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五月九日大绑架,大法弟子王玉环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王玉环,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与数十名大法弟子同时被警察绑架。十月九日晚上,有警察打来电话通知家属说:“王玉环吐血,抢救无效,已经死亡。”家属问王玉环的遗体在哪,警察没有告诉家属,告诉家属十月十日找相关负责人面谈。

据消息,王玉环于半月前的九月二十四日就已在长春市中心医院去世。具体迫害经过详情待查,也望知情者补充。

王玉环,一个善良平和、不识几个字的普通老人,因坚持信仰,八年内被长春警方非法关押十多次。她曾在老虎凳上“住”了三天两宿,被折磨得脚踝露出了白骨,手臂筋骨也被警察反复劈折而断;她被用电棍电击面部至焦糊,被用烟头烤眼球,被用竹棍扎两耳,全身血肉模糊……。她和其他女学员被扒得一丝不挂,成大字型绑在硬木板上达二十六天,受尽警察、监医和男犯的侮辱。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吉林省公安厅、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对在二道区召开法会的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抓捕,当场绑架了王玉环、冯立平等三十八人,随后大范围的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波及全市各个区,被牵连的大法弟子非常多。据估计此次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总数在六、七十人左右,并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

在五月九日当天的下午,长春地区狂风大作,随后几日气温骤然下降,至十八日气温降至十度以下,天气预报报道局部地区甚至有小雨夹雪。五月的中下旬有此天气不能不说是异象。

大法弟子被劫持分散到长春市二道区的六个派出所:东盛路派出所、和顺派出所、吉林街派出所、东站派出所、荣光路派出所等,遭到连夜非法提审。五月十二日晚八点三十分,有五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劫持往第三看守所。据悉,大法弟子冯立平一手臂被打成残疾,只能小范围移动,不能伸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医院,其母亲被勒索要每月交三百元钱。冯立平曾被带往秘密基地残酷迫害,至今仍不知直接打人凶手,最有可能是市局国保。

下面是王玉环二零零五年年底时自述其遭受迫害的部份经历:

“说来你们不一定信,在劳教所里,管教为了自己赚钱,卖我们睡的铺位,一个铺位二千元,一旦买到铺位的犯人就可以享受到平躺,不用‘立刀鱼’式的受罪了,同时享受平躺的犯人也拥有了打我们的权利。大法弟子决不花二千元买一个铺位,买到一个铺位使用权一个月,买的犯人越多,大法弟子睡的位置就越少越遭罪。二零零零年八月我被送到黑嘴子劳教所。在这里采取强制转化我的办法,每天超负荷十八小时做出口国外的活,劳动之外还要我写思想汇报,不写就会被犯人打骂。六大队的管教孙明燕,为了转化我骑在我头上,用电棍电我的头、脸一个多小时,头发焦了,脸和脖子都糊了。她把我打的脸、身上都是肿的。快到元旦时我又被调到二大队,超强的劳动抱电机,使我的肌肉拉伤。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释放时,我的手还端不起饭碗。 “六一零”在释放我的时候还要了我二千块钱。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因电视被大法弟子插播真相,中央“六一零”下令在长春大搜捕,我是被警察抓捕的对象,当时共抓了五千多个大法弟子,看守所每个号至少有五十多个人,号子里厕所里关的都是大法弟子。三月十一日,我被长春公安一处抓走,我被关在南关区财神庙附近的一个派出所的一点三米高的铁笼子里,直不起腰。

三月十二日晚,刑警大队一处的高鹏和张恒等人开始审问我,他们把我的手反铐在背后,把一个帆布雨衣的袋子套在我的头上和脖子上,袋子的绳把脖子勒紧使我什么也看不到,呼吸非常困难。他们又用绳子将我五花大绑全身勒紧,放在车后备箱里,然后开到净月潭的一个山里。这里是专为迫害大法弟子用大刑的地方,在这里,好多大法弟子因大刑被折磨死,大法弟子刘海波就在这个魔窟里被扒光衣服跪着,警察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到他的五脏被当场电死,刘海波是大学毕业生。

