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老太太”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多岁了,文化不多,但能通读大法《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著作,师父的《洪吟》和许多经文,我都背过并熟记在心。在做好三件事上,我一直处处要求自己以法为师,不放松、不懈怠,与其他同修一道,精進圆容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由于我家紧临集市,山南海北来赶集的人特别多,几年来,我就利用这个先天有利的条件,参照《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以多种方式,做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最神圣的事;天天真相讲的多了,周围许多人都认识我,到后来他们干脆不喊我“吴老太”了,而是友善的称呼我为——“真相老太太”。

一、面对面讲真相。

面对面讲真相是我通常用的最多的讲真相的方法,灵活、方便、实在;衣着整洁,神清气爽,抬脚就走,张口就讲,效果大都很好。面对面讲时,会遇到各种不同症结的人,真相讲多了,时间再紧,也能立即找准对方的心结而言归正题,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常人有句话不是叫“量体裁衣,对症下药”吗?就这个意思。讲好真相,才能讲清真相。象“自焚真相”、《九评》光盘和一些古今预言故事,我都看过好几遍了,部份章节都记的很清楚,讲起来就象过电影一样,能紧扣人心,真实不虚。对成人劝三退时,先大概讲述一下当前的退党大潮,随即直指人心劝三退,讲明抹兽印、退邪党,是当前非常急迫的大事,事关个人生命安危,(化个名)声明退了,兽印就没了,就免于随邪党陪葬了。我发现“羊血记号”(犹太人出埃及记里的故事)这个故事挺好,会让不少人点头退出;劝三退时,我会从退党一直问到退团、退队,不要漏了“项”;几年来,我的做法是“劝退一个,全退一个”,光光净净退邪党。

有一次,我路遇临街新来的一名警员,讲到天灭中共时,我顺口举出了贵州“亡共石”(中国共产党亡)的例子,他一听,立刻争辩说:“你这次可说错了,我在电视的科教频道上,看过这个节目,有文字、有图像,有解说,石头上刻着前面那五个字,可没见有那个‘亡’字啊?”

我平心静气的对他说:“这是恶党的一贯恶习啊。你是个有文化、有头脑人,你想,当年大法师父曾严正指出过所谓九九年宇宙发生大灾难是不存在的,而邪党媒体中,不也恶意的把‘不存在’硬是给掐去了?从而歪曲事实,诬陷大法;再看恶党连‘天安门自焚’这样的丑剧,都能编演出来,你说的那个科教频道,有意掐头去尾断章取义的,那不成了科痞频道吗?邪党实在是太怕那个‘亡’字了,才面对‘石话’,不说实话,不惜篡改事实,愚弄百姓,其实许多高官都实地去察看过,这是天灭中共的一个大征兆啊,听假话,害自家,退党保命才是真啊。”听到这里,他连声应道:“好,我知道了,我上网一查,便真相大白了”。

现在,我周边不少明白真相的人,有时也在相互传递着真相,当有人提出异议不解,或一时讲述不清时,他们就会自然而然的同声道一句:“好,等改天咱们一起问问‘真相老太太’,不就全明白了吗?”。

二、真相条幅迎风扬

一段时间以来,当地邪恶曾猖獗一时,真是黑云密布,暗无天日啊,我们学法小组有两名同修先后被非法抓捕、抄家,三个资料点遭到严重破坏,对讲真相、救度世人,造成了很大的干扰,而那时我手里还有不少真相条幅、不干胶等材料,是同修赶制好才送来的。当时怕心一起,觉的自己年龄大,手脚没有年轻人灵便,就想躲过这阵邪恶狂风之后,让其他年轻的同修去做。于是我就赶紧用几层塑料袋严密包裹后,暂时收藏了起来。

谁知晚上刚躺下,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正值播种季节,我看到许多人都抓紧在自己的田地里,争分夺秒的默默播种劳作着,有的正在播撒种子,有的已经完成了大半,也有的似乎早已播种完成,田中悄悄的冒出一片新芽来了……。一阵梦醒,在法的熔炼中,我一把掏出并顷刻去除了自己的怕心、私心、畏难心、依赖心等,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正念正行,不等不靠,不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才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中,应有的神态和风范啊。至此,我的心中只有一念,就是要堂堂正正的去救度众生。

