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创世界舞台 展现华人声乐风采(图)

“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复赛激烈 评委选手盛赞水准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记者林馨远、黄凯莉报导)“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复赛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继续在美国纽约考夫曼音乐厅(Kaufmann Concert Hall)进行。三十六位复赛选手中有二十位出线,进入明日决赛。

高精度图片
林健吉:八十四号选手林健吉在“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美声男子组复赛中,演唱《斯人何在》和《Cacilie》。

高精度图片
汤发凯:六十三号选手汤发凯在“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美声男子组复赛中,演唱《我的家在日喀则》和《Baciami》。

高精度图片
张嘉慧:九十五号纽约选手张嘉慧在“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美声女子组复赛中,演唱《在那银色的月光下》及普西尼歌剧《蝴蝶夫人》中的咏叹调<晴朗的一天>(Un bel di' vedremo)。

高精度图片
陈欣沁:二十三号选手陈欣沁在“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美声女子组复赛中,演唱《帕米尔─我的家乡多么美》。

高精度图片
许珈宁:三十六号许珈宁在“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美声女子组复赛中,演唱《得度》及韦伯(Von Weber)的歌剧《自由射手》(Der Freischutz,又译魔弹)的片段。

高精度图片
黄碧如:六十四号选手黄碧在“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美声女子组复赛中,演唱《燕子》及普西尼的《为了艺术为了爱》(Love and Beauty)。

高精度图片
石易巧:七十二号选手石易巧在“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美声女子组复赛中,演唱《野火》、《万西涯词》、及意大利十九世纪浪漫主义时期作曲家多尼采蒂(Gaetano Donizetti)歌剧《宠姬》(La Favorita)中的片段〈喔,我的费南多〉(O mio Fernando)。

选手们在赛后表示,看到这么多优秀的华人艺术家汇聚一堂,而且选手们不仅具有专业艺术水平,而且重在诠释歌曲的内涵,这增强了自己对正统艺术追求的信心。他们感谢新唐人提供这个将中国正统艺术推向国际社会的平台。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交流切磋、提升自己的过程,开启了自己在声乐艺术方面的新思路;同时坚信中国正统艺术将在世界舞台大放异彩。

评委蓝野流先生对这次大赛的选手们的水平给予很高评价,他说,当过很多次评委,但此次大赛的专业水准仍然令他惊叹。他说:“大赛最后的获奖选手如果在卡内基音乐厅开音乐会,不会比西方艺术家差,绝对会是一场非常专业的音乐会。”

* 国际水准 在世界舞台展现华人声乐风采

美国选手齐国胜认为,无论从参与选手的人数、地域,还是从选手的艺术表现力和跨越中外古今的歌曲曲目的范围来看,这次大赛都可以称得上是国际水准。他说:“我接触的选手们也都纷纷说,这次大赛很成功,高手云集。”

蓝野流表示:“纽约是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在这儿办一个声乐大赛,华人在国际大都会展示我们的才能,我很感动。将中国的正统文化艺术展现在世界大舞台,这就是未来,这也是这次大赛的主要目的。”

* 首创世界舞台 展现中文歌曲 美声唱法诠释古诗词意境

此次大赛美声组有的选手演唱了《声声慢》、《卜算子——我住长江头》等艺术歌曲,博得观众赞赏。入围决赛的选手林健吉和汤发凯表示,中文歌曲有内炼的意境,不同于西方歌曲。这次大赛是首次在世界舞台上展现中国传统文化艺术。

美国选手郭莹表示,这些古诗词歌曲都是中国二、三十年代,从西方留学回来的、既具备中国民族文化修养又具有西方艺术技巧的艺术家们再创作的,更突出的表现中国古典音乐内在的力量。

郭莹说,美声唱法更强调后天的训练技巧,技巧性更强,更体现音乐戏剧性的变化。民族唱法更表现人的生活状态和感受,更容易打动人心。

汤发凯说,这些歌曲是很好的尝试,用美声唱法诠释中国古代的诗词,表现力更强了。

* 西方难以听到的旋律线条

汤发凯对民族组的演唱赞不绝口,他说:“民族唱法富有中国传统韵味,这是我们在西方很难听到的旋律线条。”