绿园区医院大夫刘义,三十多岁,也被酷刑折磨死在这里。在这里因大刑被折磨死的大法弟子有二十三名,名字我都能叫上来不少,被打死的大法弟子就地埋在那里挖的坑里。一个比较漂亮的女大法弟子项敏被抬回来后告诉我,在这里警察一边电她一边侮辱她的阴部,在这次长春的大搜捕中被酷刑折磨死的有近三十名大法弟子。”

“当我被警察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送到这个山里的魔窟时,只听停下了车,几个警察连拖带打,跌跌撞撞的,我被不停地撞到树上,警察不停的骂着说今天定要整死我。走了大约十多分钟,进了一个楼里,又上上下下走了一段时间,到了一个屋子,把包着头的帆布雨衣袋子取下,警察说:‘今天看你怎么个死法,没有谁能走出这里!’我看到我在大约六平方米大的小屋里,有个小桌子,放着三根带爪子的长电棍,还有一根绳子,一张床,床是给警察打累我们时躺在床上骂我们用的。还有老虎凳,很多个警察在屋里开始做准备工作。

只听山风在呼呼凄叫,紧接着几个警察把我推到老虎凳上,狠狠地把我按在老虎凳;手上戴着手铐反绑在背后。然后双臂架在老虎凳的后背,胸前和腹部被横跨在老虎凳两边的铁棍紧紧地固定住,脚腕套上两个大铁环固定住之后,警察开始每隔五分钟给我上一次大刑。每次把我反绑的胳膊往前摇再往后摇,只听到骨头‘卡嚓’脱臼的响声。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几乎昏厥,顿时汗水、泪水涌出。紧接着他们再狠命地按着我的头往胯处,因胸和腹部被铁棍固定在老虎凳上,这样来自警察的力量使我的脖子欲断裂的感觉,胸部和腹部被铁棍顶的异常痛苦和疼痛,每一秒钟我都感到我即将窒息。他们还用绳子将脚腕绑在固定的铁环上,然后猛力往后拉铁环,使脚腕被拉扯得钻心的痛,同时另外的警察用力按住我的头部往胯处,痛苦和疼痛使我全身不停地颤抖。

在每五分钟一次重复这样的大刑中,汗水、泪水和从伤口里流出来的鲜血浸透了我的头发和衣裤,后来难以承受的疼痛和痛苦使我一次次的昏死过去,他们一次次的用凉水和滚烫的热水把我浇醒,热水把我本已受伤的皮肤烫得更破了,我真的不想承受这难熬的痛苦,我希望他们能用枪子打死我。

在对我四个多小时的老虎凳折磨后,又用铁桶套在奄奄一息的我的头上,七个警察每人抽三枝烟,往桶里喷了一个多小时,我一阵阵被呛得昏迷,又一次次用凉水浇我,我没有完全清醒他们又用抽的三枝烟,猛抽一口,用烟头扒开我的眼烤,烤痛了,我挣扎着动一下。这样折腾够了,又用拳头打我的头、脸,鼻子、牙都被打出血了,把我的门牙打掉了两颗,我的脸肿起来了,变成了紫黑色。他们还用细竹棍往我两耳里扎,扎的我的耳朵半个月什么也听不到。对我用大刑到后半夜两点钟他们累的睡着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在十七天中我被三次送去魔窟上大刑,一次比一次严重,后两次都是半夜,每次都是由七、八个警察直接进号里强行架走。每次我都是奄奄一息的被送回来。其中一次警察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被折磨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给我穿了很厚的毛衣裤,鲜血很快渗透了衣裤,警察又给加了一层更厚的毛衣裤,但渗透出来的鲜血还是把毛衣裤湿透了。那时恐怖和对功友的担心使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凡在“六一零”上了黑名单的人天天被所谓的‘提审’,每次都是五花大绑,头上套上帆布套,双手反绑在后面,放在汽车的后背箱,在山路转来转去,后送去山里的魔窟上大刑迫害。

