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界牌镇部份大法学员遭迫害事实(一) 【明慧网】

山东蒙阴县界牌镇部份大法学员遭迫害事实(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以原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政府恶党镇长公丕东(已得癌症)、书记娄树青、副书记翟晓林、副镇长宋树福、现任恶党书记胡守东、镇长彭波、原镇“六一零”头目公茂举、现“六一零”头目张德斌、原界牌镇镇派出所所长张文家、现任派出所所长马林为首,在界牌镇各单位的配合下,非法强行办洗脑班多次,非法抄家、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体罚、打骂法轮功学员,下面揭露的只是大法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恶党暴徒迫害残疾人刘孝莲

刘孝莲,女,五十八岁,家住蒙阴县界牌镇司家庄村。得法后她严格按“真、善、忍”约束自己,善待他人。对公婆的孝敬在当地传为佳话。在刘孝莲道德提升的同时,她的身体也受益了。她因小时候不幸摔到,造成骨折,致使脚心歪向上,脚面向下,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行走十分困难,成了一残疾人。为治病四处求医,钱花了不少也没见好,家庭却被拖累的一贫如洗。炼功后残疾的身体大有好转,走起路来虽然有点歪,但脚看上去基本恢复正常,什么活都能干了,这对刘孝莲来说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她怀着无比的幸福庆幸自己有缘得法,是大法给了她新生,是大法给了她家庭新的生机。然而九九年“七二零”后她因修这部高德大法,无辜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

九九年“七二零”界牌镇“六一零”头目公茂举、界牌镇派出所所长张文家和指导员杨旭等人逼迫刘孝莲夫妇每人交七百元现金的罚款,因当时没钱,晚交了两天,就加罚了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阴历五月初十中午一点多钟,不法之徒李发兵、薛义增、石磊等十几人突然闯进刘孝莲家,当时另一名大法弟子刘晓梅在她家中串门。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把刘晓梅打倒在地,然后把刘孝莲、刘晓梅绑架到界牌镇派出所。

在界牌镇派出所,界牌镇派出所所长张文家用橡皮棍凶狠的照着刘孝莲的头部、臀部、腿旮旯里毒打一顿,打的刘孝莲两眼直冒金星,脸上往下滴血,浑身紫一块、青一块的,疼的她差点昏死过去。到第三天即阴历五月十二日,不法之徒李发兵等开着几辆车到刘孝莲家抄家,把她家抄了个精光。非法抄走的东西有:电风扇、三把小椅子、铁大门、新纱门、手扶车、方桌、小圆桌、缝纫机、小麦、玉米面三袋、一袋饲料(一百二十元,喂小猪用)、簸箕、镢头、锄头、铁锨、铝盆、木料、水桶、吃饭用的碗、女儿结婚的录像带等等,总之家中能用的、能拿的全部抢劫一空,还勒索了两千元罚款。

刘孝莲被非法关押在界牌镇政府大院十一天。其中有一晚上,电闪雷鸣,下着瓢泼大雨,大法弟子被赶到院子里,几十个恶人轮流用脚踹大法弟子,后又让大法弟子两胳膊伸直、两腿伸直坐在地上。大法弟子们被折磨的痛苦不堪,而这些不法之徒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则哈哈大笑。其中有一叫王明涛(家住界牌镇孙家峪庄)的恶人打起人来最为恶毒。刘孝莲家以后又多次被抄家骚扰、勒索罚款,不算抄去的物品,仅仅现金就被非法勒索达七千多元。

刘桂香屡次遭绑架、勒索

刘桂香,女,五十七岁,家住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万泉庄村。得法前患有十几年的胃痛、肾炎,打针、吃药都没能好,学大法仅仅五天,十几年的病不翼而飞,邻里百姓从她的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九九年“七二零”后她却因信仰“真善忍”无辜遭受多次罚款、抄家。

