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誓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尽管我是在七二零之后得法的弟子,但是,荣幸的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同样和众多老大法弟子一起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同样在兑现我与师父的史前誓约。

修心性,向内找

当学第一遍《转法轮》的时候,师父的这段法就深深的刻到了我生命深处。不管发生了什么问题、遇到了什么矛盾,我第一念先看自己的心动没动,心里有没有生出高兴、激动、生气、显示等人心来。一旦察觉到人心,马上发正念清理掉,然后再解决问题,很多看似比较棘手的麻烦,往往在我清理掉自己的人心后,它自己就烟消云散了。

学法刚刚几天,第一次清理的是“生气”的人心。当时也不知为什么,突然一下就感觉心堵满了,无端的就是要生气,甚至想砸东西。妻子恰恰在此时又无端的跟我干上了。我马上意识到了,是思想中“生气”这块物质暴露出来了,应该去了。我尽量平静的对妻子说:“先不要跟我说话,让我静一下。”我静静的坐着发起了正念,这块物质很大,一个劲往心里钻,难受的滋味就好象心泡到了陈年的醋坛里。大约过了五分钟,这块物质彻底被清理掉了,妻子的心情也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好象刚才她根本没有发脾气一样。第二次清理“人心”也是大约用了五分钟,渐渐的清理起来用的时间越来越少,现在往往是正念一到,“人心”即刻就化了。

正因为注重遇事向内找、修人心,所以平日里与周围的人、与同修之间,没有什么矛盾,没有因为人心不去,互相之间产生隔阂,从而影响正法修炼,救度众生的大事。也时时能体会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说的:“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的状态,及在这种心态下为常人破迷、讲真相救众生的那种轻松、自然、如意。

“这是最方便的一法门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炼,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转法轮》)师父的这段法,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将来,都将永远使我受益。

圆容家庭,共同精進

周围有很多全家修炼的同修,都有这样一个感受,在家庭外面遇到问题的时候还知道向内找,家庭矛盾出现的时候,往往就不向内找了,而是互相之间拿法来卡对方,指出对方的不是,然后反复强调对方应该如何如何。并且几年都陷入在这种状态中走不出来。

当妻子修炼以后,我家也一度出现了这种情况。当出现矛盾时,非要搞个你对我对,指责对方如何法上存在不足,搞的甚至矛盾很尖锐。

学习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日《美国首都法会讲法》,看到师父的一段话:“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当时觉的这里面有我要修的东西,但是没有悟到是什么。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豁然开朗:俩口子之间就是搞明白谁是谁非了,那对的一方的得理不饶人的争强心就修去了?那错的一方在承认错误后但心里仍感到委屈、不顺气的心就修去了?

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告诉我了:“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为什么只有在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后,才彻底悟明了这个法理呢!

此时我悟到:全家都修的,发生矛盾并不是坏事,没有矛盾还暴露不出自己的人心呢!麻烦的是,发生矛盾时,都不想向内找自己,都往外推,失去了师父为我们安排的提高心性,提高层次的机缘,那才真的可惜呢。

从此之后,再发生家庭矛盾时,我首先把妻子摆在一个常人的位置上——因为她发脾气时,就是人心的表现,我一句话也不说,并迅速的抓住被她冲击时我自己心中的生气等不平衡的人心,立即正念清理掉。往往是几分钟以后,妻子会主动说一句:“对不起,我刚才错了,这两天没有好好学法,起人心了!”事后,妻子会静心学法,迅速提高上来。有时,我也会在事后与妻子切磋,平和的表达出我的观点,开玩笑似的说一句:“所言有不当之处,请老婆同修慈悲指正。”妻子大都会高兴的接受意见。

妻子工作相对较忙,只要有空,我就主动分担家务,让妻子有更多时间学法。而妻子也真正能珍惜时间,静心学好法,并带着孩子共同学法。

都能向内找了,知道学法精進实修了,家庭矛盾就少了,即使偶尔出现,也很快化解,并成为我们全家進一步提高心性、学好法的一个机缘。有了圆容的家庭修炼环境,证实法的事情做起来也顺手。