他还说:“只要我们有舞台,就会让别人看见,我们和西方人一样会诠释艺术,而且这是我们的文化,我们还可以结合自己和西方优秀的东西。”

* 中国歌曲有内炼的意境

台湾选手林健吉表示,西方人在情感上的表达是直接的,而中国人是比较含蓄、内敛的,中国歌曲有内炼的意境,很有韵味。艺术是累积很深的东西,有内涵,才会长久。

他说:“歌唱家的人生历练很重要,不是只靠声音,如果演唱时把修为和处世态度都放进去,有一个良善的心态,唱歌才会有意义,不然就只是一个发声的机器。”

* 选手展现大赛宗旨 演唱重在表现内涵

新加坡选手尹作发认为,技术对声乐来说很重要,但最后唱的有所成就时,应该是没有技术的。唱歌看上去好像很简单,一张口就可以唱。但是要唱的好,却很难。无论是意大利语、法语、德语、中文或其它语种,要唱好一首歌曲,必须了解作曲家的意图、歌曲的故事,歌曲涉及地区的生活方式等。他说:“唱歌难就难在文化,难在对文化的理解和诠释。其实就声音本身来讲,我倒不认为是特别的难。”

美国选手赵卫宁表示,声乐家对音乐的诠释体现人生历练。一名优秀的歌唱家不仅要具备专业声乐知识和技巧,而且要有良好的精神状态,丰富的情感、高贵的品质、人性修为、精深的文学修养,以及对人生深刻的理解会让唱出的歌更具有生命力。

* 汇聚对中国正统文化艺术追求的信心

澳洲选手张丽晨表示,这次大赛很成功,显现出正统艺术的价值和生命力,更增强了我们对中华文化寻根的信心。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时,有这么多人一起走共同的路,信心增强很多,非常开心。

美国选手Jason Fuh说:“这次大赛的歌手诠释了正统艺术的内涵,这非常有意义。中国人很难在这个地方跟人家竞争,华人声乐家很难立足,这次大赛看到这么多优秀的华人艺术家,使我们增加了追求正统艺术的信心。”

* 中国传统艺术将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

新泽西华侨韩先生表示,参赛者除了把精湛的技艺介绍给全世界外,更证明全球都有一流的华人歌唱家。我相信中国的传统音乐文化必将以其独有的艺术魅力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

他说:“选手们的表演不仅具有高度的美感和艺术感染力,而且以最真实的面貌风格贴近观众。”

* 大赛评委主席:一个选手都不想刷掉

复赛中午休息时,声乐大赛评委会主席关贵敏表示,这次大赛选手水平难分伯仲,评委们很为难。一个都不想刷掉,可是不可能所有人都进入决赛。他认为,这次大赛选手的水平是属于一流的,与任何意大利、德国、俄罗斯等地举办的国际声乐大赛相比,都毫不逊色。

他还说,美声组报名的多,竞争很激烈。我其实听到一些选手,他们的声音也适合唱民族歌曲。如果他们当初报名时选择民族组,可能就能得奖。但是在美声组,就不一定可以得奖。

他表示,美声和民族其实在技术上没有那么明显的界限。过去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如程砚秋等,也是美声唱法。只不过唱民族歌曲,要在吐字和民族韵味上多下功夫。

* 重在参与 将弘扬正统文化放在首位

挪威选手王亚军表示,这次比赛整体水平非常高,不仅体现在专业水准上,更主要的是参赛演员都有比较正的修为和价值观,是正的能量的融合。

进入复赛的日本选手刘茂果表示,选手们之间没有那种竞技式的争斗,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大家像朋友一样相互交流,本着为弘扬传统文化出一份力的心态。

刘茂果还表示,从不同的选手的歌声中,体会到亲人、朋友之间纯真质朴的感情,还可以体悟到升华了的关爱和感恩。她说:“我感到一股艺术的清流,看到中华文化的深厚底蕴。”

“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总决赛、颁奖典礼、和招待酒会将在明日,十月十七日进行;神韵艺术团将在晚间做专场演出。