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范家台监狱的一点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湖北省范家台监狱是一个黑窝,先后有数百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这里受到残酷的迫害。有一些迫害在网上揭露出来了,然而更多的迫害还没有被揭露出来。特别是在2002年4月之前,大法弟子们是被分开迫害的,这些迫害,本人不揭露出来,其他人是很难知道的。如大法弟子方隆超一直被单独关押,2002年及以后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都没见过他。我后来问一个曾经包夹过方隆超的刑事犯:“方隆超每天都干些什么?”他说:“什么也不干,每天起床后就站在窗前直到晚上睡觉,腿肿的象大象腿。”我又问:“不活动吗?”他说:“活动什么,要小便了拿杯子接着,然后喝掉。”

还有大法弟子沈学武、陈培胜,因在一次大会上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关进了禁闭室。在禁闭室里,恶警用手铐把他的手反铐在背后,脚上戴上脚镣,不分昼夜的被刑事犯包夹着残酷的进行折磨。这两位大法弟子被放出来时,我看到他们的大腿和屁股全是淤血。其中沈学武的一条腿都不能弯曲了。

范家台监狱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地方。但邪恶无论表现的如何猖狂,其实内心是怯弱的。有一个警察(这里不写出他的名字)说过这样的话:“看到你们那么坚定,我心里发毛,每天晚上回去后睡不着觉,只好拉着老婆打游戏机。”

范家台监狱四监区是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而成立的监区。在这里最邪恶的就是监区长肖天波和教导员熊祖勇。这是两个恶警跟随江魔一条路走到黑,实际上他们也是心虚的。这里举两个例子:一天,肖天波、熊祖勇等恶警坐在监区前的花坛边要找一位大法弟子谈话。大法弟子来了,肖天波说:“蹲下。”这位大法弟子说:“我不蹲!”肖天波说:“你看他都蹲着。”并用手指着旁边的刑事犯。大法弟子说:“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我们没犯罪!”这时,肖天波换了一副表情,皮笑肉不笑的说:“你站着那么高,我们怎么谈话呢?”大法弟子说:“那好,我拿个凳子来。”说完,大法弟子转身就走了。恶警们呆坐在那里没动。

有一天晚上,熊祖勇要找一位大法弟子谈话。大法弟子刚走进房间的门,熊祖勇就声嘶力竭的叫道:“出去,打报告后再进来!”大法弟子看了他一眼出去了。熊祖勇叫道:“进来”,这个大法弟子进来了还是没打报告。熊祖勇又叫道:“出去”,大法弟子出去了。熊祖勇又喊道:“进来”,大法弟子进来了,照样还是没打报告。熊祖勇技穷了,放低声音说:“进门打报告是监狱规定的,我又不是故意为难你。”大法弟子没理他,熊祖勇没趣了,说:“算了、算了,你回去吧。”话也不谈了。这两件事都是2003年的事了。

我在范家台的日子里,有一百多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这里来遭受迫害。遗憾的是有一个大法弟子由于人心太重而放弃了修炼。在此希望他回去后能够清醒过来。在这里,我们有理由陈述一个事实:中共邪党流氓集团无论用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以及集古今中外一切流氓手段都无法改变认识了真正修炼的大法弟子的信念,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这些事实,范家台的那些警察心里是最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