虽然去年刚刚还上了买房的债务,结束了近八年的“穷人”生活,家中的余钱不多,但妻子在大法资料点的付出上从来不说二话,拿出多少钱都是笑呵呵的很开心的样子,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朋友来了好饭好菜热情款待,亲朋好友人情往来尽量打点到,目地是为了借这些机缘讲清大法真相,劝退救人。虽有住房公积金,但我们家里没有再置办房产,只有几千块的余钱,还是亲戚还回了借款才攒下的。也许将来,家中也不会有太多的余钱,

尽管自己也希望有正当的多赚点钱的机会,但很多时候,因为做三件事,几乎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事情。好在我有固定收入,没有后顾之忧。有时,人心起来的时候,看到妻儿穿的一般、吃的一般、住的一般、行路工具(骑自行车)一般时,心里也会有点发酸的感觉,但更多的时候,是欣慰,是感恩,欣喜妻儿都能在大法修炼中勇猛精進,都能救度世人。尤其是孩子,九岁的光景,也能尽其所能的讲真相、发正念、劝三退。我们感恩,能得到师父的宇宙大法,时时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能在师父的呵护下兑现我们对师父立下的史前誓言。虽然日子过的清苦一些,但师父赋予我们的是世间所有财富都换不来的东西。

广传真相,救度世人

我利用一些时间来收集电子信箱,发给明慧,让海外同修帮助讲真相。一开始是手工收集,后来得到了收集软件,多的时候,一天能收集几十万个电子信箱。

今年初,我又大批量的打印真相币,同修们一起来花。每张真相币上,都做上了免费三退电话——不仅仅告诉给世人“大法好”、“三退保命”,更重要的是把如何保命的方法途径也告诉给每一个世人,增加讲真相、劝三退的效率,并把如何制作真相币的方法也传到了明慧。以上两件事情都起到了非常良好的效果。在这之前,我也很注意把一些技术资料,如排版、维修、安装接收新唐人电视台的方法等发到明慧,与同修们共享,使同修们避免走重复的路,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最出色的工作,更快更好的救度众生。同修们也在明慧网上给了肯定的评价。

平日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也做的得心应手。虽然我从修炼一开始就注重修自己,但时日长了,偶尔也在心中会闪出这样一念:“我还行,能力很大,能做很多事。”甚至有时还顺口说出来了,妻子听到马上点悟我不要飘飘然。我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因为妻子说的确实对嘛,但心里依然有那么一丝丝的飘飘悠悠的在空中飞行的感觉。直到有一天我读了师父的新经文《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针对神韵的演出,师父讲了一段法。

读完这段法,我哭了。同修们想用文艺这种形式来证实大法,证实大法中艺术工作者同样能够救度众生。这是同修们的誓言。但同修们不能很好的兑现自己的誓言,在未来会留下深深的遗憾。为了不让同修们在将来留有遗憾,师父为同修们默默的圆容了这一切。当世间的镁光灯与摄像机的镜头对向演出的同修们时,当各界众生瞩目神韵时,而师父把这一切的荣耀推给了神韵同修们,并为他们能兑现自己的誓言而欣喜。师父洪大的慈悲与胸怀,有几人能解得其味!反过来再看我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在兑现我的誓言而已,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与加持,我又能做的成什么呢?兑现誓约本是我份内之事,又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呢?我只有做的更好,更好的兑现誓约的份!师父的慈悲与觉者风范,使我任何一颗人心——哪怕是一颗非常细小的人心,都暴露无遗,消失遁形。

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二零零六年冬,在中国新年前,本地一位同修因为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并抄了家,抢去了一些没有及时发出去的真相材料。

同修们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真如师父所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大家有的到分局去要人,有的在分局外近距离发正念,有的搜集恶人电话,有的上网,海外同修也很快打通了电话進行声援。同修被转移到看守所后,我们又几次到看守所讲真相要人。

