我丈夫杨建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我丈夫杨建坡,今年45岁,家住廊坊市,经营瓷器。杨建坡未修炼前曾跟随燕子李三的嫡系亲人学过武术,有一身不错的功夫,经常打架,曾被视为廊坊一霸,工商、税务、公安、地痞都不敢惹他,在社会中沾染了不少恶习,生命越来越走向低迷,曾因打架斗殴三次进过看守所。那时我浑身是病,又要照顾两个很小的孩子,他整天不回家,家里矛盾越来越大,已经走到了离婚的边缘。身体上的病魔,加上精神上的痛苦,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有时真的想一死了之算了。就在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有幸得到了大法,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从此他判若两人,改掉了一切恶习,原本无人敢惹的丈夫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宽容忍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主动交税。破裂的家庭也和好如初。杨建坡修炼后的巨大变化,在廊坊地区也广为流传。看到丈夫的惊人变化,我感叹大法的威力,也因此走进了大法。那时我们全家真是其乐融融,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之中。

可就是这个做坏人时无人敢管的杨建坡,由于洗心革面,坚持“真善忍”做好人,却屡次遭迫害,见证了在中国大陆这八年多黑白颠倒的迫害法轮功、极尽邪恶迫害对“真善忍”的信仰,直至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成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1999年9月,我们夫妇和中国大陆众多大法弟子一样,走向北京,只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杨建坡即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廊坊市的万庄劳教所。在那里被强制超长时间从事奴工,被体罚,上死人床等,因坚定信仰,后被转到臭名昭著的高阳劳教所,恶警为了叫杨建坡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在炎热的夏季用一种刑具——地环,把他铐在露天的地面上2个半月,不给食水,曝晒,风雨的侵袭,毒虫的叮咬,却一动都不能动,而且还经常半夜被恶警弄到刑讯室折磨。杨建坡没有屈服,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2002年7月堂堂正正的从这个人间地狱走了出来。

2003年3月30日晚,我丈夫在河北省唐山被恶警无辜绑架到丰润区公安分局一科,恶警搜走了他携带的一切物品和6000元人民币。丰润区公安分局很快就通知了唐山市公安局,唐山市公安局派来了两个刑警,一个是司机,叫高威,身高1.90米。另一个40岁左右,白脸,偏分头,头顶发很稀,身高1.76米左右,听说是唐山市公安局的一个科长。这两个恶警把他绑到铁椅子上,然后用直流110伏的手摇电话机电他,恶警们把电线的正负极分别绑在他的十指上,当直流电通过他的全身时,他难受的无法忍受,当时感觉心都要碎了,全身都要爆炸了,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他俩轮番电他,夜间还不让他合眼,就这样折磨了他3天。

三天后,他被送回到丰润区看守所,因他绝食抗议他们这种毫无人性的犯罪行为,吴所长就指使恶警毒打他,打的他臀部血肉模糊,上厕所时内裤粘在肉上拽都拽不下来。他们毒打他时都是扒光了衣服打。38天后,他们看把他折磨的快不行了,再不放就要死在里面了,这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

2004年2月20日下午,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分局非法闯入我家中,将当时正在串门的张俊辉和我丈夫杨建坡一起绑架,二人都被非法劳教。杨建坡绝食108天体重由原先的180斤,被迫害的还剩80来斤。

2004年2月23日,我儿子去广阳公安分局要人,质问公安局为什么抄家,绑架他父亲。当时警察说:“领导不在,我们做不了主,你明天上午来。”第二天上午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高成刚接待,我儿子提出“你们没有权利抄家、绑架我父亲”,要求立即释放杨建坡,并退回被抄的电脑、打印机、录音机、单放机(我女儿上学用的物品),以及杨建坡准备经营耗材所购进的一批货物,(共计价值2万多元),现金(大约一万元左右)。我儿子说:“连我的储蓄罐里的100多元压岁钱和我姐姐上学用的5000多元现金都被你们拿走,你们这是违法的行为。”队长高成刚说:“你们钱和东西都不是好来的,不管你们的钱和东西是哪儿来的,都一律没收。”然后不容分说的就将我儿子赶了出来。

以上所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单位和部门通知我们是因为什么,也没有地方去说理,现在国家提出要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当杨建坡被非法劳教的时候,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分局却开出了一张杨建辉的劳教票,可见他们执法犯法。老百姓犯法有法律制裁,那么这种政府操控执法人员犯法又有谁去管呢!

当杨建坡老母亲听说儿子又被非法抓走,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多年来我们一次次被绑架,双方老人就是在这种担忧和惊恐中熬过来的。我那74岁的老父亲常常半夜坐起来哭,导致脑血栓住院抢救。几年来,我们无法正常生活,两个孩子由双方父母各照顾一个。

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没有父母兄弟,谁不想过幸福的生活。大法弟子只是修心向善,做好人,不参与政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究竟有什么错!却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这种迫害是违法的,见不得人的。所以他们害怕我们讲理,害怕这种无法无天的恶行被老百姓知道。

八年来,我18次被非法抓捕,每次都绝食抗议,多次都是生命垂危时被人用担架抬出来,或被人背出看守所的。身体被折磨的极度衰弱,无法工作,家中没有经济来源。全家四口人靠双方父母、兄弟姐妹每月省吃俭用给拿出生活费来维持,这次被抄走的20000多元钱,也是大家给孩子上学凑的学费,这不是明目张胆的侵占公民的私有财产吗?这不是执法犯法吗?这和土匪打家劫舍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而这比土匪可厉害多了,土匪抢完了得跑,这连跑都不跑,因为有邪党的政府给他们撑腰。

光从1999年到现在我家被各地公安抄走的现金、货物、车辆大概就有八万多元。另外,在2004年2月20号,我家开快餐店时,广阳区公安分局无故把我丈夫杨建坡从家中抓走,警察从我家抢走做生意的货物价值3万多元,并把我丈夫非法劳教,当时无任何法律手续,我们的餐馆被迫停业,又造成上万元的损失。

2006年2月5日,杨建坡和大法弟子曹宝玉等人向政府官员讲真相时被劫持,迫害致生命垂危后,廊坊市广阳区610把二人转到广阳区人民医院,继续迫害。4月27日晚大法弟子曹宝玉被迫害致死。当时杨建坡被诊断为电解质紊乱、心脏病、全身肌肉萎缩、肺功能衰竭等。在各医院多次下病危通知拒收的情况下,没有通过开庭审理等一切手续,就被廊坊市公、检、法部门利用手中的职权,以“闹事”的“罪名”非法判刑6年。强行关进了河北冀东监狱。

我丈夫为了抗议对他的非法判刑,一直在绝食,现在已经一年零八个多月了,家人早被告知:生命垂危,随时都有死亡危险。可是冀东监狱拒不让家人探望。据悉冀东监狱四支队中心医院内科每天对他强行灌食八次。插着氧气呼吸机,医院称杨建坡随时都有死亡危险。医院只等“上面”说话,“上面”如果要拔掉所有(维持生命的)器械,那么人就完了。

作为杨建坡的家人,我们怎么能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亲人将被无辜的迫害致死而无动于衷呢?(他年迈的父母急的多次住进医院),可是我们有冤无处诉,上访无门,找谁谁不管,都说“上面“说了算。

人命关天,这不是最大的问题吗?政府不是在提倡所谓的“和谐”和“以法治国”吗?那么,怎么能对一群手无寸铁的人民群众下如此毒手呢?这场迫害已经长达八年多了,不知道有多少原本幸福的家,为了做个好人,为了说句“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被迫害的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失去生命。

我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释放我奄奄一息的亲人杨建坡!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