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稳定的状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师父说:“谁能够在常人社会这种形式的修炼中保持稳定的状态,那就是真正的在这个修炼形式中做的最好。”(《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讲的这段法我读了无数次,无数次的触及到心灵,使我无数次的進入神思,无数次的回味着十一年多的修炼过程,也无数次的体会到师父在这里说的“最好”的深刻涵义。故想借第四届网上法会之机,与同修们進行一次交流,留下正法修炼的珍贵记录。

首先谈一谈投稿。

从首届到第四届一直保持稳定的状态,经历的过程无比辉煌,是大法弟子随师正法在人世间正法修炼的极其珍贵的历史记录。对于个体修炼者而言,能在这过程中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是一件很神圣的事。通过这个过程也清清楚楚的印证了大法修炼的无边法力。能在大法中熔炼,同化,得到提高升华是多么的殊胜。在这四次历届法会投稿進程中,自己也渐渐的做该做的,付出该付出的,了却常人中该了却的东西,也得到了该得到的。在这个过程中,能保持稳定的状态,按师父说的“最好”去做,不管修的是好还是不好,是精進还是不精進,能做好投稿之事,将其视为在修炼整个完整过程中不能缺少的一部份。这是我对投稿的一点肤浅认识。

其次谈一谈:有感断欲。

我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对这个欲和色的问题,在不断的认识,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升华。说实话,我在当常人时,对欲和色就比较注意,没有问题。用常人的标准衡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忠厚人,没有犯一点错误。用超常人的标准衡量也是一个比较正直的人,这是修炼初期,中期的认识。到了后期,尤其是到了正法最后的最后时期,用正法时期的更高标准或者说用觉者的标准来衡量,就有很大差距了。在今年四月的一次小型法会后,我对这个问题又有了更深的认识和较大的提高。也正是这段时间,同修们从明慧网上下载了很多关于修心断欲的文章,更使我触目惊心,受益匪浅。自修炼后,身体状态是越来越好,精力也越来越旺盛,过起常人夫妻生活也越来越愉快。在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虽然很多色欲关都很容易过了,但夫妻之间的欲关还是比较难过的,一直认为师父又不是要我们完全杜绝它。所以一直不愿意完全彻底放弃它。这方面妻子(同修)认识的比我好,她说这么肮脏的事还做它干什么?随着自身不断的同化大法,也还是能做到有所节制的。但是一想到“做到是修”,做不到是什么修呢?师父要求我们:“修心断欲”(《转法轮(二)》〈坚定〉),明示我们:“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人觉之分》)。不管怎样,只要还有欲望,就是存有人心,达不到神的标准。我们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吗?有欲就是人,无欲就是神,一念之差,多么明显的界限。记得在一次交流会上,有一位同修说他的妻子过世了,正好他可以做到断欲了。这句话,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他妻子去世了,可以就做到断欲了,难道我有妻在就不能断欲吗?妻在不在不是根本问题,关键是欲望的心能不能去掉这才是关键。这里正是点到了修炼的关键——直指人心。是啊,修炼快要结束了,我还不能断欲吗?我还在情中漫游吗?修炼的目地是什么呢?不是随师还吗?认识上去了,就能做到身在人中,心在法上,念在方外。自从今年四月初之后,夫妻之间的欲望断了,心里很少再想这些事,即使双方在一起也不存在那种事了。这种现象,是无法用常人的思想能理解的,再一次感到超常人的思维境界是何等纯净,圣洁。

当然,断欲不仅仅表现在夫妻之间的欲望上,其它方方面面有欲望也是不行的,比如,有一次我突然很想吃鱼,觉的还是活鱼吃起来有味道,于是自己就去市场买了一条大活鱼,好象当时的思想也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一下子掉進常人之中,人心里顿觉的美滋滋的。可是现世现报的事很快发生了,第二天,装有剩鱼的玻璃钢锅我刚从餐桌上拿起就重重的掉在地上,摔个粉碎。这一下可把我摔醒了,吃鲜鱼口觉味美的欲望之心没修尽,随时可能就要翻出来了,同理在其它事情上,任何存有欲望之心都是不行的。欲望是人的魔性心理的表现,因此是修炼人必须要去掉的。欲望不去,就永远跳不出常人,也修不出佛性来。