为了更好的发挥整体配合的力量,更好的营救同修,大家决定集体发正念。因为当时部份同修或者是受到了邪恶骚扰,或者是与被绑架的同修平日里有着配合联系,我和妻子当即决定在我家里集体发正念。因为从人这一层理来说,我家都是新学员,也没有被邪恶“登记在册”(当然我们是不承认这种迫害的),舍我其谁呢。当时大家只有一个想法:邪恶所强加的这种迫害与干扰是不能承认的,其结果只会淘汰掉行恶的常人,它也是对众生的最大的不负责任,是对宇宙大法的不敬与侮辱,必须立即无条件放人。

随着大家发正念与讲真相的深入,警察态度越来越好,并一再表态主动帮助向上级说好话,争取早日放人。分局局长说了这样一句话,给我、乃至当时参加营救的同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话大意是:“你们法轮功是一个整体,谁也动不了。”很多世人也在传颂:“人家法轮功最厉害,那电话马上从国外打来了。”

面对形势的巨大的变化,我们并没有松懈,继续发好正念,讲好真相,在农历新年前,被绑架的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回到了助师父正法,救度众生的大道中。

至今还记的同修们在面对分局、看守所的警察时,面带微笑、慈悲祥和的讲清着真相,心中没有一丝怕的感觉——是我这个大法弟子進一步救度你这个人的问题,也没有因亲人遭受迫害的那种痛苦茫然。所能接触到的人,要么给其讲明白了真相,要么在此基础上又把其劝退了。

我当时分明的感受到了,同修们又一次将一段彻底否定旧势力,走正师父赋予的正法修炼道路,慈悲救度众生的壮丽画卷永远封存在了未来新宇宙的历史中。同修们也進一步的把“慈悲”这两个字的含义诠释给了我。

一点反思

今年春天,明慧网报道了一些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绑架事件。事发后,同修们能真正找到不足,或是发正念,或是讲真相营救。对制止迫害,否定旧势力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但也有极少一部份同修仍极力帮哄带着人心显示并已经出现问题的协调人,致使被帮哄者更加理智不清,甚至还出现了为特务王耀庆正名事件、大规模集资事件等等。有同修制止,便造谣言说制止的同修遭报了、麻烦大了……,诸如此类吧,与周围的同修進行交流切磋,也找了一些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写出来看能不能对仍误在这些关中的同修有所帮助。

一是做事心、显示心。为了证实自己能做大事,不怕抓,一旦有人挑头,其他人接着就跟上了;

二是求威德心。我付出越多,得到越多,所以不管事多危险都做,钱再多也拿,根本不考虑事情做了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和效果;

三是人的情面之心。为什么明明知道同修不在法上也不制止,反而极力帮哄,为其说好话呢?因为与同修相处时间长了,生出一个“情”来。这个“情”在心中占的比例比师父的法还重,所以就偏离法了。为什么王耀庆等特务在明慧网上已经曝光多次了,大照片还赫然挂在网页上,非要为其辩解呢?同修不是为特务辩解,是为自己的人心辩解——我修的这么好,还会认错人、干错事?我不能丢这份情。他是在为自己的“难为情”、“好面子”的“情”辩解。

有的同修谈否定旧势力,“做的不好,也不允许迫害发生。”好,咱们先抛开旧势力不谈,假设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旧势力迫害这会儿事,咱们反问一下:

组织法会,带同修到处去搞专场演讲,师父会保护吗?大搞集资,师父会允许吗?执著于时间,到处讲什么正法快结束了,再不出来做一番就没有机会了等等,这是在法上吗?歪曲师父的法,不断地往师父的法中添加自己独创的名词,就是新宇宙中的神,他们会看上眼吗?无视师父的告诫,师父不让做的事,自己偏要做,这是真修吗?

是,“做的不好,也不允许旧势力参与迫害。”但是做的不好了,一旦察觉到自己得改啊。别人指出了不想改,甚至发生问题了,同修指出来,还不想改,这是真修吗?这是修炼人所为吗?换一个角度说,即使没有旧势力的迫害,把这些人心掺到修炼中来,也是麻烦重重的。

师父在《精進要旨》中有这样一段讲法“而你改动这么大的法……?动一点已经是天大之过了。你们千万不要为了执著常人社会的如何而动邪念哪!危险至极呀!”这一段法很启发修炼人的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