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罗斯卡累利阿共和国首都举办真善忍美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我们第一次在俄罗斯卡累利阿共和国首都彼得罗扎沃茨克国家音乐协会大厅组织“真善忍国际美展”是在2007年的2月5日,当时国家电视广播公司和电台的记者出席了展览的开幕式。但是大厅经理在外交部和文化部施压以及向中国领事馆咨询得到了关于法轮大法的谎言之后,他决定解除与我们的合同,于是这次展览持续了仅仅一天就中断了。而且第二天国家电视广播公司报道了展览被关闭的消息,国家政策部副部长安托什科在节目中说,法轮大法在中国是被取缔的,而对我们的现场采访则完全被剪掉。

这时我们才真正意识到,举办展览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这是在讲真相。于是大家开始向内找,我们明白,我们的漏在于没有大范围的讲真相,而只在音乐协会和美术家联盟讲了真相,对于市政府仅仅是发了邀请而已。

于是我们立即行动开始大范围讲真相:我们去了国家政策部、文化部、国家电视广播公司和有线电视台、安全局、警察局、外交部,《卡累利阿州报》、《证据和事实报》报社,还有成立不久的“卡累利阿和中国友协”,还面见了卡累利阿共和国总统顾问。我们告诉他们我们不是在搞政治,当我们的同修被残酷虐杀,当法轮大法被诬陷的时候,我们不能沉默。我们感到,只要我们的正念足,师父处处都在帮助我们。

我们在向该共和国总统所属的公民社会和人权研究所协助委员会讲真相时,总统授权处理法轮功问题的官员接待了我们,他坦然承认,他只掌握关于法轮功的负面信息,但是他很想了解我们。我们看到他渴望得到真相的一面。我们交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对我们带来的消息表示感谢,并且说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如此替别人着想和如此无私的人了。他向我们透露,已经通过了不批准我们在国营大厅举行展览的决议。在这次谈话以后,我们决定寻找商业性大厅,最后文化商业中心建议我们夏末在他们那里举办展览。

但是展览厅当时需要進行维修,于是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打电话询问,然而日期被一推再推,就这样一恍过了两个月。我们大家通过学法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维修仅仅是个借口而已,而我们却一直用人心在等待维修结束,这等于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应该加强正念之场,不给借口让旧势力進行干扰,应该继续讲真相。

与此同时我们在街上举行了讲真相和模拟活体摘取器官的活动。这些活动的举行曾经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因为当时谎言的场非常强,大家都感到很大的压力。在展览被关闭后,市政府有关部门停止批准我们的活动,理由是收到了通知,他们不想承担责任,于是建议我们找市内务局申请许可。在展览被关闭后举行第一次活动之前,内务局给我们打来电话警告我们停止这种活动。我们当时坚信,旧势力是无法通过常人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我们来到活动现场后,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向6名警察讲真相,随后这6名警察中职位最高的警官建议我们打电话与内务局局长联系。当时我们的活动正好和选举同时举行,所以当时他们试图阻止我们的理由是—按照当地法律规定,我们的活动带有广告性质,其目地在于跟选举活动唱对台戏,所以他们建议我们换一天再举行活动。我们大家悟到,这是邪恶的借口,我们一致认为,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这个正念起了作用。警察看到我们如此坚决,渐渐的开始理解我们,他们终于明白,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是无法保持沉默的。于是我们的活动得以继续進行。在活动举行过程中《证据和事实报》记者赶到现场進行了采访,原来是他们的主编乘车从此路过看到了我们,于是把记者派到此地進行采访。随后他们刊登了一小篇关于迫害真相的文章。

当我们再次来到文化商业中心和经理见面时才得知,她已经休假了。我们没有等、没有靠,而是开始向工作人员讲真相,但是在与文化部联系以后谁都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他们都多多少少提到中国驻圣彼得堡领事的访问。我们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我们没有就此停止,而是找到了该中心的主人,他立即就同意了展览的举办。

与此同时我们進行了一系列广告宣传,在报纸上刊登了广告,在街上和第二频道发出邀请。然而一切并不是非常顺利,处处都能感到谎言的影响。比如《Nika+》频道仅仅以飞快的速度打出了一行广告字幕,因为它们不想破坏和国家电视广播公司的关系。但是我们大家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整体彼此关心、互相帮助。我们每天从学法开始,经常发正念,我们还发了许多资料、报纸、光盘、莲花。我们的正念之场在清理着邪恶干扰。我们的展览7月30日如期举行,最初计划的展期为两个星期,但是第二个星期我们感到,应该延长展期,因为我们看到,人们确实对展览期待已久,众生都渴望着真相,还有很多人甚至想买画留作纪念。

当展览结束的时候,天上出现了两道异常鲜艳的彩虹。我们想,这大概是对我们工作的鼓励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