然后谈一谈:晨炼感悟。

我是从今年四月初开始参加大陆法轮功学员统一时间炼功的。在此之前经历了两个修炼阶段,第一阶段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小炼功点集体炼功。第二阶段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家独自炼功。回忆起当初的修炼,以炼第五套功法为例,我开始就能双盘,从五分钟到十分钟,到三十分钟,再到六十分钟,一般都在九十分钟,有时也炼到一百二十至一百八十分钟,但大多数是九十分钟,即使在家自己炼往往也是如此长时间,但是每天不能固定时间。然而,整个正法的進程,形势发展很快,就得必须打破被迫害后破坏了的炼功环境,盼望集体炼功的呼声越来越高,相信总有一天会实现这个愿望。可喜的信息从今年初传来,全国法轮功学员可统一在每天早晨集体炼功了。今年四月二日早晨,我参加集体晨炼,当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炼下来,真是轻松自在美极了。由此第一觉的:以前集体炼功的能量场又显现出来了;第二觉的好象全身更加轻松了;第三觉的整个大陆静止了,只剩下法轮功学员炼功了;第四觉的整个宇宙被洪声法音滋润着;第五觉的整个人的身体好象在各个宇宙空间,没有了人心,没有了轻重,只剩下“晨炼”的意识了;第六觉的各个空间都被连成一片了。当时就有这些感受,为了更好的充份证实这种状态,随后几乎每天如此,你说好不好呢?当然是太好了。所以,我从四月二日开始至今,天天参加晨炼,从不落下一天。同时在炼功前也象学法之前一样,洗净手脸,以示敬师敬法。从中逐渐的,不断的悟到:“千手佛立——容心轻体——法开顶底——悠悠似起——动静如意”的层层法理和功理。

在这个过程中有这么个问题:统一炼第五套功法安排的时间是六十分钟,可我原来一般都是九十分钟,怎么办?是另外再加炼,还是统一炼完功就可以了,一直在思考。当前是“救人”为最重要,个人修炼圆满已不是问题。炼功只是加强自动的机制,是长功的辅助手段,再细想,原来炼功打坐九十分钟是在炼功中消业也好,还是过关长功也好,应该说都是个人修炼的必经之路,没有错。现在集体炼功打坐六十分钟,是整个正法形势之要求,多余时间去学法,去讲真相,去传《九评》,去劝“三退”,去救人,不是更有意义吗?因此我就按现在的要求做。在这六十分钟打坐中,多数能定的下来,身体得到充份的演炼。还经常能知道自己的层次,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色无色的美妙颜色在随时给自己显现,更显大法的神迹。信师信法的正念越来越坚定,所以我想我们大陆大法弟子都要坚持每天参加集体晨炼。当然从更大的内涵来讲,师父肯定了“这个应该说是一件好事”(《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那么一定是挺好的,就按照师父说的做的更好吧!

最后谈一谈:正念救人

回顾十多年来的修炼过程,尽管三件事都在做,但要都做的很好,必须首先得自己把法学好,按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用大法“真善忍”衡量标准做好该做的一切。才能称的上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做事才更加神圣,才能证实好法,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回想起在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事,正与邪的较量还真不少。前些年听到有传什么所谓“第十讲”及假经文的事;什么所谓“为大法捐款”的事。我确信师父早就讲过的话,人脑是一个容器,装進什么就是什么,装進大法就是好人。我们修炼人是从做好人开始進入修炼整体的,修掉那些非大法的东西本来就很困难,又为何自招麻烦呢?其实自招麻烦的一些事,都是心不正招来的。炼功人在大法中修炼是直指人心的,人心正念才正,人心不正念就歪,就邪,就魔。人心正才能修出佛性来,有了佛性,才能显出佛法神通。

我是一名普通大法弟子,去过北京天安门证实过法,但除了妻子之外没有任何常人与同修知道,我觉的只要师父的法身知道就行了,不是做给任何人看的。多年来,我没有遇到过被抓被关等遭迫害之事,一直保持稳定的状态,心正是非常重要的,心正能正一切之不正。我尽量做到人正心正行为正。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必须依靠大法,正是大法正,一切来源于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已上百次通读师父的《转法轮》及其他经文,从中明白了师父讲的:“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的法理。为“七•二零”之后在被迫害情况下修炼打下了坚实基础。

因为正念足,我也没有遇到什么常人所谓“敏感日”而害怕,到处去躲身,藏书、资料的;也没有出门讲真相就被抓的怕心;也没有到北京证实法就一定被抓被判的念头。但是,受邪党文化毒害较深,当常人时喜欢唱歌,修炼后不知何时就哼起恶曲来,顿觉不对,马上就换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只有大法弟子随师正法的,哪有什么神怕人的道理。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一切由大法弟子的正念说了算。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在师父明示下大法弟子发正念以来,对正念的认识是越来越深刻了,真正体会到了师父告诉我们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以上是个人现有层次的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