我在上大刑之后,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第三看守所被欺骗才收下我,第二天送省医院和军大三院检查,说我全身没有合格的地方。下午我和郭帅帅被送到监狱医院继续迫害,一进医院就把我和她背绑在床上,给我打一种不明药物。到今天我的双腿都是麻木的,掐一下没有感觉,脚长期冰凉。在这里郭帅帅被强行灌食两个多月,管子天天插着极其痛苦。大法弟子姜勇和我们一起进来,到六、七月份,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姜勇被打了一种无名针,天天被抽去一大管子血,使姜勇极度虚弱,奄奄一息,后在野蛮灌食下姜勇死亡。我们亲眼看到一个人被折磨致死的过程触目惊心!郭帅帅感到灌食太痛苦就把一米半的胶皮管全吞下去,肚子痛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狱医怕郭帅帅出去有证据,便更加残酷的整郭帅帅。

警察和男犯天天看着郭帅帅和我一丝不挂的裸体,还把迫害过郭帅帅的手段用在我身上,其中一个狱医,还用手向郭帅帅的小便处掏,在极其痛苦的折磨下郭帅帅又吞下一个小勺,肚子更加疼痛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狱医用刀划开郭帅帅的肚子取出小勺,从胸口一直开到小腹底下,开完肚后缝上,就把生命垂危的郭帅帅送回家,导致郭帅帅身心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

和我一起住进监狱医院的赵小琴,‘六一零’刑警把赵小琴打昏后从楼上扔下,她至今不能说话,痴呆,脑袋上有碗那么大的包,左胳膊断了,扔下楼后,又送到监狱医院继续迫害。在医院里狱医给断胳膊的赵小琴打了石膏,一个夏天只打了一次石膏,致使赵小琴的胳膊烂的生蛆,被迫害致痴呆的赵小琴只是傻傻的笑和哭。我亲眼看到了那一起起惨绝人寰的暴行,我们作为女人都被扒的一丝不挂的大字型绑在什么都不铺的硬板床上,就这样被光着身子绑了二十六天,受尽了警察、监医和男犯的侮辱!

由于我不转化,他们决定送我回第三看守所,结果三所说我随时可能死亡就不收,他们气急败坏的打踢我,把我吊在三所的铁门上五、六个小时,后警察再次把我送回监狱医院迫害。回到医院我仍绝食五十天,狱医用刀把我的静脉切开,把切开的血管一头打上结,然后系上线,另外一头埋上针,血不停的流出来,地上床上到处都是血,狱医和警察已习惯了到处都是血的环境。腿肿得老粗老粗,脚开始坏死,狱医都说我左腿一定残废。每天要打十多瓶不知名的液体,没人护理,大小便都在床上,几十天身体一直浸泡在尿液里,痛苦难耐。打奶液时,因绝食血管已干瘪不通,外科主任把输液管在手中摇几下硬挤进血管,在挤压下痛的使我多次昏厥。”

相关电话:(电话区号:0431)
注意:长春市已升格为8码,所有电话号码前面加上“8”即可。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位于双阳区奢岭镇):0431-4162709 (总机)
所长高毅,电话:0431─4162709 转8041,办公电话:0431─4162701
魏所长 办公电话:0431──4162701, 手机:13804466391,宅电:0431─8710519
政委王甲臣,电话:总机转8042,0431─4162702,手机: 13009000080,宅电:0431─5652688
卫生科长:李显东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监督电话  0431─2072614

长春市二道区政府电话: 4643181, 书记: 4647383。
610”办公室头目:党红艳,宅电:6161508
“610”办公室主任:王立国,电话:4657810
“610”办公室:姜晓军

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地址:长春市东盛大街1571号,邮编130012
二道区分局局长:4958188;
政委:4958765;
副局长:4953991,4944312,4944810;
纪检组:4914406;
政治处:4944237;
国保中队:4943689;
治安中队:4942621;
刑警大队:4941306,4914871,4914872,4911006;
治安科:4942621
刑警大队:4947143
指挥调度室:4957487
户籍科:4941778
二道区和顺派出所:4942898
二道区东盛路派出所:4855041
二道区荣光派出所:4844836
二道区东站派出所:4948597
二道区远达派出所:4717809
二道区八里堡派出所:4713163
二道区东新路派出所:4826106
二道区杨家派出所:4843972
二道区金钱堡派出所:4713982
二道区三道镇派出所:4872352.所长:张爱国;副所长:贺东;片警:张忠成、洪钟文、丛性;
二道区四家子派出所:4801004
二道区劝农山派出所:4893308
二道区泉眼派出所:4885244
二道区吉顺街派出所:4942687, 491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