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历下六一零欲再绑架大法弟子郑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2007年10月13日上午10点,济南市历下区“六一零”恶人孙辉伙同山大“六一零”丁某、燕山小区居委会孙大成等恶人闯进郑颖家,说她上一次从山东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时间还不到,让她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并欲带走她。郑颖不配合,恶人们说给她两天时间,并说在这期间随时把她带走送劳教。现郑颖被恶人限制在家中不能自由出入。

这是恶人又要开什么开祸国殃民的会了,连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的人都害怕,足可见他们的心虚和歇斯底里的疯狂。

附郑颖被迫害情况:

济南大法弟子郑颖,女,五十多岁,退休前是山东大学印刷厂(原山东工业大学印刷厂)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到多次非法迫害,多次从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正念闯出。直到目前山东大学借口郑颖不放弃信仰,剥夺了她的退休工资,每月只给五百元的生活费。

2005年5月4日,郑颖在植物园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被恶人绑架到济南刘长山看守所。由于不配合邪恶,郑颖被捆在死人床上达4天4夜,直到浑身肿胀,象植物人一样失去知觉,他们才把她放下来,还说,要不看你这么大年纪,现在也不放你!在济南看守所时,郑颖一直绝食抗议、炼功,使邪恶的种种伎俩不能得逞。

2005年6月3日,历下区所谓的“反×教”大队的李东方伙同公安局的徐辉又将郑颖绑架到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欲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当时郑颖身体极度虚弱,可劳教所的恶警仍将她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天。为了抵制迫害,郑颖从被绑架到劳教所的第二天就给国务院和人大写信,反映她遭迫害的真实情况。恶人恼羞成怒,把她用一种布带子(他们叫“舒服带”)绑在暖气上,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就这样一直绑到9月7日,中间很少有时间松绑。

这期间,郑颖常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竟轮番的来扇她耳光并用胶带封她的嘴。

到了九月,郑颖已经被迫害得几乎失去了人形:她紫黑的身体上布满了化脓的小疱,疼痒无比。恶警让犹大和刑事犯在她裸露的上身涂满了药膏;郑颖肿胀的脸上满是鼻涕和眼泪,上面吊着一根长长的鼻饲管,管子上端就用布条同乱蓬蓬的头发扎在一起。就三个月她已被折磨成这个样子。郑颖的家人(不炼功)知道她的情况后非常着急,到处托人想救她出来,劳教所不但不答应,反倒向她的家人索要一万元医疗费。2005年9月7日,郑颖从罪恶的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闯了出来,但她当时被迫害得已奄奄一息。

2006年1月26日,农历腊月27上午10点左右,郑颖从家中出来打算给婆家买点年货。刚走出大门,一伙便衣恶警在光天化日下、面临街上好多人就从一汽车中冲出将郑颖围拢过去并绑架到车上,当时就听到郑颖大声喝问“为什么?”只见山东大学“610”办公室一个姓米的女恶人(50多岁)和一个姓刘的男子与历下区“610”办公室的一个黑胖子都气势嚣张的无理反问说:“我们为什么不抓别人呢?”

大法弟子郑颖遭绑架后,被送到王村的“法制教育中心”,第二天就被送到王村劳教所洗脑。在劳教所大法弟子郑颖对做所谓“转化工作”的人讲真相,并指出他们助纣为虐的严重后果,使这些邪恶帮凶无言以对,那些警察也只是从窗口张望一眼就离去。

郑颖在遭绑架期间,被劫持去王村劳教所强化洗脑4天,而后恶人只让郑颖和陪人在法治中心坐着20多天。2月25日大法弟子郑颖开始绝食,因邪恶看到完全无法达到他们的罪恶目地,只好作罢,故3月2日邪恶就叫郑颖去医院查体,以有病为由放回家中。郑颖回家后恶人仍进行监视居住,几个从劳务市场雇来的男子就在她宿舍楼下的地下室里轮流监视。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在泉城广场讲真相救人,被恶警诱骗绑架,泉城路派出所恶人将她送进济南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个月中,她一直在绝食,讲真相,唱真相歌曲《法轮大法好》和《找真相》,她的慈悲感动了许多人。于八月二十二日释放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