一九九九年底,为还师父和大法的清白,刘桂香依法进京上访。腊月二十六日刘桂香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立即遭天安门恶警绑架,并被送到蒙阴县驻京办事处关押。腊月二十六日界牌镇书记娄树青、副镇长宋树福伙同界牌镇派出所所长张文家等把刘桂香劫持回蒙阴,非法关押在蒙阴县看守所。

腊月二十七日,刘桂香被非法押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原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用脚踢她。她对李枝叶说:“你们不管坏人、小偷,为什么专管好人?”李枝叶说:“小偷给我们送钱,你们又不给我们送钱,枪毙了你们都不多。”

刘桂香在蒙阴县看守所遭迫害一个月,期间不让吃饱,被剥夺一切人身自由。被非法勒索一万元罚款后,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被界牌镇派出所所长张文家、指导员杨旭、恶警石况等人非法劫持回界牌镇派出所。

在界牌镇派出所,界牌镇派出所指导员杨旭问刘桂香还炼不炼?刘桂香说“炼”。一个“炼”字把恶徒杨旭气的暴跳如雷,杨旭当着她家人的面对她狠命的拳打脚踢,打的刘桂香长时间喘不上气来。刘桂香回家后没几天,恶警石况等人晚上非法闯进刘桂香家,把刘桂香绑架到界牌镇继续迫害达三个月,并迫使她的家人在洗脑班陪着。

当时被非法关押在界牌镇的大法弟子还有刘祥义、张玉凤、刘乃芝、杨士珍、李雍英、李秀荣、刘长莲、刘长忠、刘孝荣。界牌镇镇长公丕东、副书记翟晓林等人让这些大法学员白天打扫卫生、栽树拔草,晚上锁在车库里,不让大、小便。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上九点多,李发兵等十几个恶人非法闯入刘桂香家,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把两袋子花生米种全撒在地上,粉皮、粉条撒了一地,十几个恶人在屋里踩来踩去的,当种子用的花生米被踩得不能做种用了。最后恶警发现了敬神佛用的香,便有了绑架刘桂香的借口,李发兵用脚狠狠的踢了她一脚,五、六个恶人把她抬上了警车,绑架到镇政府大院关押了五、六天。

界牌镇派出所马林和王刚等几个恶警对他们非打即骂,逼迫他们交出经书,辱骂师父。马林等还揪掉学员的头发,让女学员只穿内衣,往她们身上、脸上浇污水,衣服湿透,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两腿伸直,双手板着脚尖,这样折磨大法弟子一天一夜,后又将水泥地上泼上水(镇工作人员刘霞和另一女人泼上的水),让大法弟子坐在水里一天一夜,冻得学员都起不来,站不住了。在此期间恶人李发兵表现得最为恶毒,他让人砍了一根竹子,上面故意留了好多刺,挨个敲打学员的脸、肩,强迫学员辱骂师父,还说:我们这些人都是上过明慧网的,你们上网告我的状,我也不怕。 界牌镇党委书记胡守东及“六一零”头目杨希友等不许大法弟子说真话,杨希友还对大法弟子扇耳光、用脚踩膝盖,边折磨大法学员边说:你们不学,我还失业没事干了呢。最后刘桂香被界牌镇政府非法勒索三千元后回家。

在长达八年的迫害中,刘桂香总共被恶党政府非法勒索罚款一万五千元。

刘孝荣家中被洗劫一空

刘孝荣,女,家住界牌镇东风桥村。一九九九年依法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被非法勒索罚款一万元。回家后没几天,界牌镇不法之徒又绑架刘孝荣到界牌镇政府继续迫害达三个月。在这期间,界牌镇镇长公丕东、副书记翟晓林、书记娄树青、副镇长宋树富等指使手下不法之徒对刘孝荣家非法抄家。抄走黑白电视一台、一车小麦(三十多袋子)、一缸花生油、桌子、椅子、两组沙发、煤气罐、缝纫机、小铁车、铡刀(喂牛用的)等,家中能用的、能拿的全部抢劫一空。