我取出真相条幅及不干胶,系好掷物,此时天刚放亮,就象赶个早大集一样,走出了家门,一路上,我边往树上挂条幅,边找合适的地方贴不干胶,由于以前做过多次,没用太多时间就全部做完了;翠绿的枝叶,映衬着颜色各异的真相条幅,在晨风中舒展飘扬;道旁一张张“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鲜黄的不干胶,在向世人传递着最新的三退讯息,渐近拂晓,放眼一看,真是树上树下,遍地开花,好一幅真相画卷。纵然邪恶疯狂的严酷打压,世人还能有缘驻足仰望洪传世界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何等幸福啊。

由于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导致同修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也没了来源,资金又非常紧缺,直接延误了救度众生;为了尽快重建资料点,我先后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一万多元,用于资料点的恢复和运作,解了燃眉之急,不久,世人重又看到《明慧周报》、《九评》、小册子等各类内容丰富的真相资料了。

二、真相纸币传四方

我的住家临近集市,用纸币传递真相,真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开始也曾有过在钱币上写真相的想法,但自己悟性不够,把不准,就没做,自从师父在二零零六年二月《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肯定了真相纸币的特殊作用后,就象又打开了一扇大门,从此,我就从未间断的写真相纸币。

我不只在日常买东西时,用真相纸币,有时为了家中有充足的小额纸币(多用一元纸币),我在购物时,总不忘记用随身携带的一百、五十等大额纸币,随机灵活的去兑换小额纸币,以备后用。一次,资料点的同修给我打印了一百张一元的真相纸币,我在取回的路上,除了自己购物用了一少部份,余下的都被门店三三两两的争先兑换去了,并一再开口道谢,这样一来,真相纸币就快速流通开了。至今我用一元纸币做真相,已有二千多元了。

要做到用心写好每一张真相纸币,以最大限度的发挥救度众生的作用,就要带着充足的正念写,以慈悲纯净的心态写。真相纸币的内容,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写的最多的是“动态网 看九评 快退党(请搜索使用无界或自由门软件)”,在真相纸币的流通过程中,如何通过小小的一张纸币,带给有缘人一把打开世界之门的钥匙,给人一个找真相的机会,非常重要,就在全面打破邪党的封锁。

有天上午,我独自一人在家整理一沓刚兑换来的纸币(除折、熨平、分选等),发现其中有两张一元纸币有些残缺,一张纸币中间有个指肚大小的洞,而另一张则缺了一角,于是我特地挑选了出来,放在茶几上,为他人考虑,本不想再用这两张纸币写真相了。

此后,我把其余的纸币都一一理顺好,工工整整的专心写上“法轮大法好”,或有关退党内容的真相,待全部写好准备装袋时,再看一旁那两张刚才挑拣出来的残缺纸币时,奇迹出现了:眼前这两张纸币竟然完好无损。我一人在家从没离开,又没动过其它钱币。再拿近细看时,隐约还能发现补缺修复的印痕。我明白了,师父在以神迹鼓励我呢!就这样,这两张纸币,转眼间终又可喜的变为承载救人使命的真相纸币了。看来,真相纸币也自有其生命所在!世间的万事万物,在宇宙正法的今天,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用,为法而存在的啊。

结语:修炼法轮大法十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净心学法,更觉三生有幸,更觉师尊的无量慈悲和大法的无比珍贵,是我们的神圣使命,就要全身心的把三件事做的更好。

师父说:“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就揭露它的迫害一天不停止、解体它一天不停止。”(《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几年来,在日复一日的讲真相中,也有人不解的问过我:“你这样天天讲真相,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看你一把年纪信心还挺强啊。”我说:“我心中就是明明白白四个字——信师信法。只要邪党迫害大法一天不停,那我就永远做一天这个真相老太太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