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各位同修:

今天很荣幸在此和大家分享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在这珍贵的修炼道路上,回首我走过的修炼历程。

一九九九年八月,我丈夫Leo读到了一篇刊登于英国日报上的关于法轮功的文章。他被深深的打动。读了几遍之后,心潮起伏,难以平静,他强烈的感受到,这是一门独一无二的好功法,并随后开始通读《转法轮》。在读完第一遍之后,Leo领悟到了书中的法理,很快我们都意识到在我们生命中有些东西已失落太久了。

Leo很高兴终于找到了一条真正博大精深的修炼之路——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他鼓励我读《转法轮》,并要把书留给我。可那时我的健康状况很差,饱受心脏病之苦,每天服用大量药物。书中关于净化身体的部份,以及可能治愈我疾病的想法,充满了我的脑海。现在回首往事,我看到了当时外求治病的心,但很快这个执著心就日益淡化。因为法轮大法揭示出了一个关于宇宙真理的广阔新世界。这也启示了Leo帮我请到了我自己的《转法轮》。后来,我们和其他学员取得了联系,并开始有规律的参加集体修炼和交流。我们发现所有参与的学员都会从中受益。因为,我们逐渐开始形成一个整体。

开始修炼三个月后,我们去布鲁塞尔参加活动,在那里遇到了来自欧洲各地的学员,我们的活动是要向欧洲议会讲清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并要求欧洲议会发挥影响力,给中共邪党施加压力。对我个人而言,这次活动很重要,因为我遇见了一位华人学员,对我讲了很多他从各个方面对法的理解。他帮我认识到师父的洪大慈悲。认识到师父一直与我们同在。也去掉了怕心。因为师父与我同在,所以何怕之有?他建议我多学法,从而对“真、善、忍”法理有更高的领悟,進而整体提高升华。从那时起,我彻底告别了疾病,享受健康和充沛的活力。

回到爱尔兰后,重点还是揭露发生在中国的迫害。我们参加了很多在都柏林和在其它地区的活动、游行,从而让全爱尔兰更多的人认识到发生在中国的邪恶镇压及中共邪党的罪恶。与此同时,Leo和我继续沿着我们各自的修炼道路共同修炼。有时,对有些问题,我们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因为学法進度不同,所以我们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是各自读《转法轮》,之后共同学习师父的经文。我们都能认识到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并竭尽所能的从修炼人的角度去看问题。有时我发现很难摆脱常人的想法,当我向内找的时候,我发现大多都修炼的很好。不过,我仍然会问自己有没有提高心性?有没有同化真善忍?当我问自己,我有没有遵循高层次的法理,我要寻找什么,如何才能提高?首先,我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并努力的清除它们。通常,当我感受到矛盾时,执著心就会浮现。我努力回想师父讲的关于保持一个慈悲心态的法理,这样当问题突然出现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掌控。现在当矛盾突然出现的时候,我能够保持平和,我能看到常人是怎样的痛苦。除了大法修炼之路,他们已经无路可走。通过认识到这一点,我能够保持一颗善心,并随时准备向他们讲清真相

上周参加了一个葬礼,我悲哀的发现我遇到的大部份人都被不同的病痛折磨着。依赖于药物或经常看医生。一小部份人健康状况不错,但却无法与Leo和我的状况相提并论。我们在过去的八年里,从未吃过一片药,看过任何医生。这让我认识到,随时随地的向所有的人讲清真相的重要性。

做好三件事,是我思想中从未忘记过的,也是我修炼的核心。他就象是指导我修炼走向圆满返本归真的路标。

八年来我每天从不间断的学《转法轮》和新经文。我从网上收集下载了师父从一九九六年至今的全部经文。当我重温几年前学过的经文,会发现有很大的不同。与学法相辅相成的是,我每天都把五套功法全炼一遍。我丈夫也同我一同炼功。每个星期天下午我们在家里集体学法,讨论和交流心得。

我尽可能对每一个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告诉他们关于法轮功的信息。每一个访问我们家的人都会得到一份大法的简介。我给爱尔兰南北部所有的公共图书馆提供大法简介。偶尔我会接到电话,请我提供更多资料。我已经和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人建立了非常好的联系。这给了我非常好的机会讲清真相,揭露中共的邪恶和对法轮功的残暴迫害。

我每天都定时发四次正念,除此之外,我竭尽所能让自己一直保持正念,这样我才无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我已经能记住并使用中文的口诀发正念。因为我相信这更有威力。每当有讲清真相、清除邪恶的活动举行,而我又不能参加时,我就发正念清除这一地区的邪恶。

我们大家都知道正念的威力。在此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我亲身的经历,来说明正念的威力并作为我发言的结束。最近,有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有一次他去了一家正在庆祝二百周年庆的乡村小图书馆。他给了我一张庆祝活动的简介。我很感兴趣,因为就在几天前,我刚刚给这个图书馆邮寄了法轮大法的简介。我静静的想了一会,然后开始发正念,希望在活动期间,有人能获得大法的简介,并有缘得度。过了几天,一位同修告诉我,有人从这个图书馆拿到了简介,并给他打电话希望能够進一步了解法轮功。

谢谢师父给我这次发言的机会。

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爱尔兰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