界牌镇镇长公丕东、副书记翟晓林等让这些大法弟子白天打扫卫生、栽树拔草,晚上锁在车库里,不让大、小便。

刘孝荣和其他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界牌镇政府大院。其中有一晚上,电闪雷鸣,下着瓢泼大雨,大法弟子被赶到院子里,几十个恶人用轮流脚踹大法弟子,后又让大法弟子两胳膊伸直、两腿伸直坐在地上。大法弟子们被折磨的痛苦不堪,而这些不法之徒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则哈哈大笑。其中有一叫王明涛(家住界牌镇孙家庄)的恶人打起人来最为恶毒。

二零零五年六月,在原蒙阴县“六一零”头子崔华东、界牌镇党委书记胡守东、界牌镇镇长彭波的指使下,于六月二十七日晚十点左右指挥界牌镇派出所恶警兵分四路对该镇大法弟子进行了非法搜家,到大法弟子家四处翻找,找到大法资料就绑架法轮功学员。刘孝荣家中遭到非法搜查并被绑架,在界牌派出所、镇政府关押期间,家中被洗劫一空。随后她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回到家中。

刘祥彦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

刘祥彦,男,三十九岁,蒙阴县界牌镇刘庄村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后体会到按“真、善、忍”做人的幸福,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后,他多次被非法抄家、关押,历经魔难。

九九年腊月二十八日的晚上,刘祥彦正在睡觉被村干部叫醒,说是他的侄子和侄女从北京进京上访被抓回来,让他去陪着。到了界牌镇政府,看到两个孩子在墙角蜷着身子,正被界牌镇镇长公丕东、界牌镇派出所指导员杨旭等人非法审讯着。接着把他的摩托车扣了,告诉他那里也不准去,失去了人身自由他才明白自己被骗了,爷仨在界牌镇政府过的新年。大年初二,因孩子进京上访把刘祥彦的哥(刘祥义)毒打了一顿,寒冬腊月里,让他扒光衣服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恶警石况用大木椅子把他毒打了一顿。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晚上八点多,界牌镇派出所指导员杨旭领着一伙人凶神恶煞的踹门而入,刘祥彦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杨旭说:“你给我放老实点,不老实把你铐起来。”接着搜遍家中的角角落落,临走时说:“若你哥回来马上报告派出所。”那天晚上正好有一亲戚在他家,那亲戚吓的一晚上没睡觉,紧接着恶徒们又来骚扰了四、五次。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杨旭带着一伙恶警及界牌镇政府的不法之徒对刘庄村的十六名大法弟子非法勒索罚款。当天交的罚款七百元,刘祥彦因晚交两个小时加罚了四十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号,界牌镇政府强制全镇四百多名大法学员参加界牌镇办的洗脑班,办班五天,每人收培训材料十元。二零零一年五月初十上午十点,在刘祥彦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界牌镇政府不法之徒张朝才带领一伙人又在光天化日下破门而入,抄家并非法掠夺走珍贵的手抄本大法书籍《洪吟》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九晚上八点,界牌镇派出所所长马林、界牌镇“六一零”副主任杨西友带领二十多人闯进刘祥彦家,翻箱倒柜,找出一套讲法录音带,便依此为借口把他绑架到镇派出所。当晚又回来把他家翻了个遍。第二天,镇政府不法之徒四十多人又把他家翻了个底朝天。

第三天,镇书记胡守东、宋树福、张德坤、石增坤、管理区书记公琳等四十多不法之徒开着大卡车,公然非法掠夺公民的私有财产,抄走的财物有:现金一千三百四十五元,信用社存单三张,面值五千五百元,股金证三张,面值二千一百五十元,中国邮政储蓄存单一张,大、小方桌各一张,一台缝纫机,一台电视机,摩托车一辆,煤气罐、灶一套,一组高低柜。恶徒本来想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拉走,头目见了现金和存单,说那些不值钱的不要了,于是恶人们乱砸一通,真是象遭了土匪的抢劫一般。

正月十二日,刘祥彦被放回家。过了几天,刘祥彦到镇上要回非法掠夺去的东西,除股金证外什么也没给。镇“六一零”副主任杨西友对他说:“挨了扁担打,别说扁担揉。那个庙里没有屈死的鬼。”

以后的几年里,每逢节假日,管理区书记张德坤、谢树坤、派出所所长李长祥、副所长李法兵、指导员陈玉欣及镇政府不法之徒都要进家骚扰、恐吓,一家人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由于多年的积蓄被抢劫一空,住的房子的脊梁断了也无力修复,只好用木棍顶着。

王凤兰遭迫害经历

王凤兰,蒙阴县界牌镇东风桥村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晚,蒙阴县界牌镇政府人员张德斌、吴纪军等四个不法之徒非法闯入王凤兰家,非法抄家,掠夺走珍贵的大法资料和炼功带等,并绑架了王凤兰。张德斌打手机叫来王昌顺、刘元宝,名义上给王凤兰看家,实为监视。

到界牌镇派出所后,张德斌逼迫王凤兰坐在值班室的水泥地面上,两腿伸直,两手扳脚趾尖。张德斌非法审讯王凤兰,当王凤兰拒绝回答时,张德斌便凶狠的一脚把她踹倒在地,再逼迫王凤兰坐好,然后再把她踹倒,最后气呼呼的拧着王凤兰的耳朵把她拽起来。非法审讯持续了好长时间,后来张德斌把她关进小黑屋里,罚站两个多小时。

九月十五日晚七点多,张德斌对王凤兰说:“打电话叫你女儿送三千元钱来。”王凤兰说:“一个晚上,又是一个孩子上,哪去拿这么多钱?”张德斌就说:“你回去,限你三天的期限,把钱送到镇六一零,送给我也行。”九月十六日,张德斌又闯入王凤兰家,非法勒索现金三千元,抢走电话一部、新录音机一台、两个小录音机、一个MP3,临走时还威胁说:“我跟你没完,随时都会来,你等着!”


参与迫害的部份人员(区号0539):
娄树青,男,原界牌镇书记,现蒙阴县司法局局长 4270158,宅4272585,13589680699
翟晓林,男,原蒙阴县界牌镇副书记,现蒙阴县水利局,宅4272830,13853939286
胡守东,男,蒙阴县界牌镇党委书记,4568308,宅4821569,13969901111
彭波,男,蒙阴县界牌镇镇长,4568302,宅5026362,13583997936
宋树福,男,蒙阴县界牌镇副镇长,4568301,宅2166628,13583990386
张德斌,男,蒙阴县界牌镇六一零主任
公丕东,男,原蒙阴县界牌镇镇长
张文家,男,四十二岁,原界牌镇派出所长,现蒙阴县巡警大队教导员宅4818723, 13605396760
杨旭,男,界牌镇派出所指导员  13853926766,4815269
石况,男,原界牌镇派出所恶警,已调蒙阴县公安局监管大队 4818919,     13954924800
李法兵,男,综治办主任

现蒙阴县界牌镇派出所: 4568311、4818669
马林 4818969 13969973928 宅4818782
李长祥4818971 13583949536 
陈玉新4818971 13791541446 
苗树正4818970 13853932828 宅4818746
乔秀丽4818970 13969996056 宅4274862

现界牌镇政府  4568301,4568301(传真) 
胡守东4568308 宅4821569 13969901111
彭波 4568302 宅5026362 13583997936
李建华4568301 宅2180608 13325093499
王斌 4568301 宅2189355 13954403345
李光源4568301 宅4568066 13869960597
李洪伟4568301 宅2166334 13954994628
石增坤4568301 宅4270107 13563908816
刘焕英4568301 宅4833567 13176965692
段海军4568301 宅4805531 13954944531
刘忠祥4568301   13355044137
宋树福4568301 宅2166628 13583990386
张朝才4568301 宅4810380 13176079101
公琳 4568301 宅2166348 13573952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